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信仰百川》編輯部

在尚有轉機之時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14耶穌的名聲傳開了,希律王也聽見。有人說:「施洗的約翰從死人中復活了,因此才有這些異能在他裏面運行。」15但別人說:「他是以利亞。」又有人說:「是先知,正如先知中的一位。」16希律聽見卻說:「是我所斬的約翰,他復活了。」17原來,希律為他兄弟腓力的妻子希羅底的緣故,派人去抓了約翰,把他綁了在監獄裏,因為希律已經娶了那婦人。18約翰曾對希律說:「你佔有你兄弟的妻子是不合法的。」19於是希羅底懷恨他,想要殺他,只是不能。20因為希律怕約翰,知道他是義人,是聖人,所以就保護他,雖然聽了他的講論十分困惑,仍然樂意聽他。21有一天,恰巧是希律的生日,希律擺設宴席,請了大臣、千夫長和加利利的領袖。22他的女兒希羅底進來跳舞,使希律和同席的人都很高興。王就對女孩說:「無論你要甚麼,向我求,我都會給你」;23又對她多次起誓說:「無論你向我求甚麼,就是我國家的一半,我也會給你。」24她就出去對她母親說:「我該求甚麼呢?」她母親說:「施洗約翰的頭。」25她就急忙進去見王,求他說:「我願王立刻把施洗約翰的頭放在盤子裏給我。」26王就很憂愁,然而因他所發的誓,又因同席的人,不願食言,27就立刻派一個衛兵,吩咐拿約翰的頭來。衛兵就去,在監獄裏斬了約翰,28把頭放在盤子裏,拿來給那女孩,她就給她母親。29約翰的門徒聽到了,就來把他的屍體領去,放在墳墓裏。

–馬可福音6:14-29

希律這個人物大家可能熟悉,但對他作為「分封王」的身份可能就不太清楚。羅馬帝國分作許多省,每一個被征服的國家都要成為羅馬的一個省,指派巡撫去管理,但也有一少部份為羅馬帝國特別通融,由該地的君王治理,是為分封王,但仍隸屬於羅馬統治,並需每年進貢。

羅馬的中央政府並不干涉地方的事務,城市財政乃是由他們自己的行政長官治理,他們有自己的法庭,甚至鑄造自己的錢幣,而不受巡撫的干涉。希律的權力不是無限大,其實也受到當時的巡撫彼拉多的豁制。他只是在一個小小的特區中當個行政長官。1

經文的開始,施洗約翰已經死了,當耶穌的名聲傳到希律耳中,作者透過希律作賊心虛的反應,帶出約翰如何死在黑箱之中。希羅底是希律兄弟的妻子,施洗約翰指出:「你佔有你兄弟的妻子是不合法的。」就被關起來。經文指出希羅底懷恨約翰,想要殺他,這證明希羅底是樂於改嫁希律的,對於想壞其好事的約翰恨之入骨!

雖然希律尊重約翰為義人、聖人而在希羅底手中留了他一命,但約翰依然是失去應有的自由,只因他向行政長官提出質疑。而且這個質疑並非挑戰國家主權之類的嚴重指控,而只是一個人人都明白的道德倫理問題!

施洗約翰的案件就此膠著,打破僵局的是希律的生日會,他的女兒希羅底來跳舞,女身竟然又叫希羅底?也有古卷寫作「希羅底的女兒」,不論如何,這個女兒作為希羅底的代表,因著美妙的舞步,得到希律賞賜的機會。

希律兩次說要賞賜,更起誓:「無論你向我求甚麼,就是我國家的一半,我也會給你。」但事實上他只是在大吹牛皮,他作為一個行政長官,根本沒有能力作出這種程度的承諾,說得出做不到。

事實上希羅底的女兒也沒有開天殺價,他要的只是一個監犯的人頭,就是他母親的眼中釘約翰。希律金口已開,加上在一眾來賓面前難以下台,唯有硬著頭皮,命人殺了約翰。約翰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他只是指出了一個道德問題,可惜對象是他招惹不起的人,他是死於「得罪當權者」。

但問題是,整件事其實有好幾個轉機的。首先,希律解決問題的方法,不是去解決問題的本身,不是處理和希羅底之間的不倫關係,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他把約翰關起來以為可以了事,但其實約翰的弟子還在,其思想也在繼續傳播,希律又因約翰的身份而不敢動他,監禁約翰就是一著錯棋,反變成了自己身邊的計時炸彈。

另一次可能的轉機,是希律的生日會中,其實有很多大臣、千夫長和加利利的領袖等的達官貴人在場,以約翰的名聲,這班人沒有理由不認識約翰。但在整個場境中,這班人竟然沒有為約翰發聲,眼白白的看著希律命人去殺約翰!經文也說明了希律動手的原因是「因他所發的誓,又因同席的人,不願食言」,其實希律十分愛面子,如果同席的這班達官貴人願意為約翰發聲,可能結局就會完全不同。

最後,其實希羅底的女兒也有責任,因他對母親的言聽計從令約翰被殺,我相信能跟從母親改嫁,她應該只是一名年輕少女。她身份可能令她身不由己,但其實在執行母親指示的時候,可以選擇留有餘地的。即使她不知誰是施洗約翰,但至少他肯定知道自己正在殺人!

希羅底要的只是「施洗約翰的頭」,但她竟然「急忙進去見王,求他說:『我願王立刻把施洗約翰的頭放在盤子裏給我。』」為何要急忙?慢慢來,等賓客散去,可能希律就不會因面子問題下不了台。但她不但急忙的去,還要希律「立刻」把施洗約翰的頭「放在盤子裏給我」。可見她選擇了討好母親而不擇手段,難道以為用盤子把頭送到母親手上,自己的手就不沾血了嗎?

殺約翰,成為了希律心裡的一根刺,以致他以為耶穌就是約翰復活,但到後來他要殺耶穌時,他似乎已經不當一回事,按路加福音的記載,他更因審問耶穌一事,和本來不和的彼拉多成為朋友!

人類的歷史不斷重複,聖經更是歷久常新!現今都總有一些希律,作為地區的行政長官横行霸道,容不下異見,不去解決問題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也有很多達官貴人,看到無辜的人命懸一線竟然還保持沉默!希羅底為了向上爬,不管道德倫理去親近權貴,對敵人毫不留情,等待機會要置諸死地!還有希羅底的女兒,看似身不由己,其實為了討好自己的母親而不擇手段,心狠手辣,使自己滿手鮮血都在所不惜!

而我們作為基督徒最大的挑戰,就要在尚有轉機時作出行動!在知道施洗約翰的下場後,我們還有勇氣去指出政權的錯誤嗎?又或是當我們身居要職時,有沒有勇氣去為公義發聲?還是像那班達官貴人一樣保持沉默?能發聲的日子不發聲,等希律和彼拉多成為朋友的時候,可能就再也不能發聲了。

老牛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