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o Cheung

張毅勤(Angelo Cheung),就讀於伯特利神學院,在宣道會太和堂聚會,但因同性戀爭議被教會雪藏,在教會裡無所事事。喜愛研究聖經和神學,重視人權、平等、自由的普世價值,關注動物權益。休閑娛樂是閱讀和下棋。

回應高銘謙博士,兼論創二24排斥「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以外的婚姻嗎?

ko

本文有兩個目的:

一、回應建道神學院聖經研究系講師高銘謙〈創二24支持「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婚姻嗎?〉一文;

二、探討創二24的應用意義,並指出當中的意義有否排斥「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以外的婚姻模式。

高博士的文題

雖然高博士開宗明義表示回應筆者早前發表的文章〈只有「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婚姻才合乎上帝心意?──從釋經學剖析創二24的意義〉,但文題的設定卻有點耐人尋味。

高博士文題為〈創二24支持「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婚姻嗎?〉,而拙文題目為 〈只有「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婚姻才合乎上帝心意?──從釋經學剖析創二24的意義〉。兩者分別在於,前者旨在論證創二24是否支持「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婚姻(下簡稱「一夫一妻婚姻」),後者即論證創二24有否排斥一夫一妻婚姻以外之可能。由於證明了前者不等於否定了後者(支持A不等於排斥 not A),故此高博士的命題是巧妙地迴避了拙文之焦點。

高博士的結論

高博士在結論中如此說:「我們也不能忽視全本聖經提到婚姻及同性結合的教導,例如:利十八22;二十13;林前六9;提前一10;羅一26-27等等,雖篇幅所限,不能一一分析,但主流的聖經學者都支持這些經文說明對同性結合的不允許,我們應作參考。」然而,列舉一些未經論證的經文來充撐結論是無效的,那些經文究竟是否適用於任何處境下的同性性行為?是否適用於同性婚姻?這些問題都必須先經過驗證,純粹提出「主流聖經學者」的立場而不提出理據是諸訴權威,並無意義。

再者,他的結論也沒有回應筆者文中所帶出的問題:「究竟創二24有否排斥一夫一妻以外婚姻?」,僅僅排斥同性婚姻並不足夠,還有一夫多妻又如何?事實上,一夫多妻在創世記的敘事中經常出現,若不處理這個問題,卻試圖宣稱創二24排斥了一夫一妻以外婚姻,其說服力即顯得薄弱。

高博士的論點

高博士從創二23-25的觀察中得出以下論點:

一、經文描述「男人」與「女人」的對比及互動,「二人」便是說明了男與女的關係是二人的關係,合乎「一男一女」及「一夫一妻」的觀念。故主張「婚姻的組合不在乎同性或異性」的說法是沒有考慮經文的常用字及上下文處境,把自己的意思讀入經文當中。

二、創二23-25座落於創造敘事的結構當中(創二4-25),這敘事的結構主要說明耶和華對人倫關係的創造秩序,故一男一女的婚姻也是創造秩序的一部份,這並非單純解釋現象,更是說明甚麼是自然的東西、有指導性的作。

三、創二24中「離開」及「連合」的用字顯示男人與女人所連合的一體是一種盟約,這盟約也是創造秩序的一部份。

四、創二24中的「一體」的觀念必須要以「親屬關係」去理解。只把「一體」理解為「雙方聯合的親密關係」,是失去了「一體」這用字的精髓。

以下是筆者對以上論點的詳細回應…

有關「二人」的字面意義與應用意義

高博士根據創二22-25中描述男人與女人的對比及互動,指出「二人」是男與女的二人的關係,合乎一夫一妻的觀念,這點筆者是認同的。然而,我們要討論的問題並非它是否合乎一夫一妻的觀念,而是有它否排斥一夫一妻以外的婚姻。不錯,經文中的「二人」是描述一男一女,這點任何人只要稍微注意上下文也知道,無需多作解釋,問題是:它之所以如此表達,是為了要獨尊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嗎?抑或有更進一步的意義,而這意義在日後的應用上不只局限於「一男一女」?

