編輯同工

《信仰百川》編輯部

在撕裂夾縫中締造和平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HKCRM),2019年6月20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締造和平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五9,和修)

潘霍華在《追隨基督》對這節經文有很好的教導,「祂的國度是和平的國度,祂的羊群也以平安彼此問候。祂的門徒寧願自己忍受痛苦以保守和平,而不欲別人吃苦。…… 使人和睦是在十架之上完成的。現在他們既然參加了基督的復和工作,所以就被稱為上帝的兒子,就像祂是上帝的兒子一樣。」(89頁)

一首《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耶穌真的來了?!這段日子腦海裡仍不停loop著《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這首歌就是我們在政總一帶所唱的一首詩歌。

猶記得,6月9日當天我們一群牧者在遊行隊伍當中,一路上帶領著唱不同的詩歌:《靠著耶穌得勝》、《十字架》及《We Shall Over Come》等,我們在天氣酷熱的遊行路上漸感疲倦,唱到累了便停下來,等一會再唱。

群眾在和平遊行中彼此打氣,我和一些牧者大概七點多到了金鐘海富中心,我們被塞在行人路上,看見警方不知何故不許群眾前進,當人們看到有更多警察到場甚至有防暴裝束出現時,情緒躁動不安,氣氛一度緊張。由於我們不能到達添馬艦草地祈禱會,便通知了他們情況,所以祈禱會也結束了,盡快疏散,以策安全。

然而,後來我們看到政府對超過一百萬人遊行的漠視,一意孤行,市民勢必再度上街。因此,一群教牧繼續安排原定由6月10至12日的〈免於被擄的恐懼,同為這城求平安〉公禱會,6月10日晚祈禱會時段雨勢很大,出席人數有近四百人,6月11日竟有超過一千人,當晚還有同工留守現場,通宵達旦不停頌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有五小時之久,為的是想為現場的不安和緊張氣氛帶來和平。

6月12日早上,我於六時多到達地鐵,在人群中很多青年人,塞滿整個車廂,我只好穿插其中,趕快前往在政總東翼的早晨祈禱會,現場有過千人,我看到不少相熟的牧者及信徒擠在信和中心天橋當中。

祈禱會接近尾聲的時候,在龍和道及海富中心一帶不時傳來陣陣呼喊聲,有同工告知群眾已開始佔領馬路。祈禱會趕快完結後,為了繼續緩和現場群眾的情緒,我們不時唱詩但偶爾停下來休息,再過不久,氣氛又緊張了,人群中有人唱起「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就是這樣不停唱下去,還有二部輪唱,當警方以擴音器大聲警告威嚇時,歌聲則越大。

中午時份,我於政總現場所見學生是和平靜坐,守望相助,他們還向我們遞水和食物,讓我們補充能量。到了下午3:15pm左右,因警察進逼信和中心天橋的青少年,令人群氣氛異象緊張與驚慌,群情洶湧,一些教牧守住第一線,一些則勸籲人群及信徒離去。

大概下午3:30pm,我和一些教牧中了催淚氣,眼睛感到腫脹,口乾不適,我除下眼鏡抹眼,走不到十步差點倒下來,幸有學生及時上前幫我清洗眼睛,叫我飲水,我才能再看路撤離,到教會繼續祈禱守望。

6月13日早上,我們一群牧者知道警方竟然定性612和平集會是一場暴動,還以慈母論責怪青少年,我們決定下午召開「譴責暴力鎮壓」記者會,我們不少牧者都為這群青少年,被過份暴力鎮壓激動得哭了,尤其是分享的幾位牧者,我們堅持說出所見。

我加入教新三年半以來,胡志偉牧師在我心中是鐵漢,有淚不輕掉,第一次看到他分享時如此落淚激動!感謝蔡揚眉牧師其中引用箴言六章16-19節(和修本):「耶和華所恨惡的有六樣,他心所憎惡的共有七樣:就是高傲的眼、撒謊的舌、殺害無辜的手、圖謀惡計的心、飛奔行惡的腳、吐謊言的假見證、並在弟兄間散播紛爭的人。」這是提醒當權者,也叫我們一同儆醒!

