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亂世中敢於進場牧養

自實施《禁蒙面法》以來,局勢急速轉變帶來的混亂,實在令人透不過氣;市民心靈疲累已到臨界點。我們的城市幾近進入不分清是非的顛狂歲月,因著警方使用過大的武力鎮壓,示威者的堵路與「私了」,加上「中大」及「理大」等情況,不斷衝擊著我們的社會價值信念、家庭關係、個人立場及良知底線。

作為教牧領袖,我們不能迴避去思考在這個過程中的信仰元素,筆者認為以不同形式的進場、與不同人交流、文章閱讀及神學反省,有助我們整合適切的牧養思考,回應挑戰。

讓人看見的信仰群體

董家驊牧師認為今天作主門徒的處境,就是要活在現場,探索及實踐,把神學做出來。他一再提醒當今華人教會,「當基督徒把信仰簡化為一種私人的靈性生活和道德觀念,而喪失教會先知性的聲音時,這是一種信仰的失能。」換句話說,倘若我們面對香港如斯局面,仍堅守「政教分離」的論述而不作出適切的修正,只會走進死胡同裡。然而,我們若仍敢於進場,察看世情,深信上主必使用我們在時代中,為祂作美好見證。「面對世上各樣的政權和權勢,基督信仰的先知傳統驅使信徒勇敢又有智慧地向世界宣講上帝的心意,見證基督這道成肉身的真理,為生活在罪中的人們打開悔改的空間。」(314頁)

「教新」有分協助推動11月11日「求我城平安、願區選公平」全城祈禱會,因早上西灣河有警員開槍等惡耗,整日於不同時間收到警方的温馨提示,了解我們會否提早完結等。中午過後,人數增至二百多人,現場氣氛祥和;我們處身於不一樣的平衡時空,看到有新郎及新娘在敬拜隊後面的樓梯級拍照如常,充滿歡樂。令人想起耶穌講到末日人子再來時,如挪亞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

11月11日「全城祈禱會」三位發起人:湛乃斌牧師、劉少康牧師、周榮富牧師(由左至右)

大約於下午三時,在不到100米外有大批示威者向金鐘方向前往,也有一些市民途經進來,神卻保守每一刻,我們亦學習在亂世中倚靠上主,祈禱會可以於原定晚上九時正完結,整天經歷出人意外的平安,最後的一首詩歌就是《平安》:

父祢的意念,總永久不變,全是豐足與平安,
現我將盼望,將每個景況,全然的交託,
願發出處處,祈禱的聲音,祢必祢必應允,
尋求便看見,祢彰顯意旨,榮耀國度裡。
平安,賜給我們,平安,這是神定賜下的旨意。

11月12日發生中大「二號橋」事件,引起全城密切的關注。筆者於11月13日早上駕車前往關心,到達後,踏入二號橋,在充滿催淚彈氣味的場景中了解情況,走上前線觀察與示威者傾談,其間遇到一位黑衣人,冷不防他第一句如此直接提問:「我所作的有違信仰嗎?」我故作鎮定回答他:「聖經教導我們有關什麼是公義與罪惡,我們能按著真理及心中的良心而行。我們要依靠神,在錯誤與正路中求聖靈引導!你自己好好保重,要倚靠上主……。」他似略有頓悟,便與同伴離去了。那刻我心中默然禱告,感到短暫的對話,回應是否適切?只能承認,在上主面前,我和他同是尋道者!後來,我們近十人於附近的一個角落圍著禱告。

在真實世界接觸生命

筆者於11月14日傍晚原定進入理大禱告站祈禱,因應形勢緊張停了,於是到處了解情況,隨走隨心中禱告,求主憐憫。去到紅磡火車站停車場觀察,與隔鄰擔住枝煙的大叔傾談,他走過來也是看不過眼,我問他:「你到來,可以做啲咩?」他說:「我要將真相留住,告知後世人,影底又好,記底又好。」他隨手又再取一枝煙,煙駁煙,再吸一口,呼出一聲嘆息,唉!那刻,他電話響起接聽說:「你好好休息,唔好擔心喇,我會好夜返,唔使等門。」看來,他或許也有親人在理大?我們萍水相逢,我只能在回程路上為他黙黙禱告。

11月17日晚飯後,看著直播理大現場情況,內心焦急,擔憂不已,手機傳來很多現場訊息,殺氣騰騰。知道一群朋友正從四方八面出去,自己也動身前往,女兒遞來口罩,叮囑小心。到了佐敦一間教會,與一些教牧協助招待一些需要禱告的朋友,然而此刻附近不斷傳來催淚煙,眼睛與口感不適,不知如何是好。過一會,我們打算前往理大關心,但步行到覺士道看見不遠處很多防暴警,我們未能前進。當時,知悉夏志誠神父與議員向警方要求入內,但遭到拒絕,消息讓人心碎。我們感到無奈,只好折返教會禱告。然而,在教會外面不斷傳來催淚彈的槍聲,甚至有防暴警就在門外,我們只好繼續唱詩禱告。近零晨五時,我們見外面開始平靜,陸續疏散離去。

回家途中,身心十分疲累,覺得面對當前景況猶如戰場,好像做不到什麼,實在有點氣餒。那刻,心中想起早兩天前閱讀盧雲神父的《向下的移動 – 基督的捨己之路》,「眼前的世界,毫無疑問正是那惡者咆哮的世界。邪惡的試探者竊據其中,想方設法要把我們從上帝面前搶走,誘使我們重回那條往上的路。我們要面對面地處理這試探。只有在面對試探的時候,我們才真正明白,靈性生命的本質究竟為何。」(54頁)。是的,我們追求要有即時的果效,但「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這是耶和華說的。」(賽五十五8)

在公共空間看見美善

因理大情況危急,11月18日下午二時近三百教牧及信徒於教會舉行集思會及記者會。之後,我們兵分兩路,一些教牧留守於教會協助晚上祈禱會。另外,一些人步行前往理大關心,途中遇放催淚彈,幾經轉折到了尖東家長靜坐區,現場有議員、家長、教牧及市民,場面平和;當中有數十位家長,神情擔憂。

到達靜坐區的一些教牧人員主動上前向警方表達,極希望能入內作出關懷,雖然我們預了會遭到拒絶,仍堅持嘗試。我們只好在現場不同範圍應變,我看到一位資深牧者在場黙黙守望,一直與數名家長談話,讓他們分享心中的憂慮,靜心聆聽,成了流動的心靈支援者。一位坐在商場入口附近的家長,含淚與筆者分享,心中掛心乾著急,根本吃不下東西。我上前輕拍他的肩膀,想到自己同樣有兩名青少年子女,安全在家,不禁淚流,只能對他說了兩句安慰說話。那一個下午,我看見美善圍繞著這一小塊靜坐區,我們在不平安中經歷愛與關懷。

結語

牧人必引領羊群到它那裏,
在它周圍支搭帳棚,
各在自己的地方放牧。(耶六3)

「反修例運動」的過程,筆者看到不少教牧領袖以不同方式「進場」,竭力關懷及作出牧養,特別於兩間大學事件,他們關心家長及在內的青少年。不論是主動或是被動的情況,他們仍堅持「羊在那裡,牧羊人就在那裡」,在亂世中敢於進場牧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