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智

大學生一名,在教育大學讀書,從未受任何正式的神學訓練,但醉心於神學和聖經研究。閒來喜歡思考信仰、公義等的事,也會關心下社會、寫下文章。以前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整天想着教會何時才倒閉,現在也是個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但願學習愛身邊的弟兄姊妹多一點,建立教會多一點。每天學習愛主多一點,認識自己多一點。願主繼續更新我們的生命。

回應高銘謙博士 除了用任何方法傳福音,也要問傳的是什麼福音

-100%+

最近於網上見到高銘謙博士的一文受到門徒媒體的批判,筆者閱過後也想加句說話。筆者要首先聲明,我與高是認識的,而且高是筆者教會的義務傳道。不過筆者不會因與高的關係而滅聲。另外筆者也要先此聲明,此文的目的不是要與高駁火,反而是筆者閱過高文後,有些看法想與讀者分享。筆者只想指出。按筆者的觀察,現今經常批判教會在「傳福音」方面的人,除了是不滿有人「假意」地「傳福音」,更是認為「傳福音」的手法難以帶出福音的訊息,或者與福音的精神背着而馳。

圥談談有什麼「傳福音」的手法難以帶出福音的訊息。認識筆者的人也許會知筆者不喜歡跟未信者作「個人佈道」。筆者尤其是不喜歡拿着一本「當生命遇上祂」就向未信者作個人佈道。福音是十分豐富的,除了是人人都有罪,而耶穌為我們個人的罪釘死之外,還有其他數之不盡的事情,其至筆者寫幾萬字的文章也未能說得清,那筆者又如何期望可以在數十分鐘內的個人佈道可以說得清呢?而最現實是,很多未信者未必知道,原來信了耶穌後,原來每星期就要抽數小時參與教會生活?幾十分鍾的時間是難以將福音講得清楚明白,叫人相信的。甚至如果筆者遇到有些人京談起信仰,發現他未清楚信耶穌是一回什麼的事情的時候,筆者更會叫他別信耶穌。原因是,筆者十分不希望有人滿懷歡喜的以為「信耶穌乜都掂」,信了之後發現信耶穌不是想像中的那回事,那我們這信徒群體其實是「欺騙」了他們。

至於什麼傳福音的手法與福音的精神背道而馳,筆者直接用主愛臨香江為例子。筆者反對這「福音盛會」的其中一原因確是此聚會大部份是由建制基督徒牧師來負責。基督徒牧師支持建制本身不是問題,支持建制的牧師主持佈道會也不是問題。但主辦單位曾提及,2017是特首選舉年,面對社會的撕裂、仇恨,香港正需要一個大型佈道會,回應時代需要。主辦單位期望藉大型佈道會,震撼整個城市,讓主愛臨到香港,為冰冷的社會喚起人從神而來的溫情。要是這樣的話,佈道會的作用就不是單純的傳福音,而是有一定的政治意味。而筆者就極之質疑這一種的佈道會的訊息是否針對着社會上一些不滿的聲音而做的一些維穩工程。而事實上筆者並不只是擔心他們假意「傳福音」,筆者擔心的是,他們傳的根本就不是「福音」。

一個維穩的福音,本質上不可能是福音。因為福音對不義的政權是有着顛覆性的。福音除了是包括上主對人的拯救之外,更是包括地上的公義,二者缺一不可。當我們讀到五經,甚至是小先知書等的書卷,也許我們會了解到上主對掌權者是有一定的期望,例如審判要公正,掌權者不可以權謀私。要是主辦單位期望面對社會的撕裂、仇恨,但從不打算面對出現撕裂、仇恨的原因,甚至是刻意淡化這些問題,也是社會沒有公平的渠道讓年青人向上流動等的問題,只是叫未信者平平安安的去,但從不關心他們面對的社會不公,只是空談包容、愛,那他們根本就沒有將聖經中的福音原原本本地說出來。這與福音的精神是背道而馳的。

到最後,筆者仍然是要補充一句,我不反對任何傳福音的方式。筆者擔心的是,我們傳福音的方式可能與「福音」的精神背道而馳,我們傳的,甚至可能從來都不是福音。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IQXLo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Engage Scriptures - Sam Tsang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