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在你埋怨上天「好人無好報,壞人無惡報」之先,你好好賞善罰惡過了嗎?

Photo by Kat Jayne from Pexels

Photo by Kat Jayne from Pexels

最近社會的情況,想必令你咬牙切齒了很多次吧。

也許你已無數次地問為何總是善良的人受苦多。
為什麼藍絲打人有差人護航,而被打者卻由原告變成了被告?
為什麼CCTVB一直報導虛假的新聞,這個大台還是霸佔了絕大多數人家中的電視機?
為什麼白衫發狂督察追打著甚麼都沒有做的16歲青年致其險墮樓還打了議員一棍,到最後卻能安然離開?

很多為什麼,而終於你忍不住問,天理何在?

可是我想起了一件基督徒常為人垢病的事:不作任何行動,只一再口稱凡事交託祈禱,然後就等運到。
原來沒有信仰的人和有信仰的人有時也很相似。
在我們說:「你等天收啦」之前,我們又做過甚麼?

好幾年前,那時也有很多人喜歡鬧人「死全家」,結果某天某個人的家屬真的遭遇不幸,有人說報應到,在幸災樂禍,說的那個人卻被群眾指責,稱他冷血。
然後我很記得,有個人開了Post說:「當初大家一齊鬧人死全家,結果人哋真係家門不幸,你又鬧返笑嘅人無良心。我會話呢啲人係偽善。」
我想說,當時我很震撼。

我又再一次感受到,聖經中耶穌說:「父呀,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路二三:34)
原來有時候我們鬧人,也不知道自己在鬧甚麼。
從此以後,我鬧人之前都會好認真思考我是不是真的想要這樣的結果。
而決定了,就好好做,不要半吊子,也不要做個偽善的人。

比如我決定了從此不和黑警做朋友。
慶幸身邊相熟者並沒有從事差佬這行業,我的掙扎確實少很多。
既然這樣,我要好好感恩,也好好堅持,直至差佬不再是黑警,不再成為不義政權的爪牙。

比如我也決定了不再幫襯吉野家和麥當勞。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喜歡吉野家的邊爐和到處都有的麥當勞。
我還曾為了她們而撰文。
兩間連鎖食肆我都覺得是窮人恩物。
而吉野家也是我和K先生第一次相見的地方。
可是吉野家的總裁卻說他撐警,還炒了出「獅子狗」Post的相關員工(雖然其後吉野家出Post說並沒有這回事。但你講我就要信?!)。
麥當勞一早就被收購成為金拱門,我知道,只是脫不了癮,所以久不久還是會去食。可是旺角一役,由聲稱全店CCTV都壞了拍不到差佬拉人的情況,再到後來說不會公開CCTV的片段但已查證差佬沒有打人都令人無法接受。

今日按照Candace Mama的食譜成功煮好,仲平過出去食。

今日按照Candace Mama的食譜成功煮好,仲平過出去食。

比如我也決定不再於HKTVMall和萬寧購物直至他們站回香港人的那邊。
朋友都知道我真心喜歡HKTVMall,因為我始終惦記著當年香港電視的委屈,我也很喜歡足不出戶就能有人送貨上門的方便。
可是HKTVMall自從6月11日後Facebook page便再沒有更新,逃避了關於香港人要求她不再於TVB落廣告的意見,只是一再出贊助廣告。當然,有時沈默亦是回應的一種。
我也很喜歡萬寧,會儲分到可以換一些禮品的情況,可是它也一樣,在關於TVB廣告的立場上,採取了不回應的態度。
如果你說:「咁即係逼人表態啫。」
不,這不是逼啊,只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就像素食者明知自己不吃肉,沒有理由走去吃肉的鋪頭吧。(不過好似真係有啲咁嘅人)
而我真的很討厭TVB,討論無線新聞,出賣港人,也討厭她恃著自己是大台,總餵觀眾食垃圾。

以上的行動完全不能算是犧牲,只是為我的生活模式帶來一點點不方便,可是這很值得做。
除卻HKTVmall受眾可能比較中產以外,其餘的其實都面向平民。
這是甚麼意思?意思是渺小如你和我,也有著能做的事。
在資本主義的社會,消費絕對能改變某些事情,只是看你的持久力而已。
每次在你想放棄,覺得一次半次沒有所謂時,還請你想起那些為香港一躍而下的烈士,想想那些在抗爭現場被打至頭破血流的義士。
你沒有勇氣,也沒有空間站上前線,但後方也有屬於你的戰役。
從很小很小的地方做起,世界真的會有一點一點的改變。

我曾經去過韓國旅行,那裡的人對遊客態度真的很差,面口也好西。
明明條路好闊,我卻試過被一個年輕人大力撞開。
我決定不再去韓國旅行。
我不責怪韓國人,我明白他們的意思,所以我也不會再去那裡受苦。
香港旅客也很多對不對?假日很擠逼對不對?
你有想過自己對遊客會太友善了嗎?
在別人一步一步侵佔你的生活空間時,你到底做過甚麼去抵抗?

我不是要鼓吹仇恨,我是希望大家不要再「假手於天」,總想著哪天這些惡人會有惡報,我是希望大家能賞善罰惡,從今天開始,由自己做起和推廣。
自己不喜歡的事情要反抗,自己欣賞的人與事要多實質而具體的支持。
不要總想著靠人的鮮血前進而不願弄髒自己的手(即係你唔好明明都想踢喼但因為唔敢轉個頭有細佬囡喊你就屌踢喼嘅人;即係你明明都覺得個藍絲大叔唔啱好想打鑊佢然後有個南亞朋友幫你打咗一拳你就唔俾人走仲報警拉佢。如果你話我真係唔鍾意呢啲行為,that’s ok,但請你一齊搵解決方法而唔係只係企道德高地攻擊同路人。)。
香港人,不要再這樣了啊。

最近抗爭的運動開始走到社區內,其實我非常喜歡也贊同這樣的模式。
港島那邊固然是比較能對準政權,但那裡離民眾好遠好遠。
我常想,抗爭者為的明明是整個香港的事情,為什麼suffer的只有他們,為什麼其他人可以如常生活,閒話家常,這些人卻要被打被拉還要被屈無事生非?
走進社區很好,非常好。
可以直接讓民眾正在發生甚麼事,也可以讓民眾看見他們所相信的警察是甚麼模樣。
講多無謂,用眼看最實際了啊。

香港根本不再平靜,不要以為和你無關。
我們每一個人都不能獨善其身。
就像香港割下又一個西九,割下又一塊海皮,這些可能不是不理政事的民眾下的決定,可是是整個香港人都陪你suffer的政策啊。
因為你沈默,我也受害了。
憑什麼你能獨享香港的安穩,另一邊廂的人卻要受警隊的蹂躪?

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
是香港的事,就應該由所有香港人共同承受。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