有關這點,筆者已在上一篇文章已處理過這個問題:「從耶穌及保羅引用這段經文的例子可見,『人要離開父母,和妻子聯合,二人成為一體』的意義不在於婚姻裡有多少人、也不在於婚姻的組合是同性或異性,而在於雙方聯合的親密關係。」筆者是透過觀察耶穌與保羅對創二24的用法而得出此結論,所處理的是它的應用意義,而非字面意義

令人遺憾的是,高博士引述筆者這段話時,巧妙地把「從耶穌及保羅引用這段經文的例子可見」這個重要句子抽掉,只引述後面的說話,然後便批評筆者在解釋「二人」時沒有把創二23-25的常用字及上下文處境一併考慮,是把自己的意思讀入經文當中。如此,高博士替自己樹立了一個稻草人來攻擊:筆者處理的是「二人」的應用意義,卻豈能以它的字面意義來否定?

若我們要證明創二24排斥一夫一妻以外的婚姻,就必須先證明「二人」的應用意義僅限於一男一女,然而,高博士並未做到這點,縱使他在第三部份引用大量的經文詮釋創二24中「離開」及「連合」的意義,但沒有顯示「二人」一詞在應用上只限於一男一女。

一男一女的婚姻是創造秩序?

高博士在文章第二部份指「創二23-25座落於創造敘事的結構當中(創二4-25),這敘事的結構主要說明耶和華對人倫關係的創造秩序,創二23-25便是創造秩序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但問題是,這個敘事真的是要說明一個創造秩序嗎?經文本身沒有表明。高博士先假設了這段經文是闡述創造秩序,然後基於創二23-25座於這敘事當中,便得出一男一女的婚姻是創造秩序的結論,其實是一個循環論證。

若創二4-25是闡述創造秩序、說明甚麼是自然的東西、有指導模範的作用的話,那麼人赤身露體(v25)和只吃樹上果子不吃肉(v16)也都是創造秩序之一吧?今天的人大都不赤身露體、吃樹上果子之餘也吃肉,他們是否都違反了上帝的創造心意?

事實上,筆者不知道高博士對創造秩序的經文範圍是如何界定的,若創二24是創造秩序的一部份,那麼創一28「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應該是創造秩序的一部份吧!如果有人婚後不生兒育女,是否等同違反創造秩序呢?高博士沒有處理這點,他只是粹純談論創二24,指該節經文的創造秩序中不一定加有生兒育女的部份,但筆者認為這個問題是不能迴避的,否則讀者是無法了解他對「創造秩序」的界定標準。

而宣稱創二24是創造秩序最致命的地方,就是它無法處理獨身的問題。注意創二24不只描述一男一女的婚姻,還描述人的婚姻本身:「因此,人要離開父母,和妻子聯合,二人成為一體」,解經必須貫徹始終,若堅稱一男一女的婚姻是創造秩序的話,那麼就必須承認人的婚姻本身也是創造秩序。現在問題出現了:如果有人選擇不結婚,是否違反了創造秩序?答案顯然是否定的。既然如此,為甚麼我們要雙重標準,主張不結婚就沒有違反創造秩序,但沒有遵行一男一女的婚姻就是違反創造秩序?

注意耶穌引述創二24時,他不只回應休妻的問題,同時也回應獨身的問題(太十九1-12),當中耶穌對獨身是表示肯定的。這就說明,就連人的婚姻本身也不是創造秩序,更遑論一夫一妻的婚姻了。

從神學的角度而言,當我們要驗證一件事是否創造秩序時,必須與終未論一起考慮,因為創造與終末是一體兩面的 ── 終末反映了上帝最初的創世心意。故此,終末的景況便是創造秩序的寫照,然而人的婚姻卻無法通過這個驗證,因為耶穌說「當復活的時候,人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樣」(太二十二30) ,當終末實現時,人與人之間的婚姻關係也隨之結束,由此可見這並非一種創造秩序。

雖然創二24並未達到創造秩序的層次,但它仍然有指導性作用,正如筆者在上一篇文中指出這經文有它的靈屬原則,其重點乃在於人在婚姻裡結合的親密關係(甚或高博士指出的親屬關係),而非在於婚姻裡的性別和人數之多寡。

創二24有否排斥一夫多妻?

