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國際人權日

原刊於仙人掌,2014年12月9日

二月十日是國際人權日。尤其在雨傘運動下,國際人權日對當下香港特別有意思,因為佔領是要爭回我們應有做人的權利與尊嚴。以下,我將集中討論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這權利的重要在於:

(一)真理的追尋須要一個開放環境,讓參與者平等地對話,不受政治權力和經濟力量操縱。再者,測試真理最佳方法是讓思想的力量在市場中公平競爭。

(二)它是保障人們自我實現很主要的媒介。權利 (right) 比美好 (good) 更優先。否則,就沒有自由發表意見。

(三)市民應有自由接受各種資訊,以致人們在集體決策中有足夠資訊作個人選擇。

(四)這是監管政府有效方法之一。

就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

《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九條:

人人有主張及發表自由之權;此項權利包括保持主張而不受干涉之自由,及經由任何方法不分國界以尋求、接收並傳播消息意見之自由。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九條:

人人有權持有主張,不受干涉。

人人有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此項權利包括尋求、接受和傳遞各種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論國界,也不論口頭的、書寫的、印刷的、採取藝術形式的、或通過他所選擇的任何其他媒介。

所規定的權利的行使帶有特殊的義務和責任,因此得受某些限制,但這些限制只應由法律規定並為下列條件所必需:

尊重他人的權利或名譽;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衛生或道德。

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不限於言語和文字,更可以以行動(例如,「鳩嗚」)、象徵(例如,舉傘)和藝術(例如,塗鴉)等表達。所以,當浸會大學校長陳新滋拒絕即場頒發畢業證書給舉傘同學時,他已經不尊重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又當警察以言語和武力威嚇旺角「鳩嗚」人士,他們已經侵犯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然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說出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不是絕對的,也因此,我們需要對危害公共秩序和國家安全之定義作仔細研究,不容許政府濫用法律,侵犯個人權利。

當肯定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時,我們是否也應留意我們有不說話的權利?其中包括:(一)寧靜的權利,免受被騷擾。例如,有權利拒絕接受港鐵車廂和巴士內的電視廣播。(二)免受被強迫言論的權利。自李旺陽於2012年被自殺後,我們開始認識言論也有被強迫言論。例如,中小學學生應有權利拒絕向國旗站立、唱國歌表示尊敬。

雖然金鐘面對清場在即,但我們體現了自由發表意見權利的寶貴,就讓我們有勇氣和責任在各面向行使我們的權利。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