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信仰百川》編輯部

回應蕭壽華:〈教會是政治中立的屬靈群體〉 ─ 光復香港教會的信仰詮釋與倫理實踐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香港社會在二零一九年經歷了極不平凡的躁動與撕裂,對香港教會來說,亦然。教會作為社會中的一員,自然不能置身事外。甚至,經此一役,香港教會的信仰詮釋與倫理實踐必然加速迎來一次巨大的改革需要。然而,據筆者有限的觀察,二零一九年的流水運動與二零一四年的雨傘運動之間,其中一個最大的分別是社會大眾,甚至是教內人士對教會立場的詰問,力度減退了不少。不知道是由於所謂的教會立場已經相當明確而清晰以致毋需探討,還是因為大家對所謂的教會立場已經沒有了期望,所以也懶得費神探究。

最近網上社交平台有不少朋友都或明或暗地對宣道會北角堂的蕭壽華牧師一篇文章:〈教會是政治中立的屬靈群體〉(宣道會北角堂牧者心聲 ─ 2019年11月30日至12月1日)作回應。筆者不是宣道會北角堂的同工或會友,自問這篇牧者心聲應該不是為我而寫或是對我而作的牧者勸勉。惟筆者認為,蕭壽華牧師在文中提到有關教會的政治立場觀點可謂相當典型地代表著香港教會某部分(甚至是相當主流)的屬靈面貌,也確實為某部分(甚至是相當主流)的信眾所持守的信仰詮釋;蕭壽華牧師亦貴為城中的資深教會領袖,在信眾間頗有威望,對塑造香港教會的屬靈面貌具有不一樣的影響力。筆者遂本著『我信聖而公之教會』的信念,冒昧稍作回應,期望能與眾兄姊切磋互勉,讓香港教會能夠在更多的反思與自我反省中邁向上帝所喜悅的更新與改革之途。

蕭壽華牧師在其文中提到,『教會作為一個屬靈群體,在面對社會上各項政治議題時,一向是採取「政治中立」的立場』。而對所謂「政治中立」的實踐,就是教會『不會、也不應提出具體的政治方案或政策』,因為『教會是真理的群體,會傳講涉及社會生活及政治相關的真理及道德原則,但不會宣示任何政治立場』。根據蕭壽華牧師的理解,但凡政治立場必然『牽涉各種複雜的政治判斷、政治策略分析、(,)(從而使其)所引伸的政治立場只是相對性的看法,並不是絕對的真理立論』。因此,蕭壽華牧師特別勸勉(宣道會北角堂)負責『教導、宣講職份的牧者、主日學老師、導師等……在宣講時仍需謹守「政治中立」的原則』,就是在教導和宣講中『要留心會引發出要展示立場的誤會』

上文曾提到,筆者認為此種對『政治中立』的見解在香港教會當中相當典型,就是教會以一種避談任何政治議題或立場的方式來實踐她的『政治中立』。根據此種定義,『政治中立』的關鍵實踐就是不得/不能宣示任何的政治立場。首先是教會不能有政治立場,因為政治立場只是『相對性的看法,並不是絕對的真理立論』;另一方面,即使『個別基督徒,各人可以按個人的領受,有不同的政治立場』,但假如你蒙主恩賜在教會內擔任了教導和宣講的職份呢?很抱歉,『信徒間可以接納彼此間會有不同政治立場』的寬度與包容,就不適用於你身上了。筆者認為,此種的『政治中立』極其量只是一種偽政治中立。這是一種企圖把自己抽離於所面對的現實處境,以掩耳盜鈴的方式告訴自己和會眾:『我們是政治中立的』的偽裝說辭。只要我們簡單對比一下從事醫護界別的朋友在實踐其專業時所持守的政治中立原則 ─ 無論病者/傷者有何政見或因為任何政治原因而致病或受傷,皆一視同仁地盡力救治,就會更加明顯地見到此種所謂的『政治中立』是何等的虛偽與脫離現實。假如香港教會確實持守此種典型的偽政治中立原則,我們所傳講的福音,就是宣告耶穌基督為全地的主 ─ 除了人間的政治領域之外 ─ 的福音。這是一種教會在社會事務上退縮的偽福音,也是把耶穌基督在人間政治領域中的主權閹割掉的偽福音。

筆者認為,教會作為一個認信的屬靈群體,其宣講及教導應當以耶穌基督的啟示和宣告為依歸。教會不是漠視政治分歧會造成會眾群體分裂的現實難處,也不是縱容傳道牧者濫用講壇供其作政治宣傳之用。教會作為耶穌基督在地上的代表(身體),不能因為想要避免磨擦與分裂就把耶穌基督的主權和旨意,從人間的政治領域中割離而主張教會只能宣講道德原則而寧願放棄任何的政治立場。教會作為一個認信的屬靈群體,需要在其宣講教導及倫理實踐上,始終如一地兌現及反映其所持守和認信的真理 ─ 耶穌基督是全地的主,包括在人間的政治領域中,也是。或許真正的政治中立並不是把所謂教會群體與個別基督徒的政治立場作任意而二元的切割,而是容讓教會能夠成為一個歡迎所有政治立場的人都能夠同心敬拜和服侍上帝的群體,成為一個真正超政治的屬靈群體。

王家銘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