6月14日下午我回覆了一個電郵的提問,是怪責我們講大話,「口口聲聲話青年人無郁手,見到新聞片段有人攞住磚頭擲向警方」。我作了以下的回應:

「我們大多牧者主要在政總東翼前聚集,至於我也一直在那裡,當然我知亦有一些牧者在其他地方,所以我主要分享在那個場地所見,當時確實是和平及由警方主動進攻後撤退,誘使氣氛緊張,群眾湧向前,跟住放催淚彈,而學生確是和平撤離中,沒有使用暴力。我們承認不能看見全部,但只想說出我們所見。至於你傳來的片段中的暴力,我們會再作了解,我們由始至終都勸籲和平理性非暴力,所以我們不斷唱詩平和氣氛。謝謝你。」

6月16日那天,我渡過了一個不一樣的父親節,二百萬人上街。《逃犯條例》的修訂不只是青少年走出來,父親及母親也被呼喚了出來,不,把沉默大多數的香港人叫了上街!我們的良心在呼喚,守護真理,拒絶謊言。

在6月16日那天,有不同地點的祈禱會舉行,我與家人參與公理堂的祈禱會後,進入SOGO一帶前行,大概是2:45pm,發現人潮不斷湧進,前行困難,後來我們趕快到時代廣場波斯富街鵝頸橋插隊,看著人潮不斷,心中已估計人數比6月9日多!

到了晚上,由幾個團體安排的馬拉松式祈禱會於「煲底」(立法會門外)進行,大家同樣是高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由牧者輪流帶領唱詩與禱告,場面確實感動。

我大概九時重返,不久,有人聽到近入口處有數人大聲責罵警員,令在場氣氛緊張起來,我們數名教牧連忙上前站在他們之間,高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接著有不同牧者及有夏志誠神父等加入,唱了近半小時,袁天佑牧師看到情況不能如此下去,準備與夏神父上前安撫,這時恰巧有另一位男子走近,對著該叫罵的男子温柔地說話,希望給他一個擁抱,為他禱告;在他們互相擁抱及禱告後,袁牧師和夏神父再走向前按手禱告,氣氛立即出現了微妙的轉化,在場人士大力鼓掌起來,就此化解了一場「對峙」,人群返回聚會點,再次頌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大家更加起勁了。

大概到了零晨時分,有牧者回來匯報,告訴在近行政長官辦公室外面路段一帶,人群大聲以粗口對裡面的警員叫罵不停,我們隨即組成十人前往,希望在較近地方頌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來緩和氣氛,唱了很久,有弟兄姊妹陸續加入,但大家確實疲倦,不知如何下去。

正在此刻,在不到50米外,突然有近十名人士毆打一名示威者,因懷疑他是便衣警員,我和數名教牧在千鈞一髮之際,立刻上前了解及勸阻,也表明是教牧同工,想不到群眾很快平靜了下來,我們把那身懷著刀的男子帶離現場,再加以了解情況,同時有人勸阻其他人士的湧進,一位情緒激動的青年人堅持追究不願離去,幸有一位師母隨即上前關心及輔導他,青年人軟化下來,情況受到控制。

夜已深,我們都累了,人群漸散,一些教牧離去,一些通宵留守,直到天亮。歸途中,祈求神使用屬祂的子民,成為和平之子(Peacemaker)!

這段日子,《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成為不少香港人耳熟能詳之歌。基督教牧牧聯署籌委會及教牧關懷團等不同牧者,在前線所見所聞的經歷,確實叫我們要學習謙卑,多關心年青人的想法和靈性需要;特別是6月12日那天,有不少教牧與信徒參與,我們看到很多人的心靈受創,現場及祈禱會所見,確實有不少人在禱告中落淚。

在整個「反送中」的過程至目前,很多人感到疲憊。我在參與遊行及協助推動禱告守望,同時感到周遭環境的撕裂帶來的衝擊,內心時有問自己:我是誰?我代表誰?我在那些方面要留意?我的角色是什麼?

收筆之際,翻看潘霍華所寫的〈我是誰?〉,「我是誰?人拿這些憂鬱的問題嘲弄我,上帝啊,無論我是誰,你知道我屬於你!」(《獄中書簡》,247頁)

事件發展至今,人們再次關注有關「暴力」的信仰及神學反思,這是很實在的需要,張慧玲老師的〈以賽亞書五十六至六十六章的暴力與和平〉一文,值得我們細讀。「祂的暴力審判連於其對子民行善與和平的要求,祂卻不抬舉邪惡的暴力,乃要重建和平,帶來終極的新天新地。上主的審判是公義的,能醫治傷心的,釋放被擄的,更新、重塑祂的子民。」(《當暴力世界遇上和平福音》,133 – 134頁)

是的,在這時代中,我們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圓,沒有立場。然而我們屬於上主,是天國的子民,因著學效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在這動盪不安的世代,願意學習真誠與謙卑,不斷被陶造,成為締造和平的使者。

梁國全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副總幹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