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在佔領立法會之夜,我想自己不得不認老了

今天的71大遊行,和我在69及616遊行一樣與一眾教友一起同行,在一連串的反送中抗爭行動都未能成功迫使政府回應香港人訴求,以及已有三位年輕香港人對政府以死相諫後,我們的士氣都和眾多市民一樣較為低落。在經歷兩次過百萬人的遊行,而香港政府仍然無動於衷後,我們都不禁去問我們還能做甚麼,也在想這樣出來遊行還有用嗎?但我們仍因為想盡力堅持下去,所以今天還是出來遊行了,想不到在晚上發生了佔領立法會行動,讓不少香港人都大吃一驚,想不到這群年輕人真的做到了。

其實自2014年雨傘運動失敗後,我們普遍都對香港的未來感到十分無望,但想不到一眾年輕人都在慢慢的回氣,同時亦在慢慢的反省和進化,靜待在六月時一次過爆發一連串的行動,到了今晚便發生了佔領立法會行動,成為香港民主運動的新里程碑。年輕人在傘運失敗後學會的其中一個最大教訓,就是「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以及由之衍生出來的「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策略,即是儘管我們認為某些示威者的行動不合我們心意,我們未必完全同意甚至不贊成他們的行為,我們也學習不因此而去譴責他們的行為,不會在沒有事實根據的情況下指控他們為「鬼」或刻意破壞運動的人,而要學習在尊重他們這樣的行動時,自己亦在能力所及的範疇內繼續努力,大家務要在不同的場合和崗位上發揮作用。

今天早上相繼出現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的行為,他們用鐵馬拼湊而成的鐵馬車來撞破立法會的玻璃門,這都是一個在不同電視台的新聞報導,和網媒現場直播都能見到的事實,一開始我們或許會詫異為何示威者會這樣做,隨之而來便是譴責他們的暴力行徑,亦進一步懷疑和推斷衝擊的示威者都是鬼。若現在的你還認為不論示威者用任何方法抗爭也好,總之使用到暴力就是不對和不合乎真理的話,我邀請你先閱讀一下張國棟博士所寫的《暴力問題懶人包》。我想在面對政權和執法人員過度的制度和肢體暴力時,我們還在阻止抗爭人士使用恰當的武力來保護自己和還擊(何況現在的抗爭人士所用的武力遠不及催淚彈和橡膠子彈),我們也是站在道德高地上對抗爭人士使用道德批判的暴力,我們變相是在助紂為虐。

在下午的時間,有越來越多的朋友認清事實真相,知道這群曾被自己指控為鬼的示威者,原來是一群早已對香港絕望,而又真的聽取不少網民「要死也要和政府同歸於盡」意見的年輕人,他們是一群有勇又有謀的年輕人,因此他們早已計劃要在今天衝擊立法會,然後走進去佔領立法會,這是香港民主運動的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情況,我也從未想過原來除了佔領道路和癱瘓政府機關外,香港人還可以這樣去抗爭和迫使政府回應訴求。

在今晚的佔領立法會行動發生後,我想我真的不得不認老了。我自問一直都不是走在前線的抗爭者,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和理非抗爭者,我承認自己沒有膽量也欠缺體力去成為勇武分子,但我和其他年輕抗爭者一樣,在2014年後都學懂不再和任何抗爭人士割蓆,不論他們所做的行動是怎樣超出我的想像,甚至他們的行為是我未能完全理解的。我想今晚的我只能承認自己的不足和限制,必需要謙虛下來向一眾仍在前線抗爭的年輕人學習,他們是真正實踐了李小龍先生的「Be water, my friend」教誨的一群抗爭者。

現在的我選擇不去對我所不理解或不能掌握的事情作出批判,我選擇成為他們抗爭背後的其中一個後盾,盡力向身邊的朋友解釋那群示威者並非鬼,而是和你和我都一樣十分愛護香港的香港人,他們要如何絕望才用我們眼中看為「愚拙」的方法,去嘗試迫使政府進一步回應我們的訴求。我記得在2014年的時候,不少抗爭者都認同這句話:「在雞蛋與高牆之間,我永遠選擇站在雞蛋的那一方」,現在我想這句話還有後半句:「不論在我的角度而言,現在的雞蛋做得有多錯或愚蠢也好,我也會站在雞蛋的那一方,成為眾雞蛋的守護者」。我邀請你也來和我一起認老,謙虛下來成為眾雞蛋的守護者。

20190702_002029_000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