剛才筆者提到多妻的問題,這點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倘若創二24排斥一夫一妻以外的婚姻,那就必然包括一夫多妻,可是創世記文本以及耶穌和保羅對該經文的應用,並未顯示有此含意:

第一,創二24不是宣告訓令(這點高博士也同意),故一夫一妻不是一個非守不可的規條。縱使高博士強調這有指導性的作用,但「指導性作用」不等同「排他性制度」,我們至多只能說一夫一妻是最理想的模式,並不足以排除其他的模式的可能性。

第二,創世記屢次記載列祖娶多妻的事蹟,如亞伯拉罕(創十六3;廿一1-13;廿五1,6) 、以掃(創廿六:34;廿八6-9), )、雅各(創廿九15-28)等。若創二24有排斥一夫一妻之外婚姻的含意,為何創世記的作者在記述這些事蹟上並無此表達?

第三,耶穌引用創二24時,他得出的結論是「神所配合的,人不可以分開」(太十九:6),以此反對休妻。由於舊約以色列社會有多妻制度,新約的猶太人社會也有[1],我們不禁要問一個問題:「若一個人有多個妻子,那麼按照耶穌引用創二24的教導,這人應否休妻,以保留一夫一妻狀況?」答案顯然是否定的!那人應該保留他現有的多妻關係,因為休妻直接違反耶穌的教導,耶穌引用創二24是要強調婚盟裡的結合,而非用來排斥一夫一妻以外的婚姻模式。

第四,保羅引用創二24,把「二人成為一體」喻為基督和教會的關係。由於教會並非由一個人組成,而是由多人組成,既有男也有女,顯示當保羅考慮到「二人」的時候,並非將它表面地理解為兩個人,當中也沒有性別的考慮,而是將它理解為「分離的雙方」,故此「二人」的應用意義已超越了人數多寡,其重點在於分離雙方要連結起來。這解釋也與高博士指創二24有 「離開」、「連合」的婚盟意義有共通之處 。如此看來,創二24不但沒有否定一夫多妻,反而肯定一夫多妻的婚盟意義。

第五,使徒時期教會承繼耶穌的教導,反對離婚,但從未反對多妻。值得注意的是,有關「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 」(提前三2,12;多一6)的要求只適用於教會領袖[2],它未被訴諸創造秩序而要求所有信徒遵守。

從以上的分析可見,創二24在應用上沒有獨尊一夫一妻的含思,它甚至可以肯定一夫多妻的婚盟意義。

結論

總的而言,高博士一文有以下不足之處:

一、文題只處理創二24有否支持一夫一妻的婚姻,並未處理它有否排斥一夫一妻以外的婚姻模式,未能適切回應筆者的焦點;

二、結論部份列舉一些未經論證的經文來充撐,並諸訴權威,有虛張聲勢之嫌;

三、在詮釋創二24時,未有論證該經文在應用意義上是否僅限於一男一女;

四、對於「創造秩序」缺乏清晰的界定,難以自圓其說。

從耶穌和保羅對創二24的用法,顯示其應用意義並沒有局限於一男一女,當中的重點不在婚姻雙方的性別與人數多寡,乃在於雙方結合不可分離的關係。因此,創二24並不能用來排斥「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以外的婚姻模式之可能。而今天教會以這經文為基礎獨尊「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婚姻,是對經文的扭曲和誤用。

[1] 在耶穌時代,猶太人仍有實行多妻制度。參 Michael Coogan, “God and Sex: What the Bible Really Says”, Hachette Book Group, 2010, p.78.

[2] 這與當時的社會背景有關,因為羅馬帝國在巴勒斯坦地以外均奉行一夫一妻制。參Frank E. Gaebelein, “The Expositor’s Bible Commentary” Vol 11, Zondervan, 1982: “1 Tim 3″.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