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智

大學生一名,在教育大學讀書,從未受任何正式的神學訓練,但醉心於神學和聖經研究。閒來喜歡思考信仰、公義等的事,也會關心下社會、寫下文章。以前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整天想着教會何時才倒閉,現在也是個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但願學習愛身邊的弟兄姊妹多一點,建立教會多一點。每天學習愛主多一點,認識自己多一點。願主繼續更新我們的生命。

回應麥文本先生於時壇一文─民主是否合乎聖經原則?

麥文本(下稱麥)先生在十二月七日有一篇名為《民主是否合乎聖經原則?》的文章,筆者雖然才疏學淺,但閱畢後有些意見,希望以自身的言論自由作回應。此文的篇幅雖不及麥文,但也有五千多字,讀者也需要有些耐性才可看畢。

麥文的歸納

一、聖經與民主

麥的文章長達九千字,為方便讀者,筆者先將麥的文章稍為歸納,讀者有興趣也可把他整篇的文章讀畢。如有誤解,還望指正。首先,麥先探討民主是否合乎聖經原則。他認為民主能避免獨裁和濫權的情況出現。他也同時引用聖經中的反面例子指出民主政制的缺陷,就是多數人的意見未必正確;或者是政權可能會為了討好人民,結果「集體智慧」會演變成「群體暴政」。但麥仍同意民主制度是現今世上比較公平的制度。接着,麥指出順服於神的主權應大於爭取民主,也舉出了聖經中違反神的心意的後果。

二、基督徒面對不公義應有的態度

他認為基督徒應順服在上帝主權的帶領下,他舉出了聖經中的例子,提到事中的人物因衝動,沒有等待上帝旨意而導到一個壞的結果。另外麥也提到以色列人因堅持要封立君王,結果導致以色列在所羅門王之後便分裂為南北兩國;其後更被其他國家所亡。人應追求神的國,讓神直接掌管大地。

三、政教分離

麥也提到,基於政教分離的原則,融合政治與信仰毫無益處。按歷史中「政教合一」的教訓,和耶穌於「納稅給凱撒」的教導,教會應管的是屬靈事情,而政府管的應是世俗的「民生事務」。

四、公民抗命的原則

麥列舉了聖經中提到公民抗命的例子來歸納出發動公民抗命的要素。公民抗命不可隨便發動,發動的議題應尤其與生死相關,也表明了應「效法主耶穌的訓勉和典範,多於跟從任何信徒的「偉大成就」。

五、WWJD

麥從WWJD的思考方式表明基督徒不應參與現在的激烈抗爭。他認為耶穌不會參與在政治體系中。他也同時指出英國在殖民地時其也沒有給予香港人民主,爭取民主不是常常正確的。我們作為基督徒的本份是「榮神益人」,而不是在政治上。

六、重申基督徒應有的態度

麥認為,現今基督徒應努力為主作工。麥重申,基督徒在被羅馬被迫害時都是積極與人分享信仰,並沒有與政權對抗。當人信了耶穌後,神就會轉化他們的生命。而基督徒萬萬不可將這世界,香港人二元分割,應多多禱告,等候上主工作。

筆者的回應

一、聖經與民主

麥首先提到民主政制的缺陷。的確,民主制度是有缺陷,在一些情況中會令少數人受到不公不的對待。相似的論調其實出現了無數次,這些論調主要是回應一些認為民主可以解決社會上所有問題的人,又或者認為有了民主就可以霸道地做任何事的人。但筆者並不認為有很多人認為民主是靈丹妙藥,如果麥堅持,請舉出實質例子,例如是有多少人認為民主是靈丹妙藥,那他的論點「一些認為民主可以解決社會上所有問題的人」才可成立,否則只是稻草人論證而已。筆者必須一再強調,現在爭取真普選的人並沒有認為民主是靈丹妙藥,而是透過社會參與,希望令社會有更公平的制度。

同樣地,筆者也不見得有什麼基督徒將民主於先於上帝掌權之前。從教會根深蒂固教導基督徒均可得知,上帝直接管理子民是最好的制度,這本來就是基督徒的基本常識。基督徒本身就是相信上帝在這世上由上帝掌權。這些論調好比告訴一個廚師,熱水可以把食物煮熟,但小心燙手一樣,都是毫無意義。

此外就是民主的缺陷本身要回應的問題。這世上任何制度,任何事情都有其長處和短處,「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我們要做的是衡量各種制度的好處和壞處。其如果只因其短處而放棄整個制度是矯枉過正之舉。正如麥工作了三十多的警隊也有暗角打獲等的濫權問題,那是否代表警察不應享有任何的權力?又或者應解散警隊?如果真的是這樣,又有誰來維持社會治安?警察又如何維持社會治安?令少數人受到不公平對待首先就是大部份人只顧自已的利益,而根據很多人對現時爭取真普選的人的評價,都認為年青人不只是為了他們自己個人的利益,他們是為了整體社會的發展才走到街上。如果麥能提出一個更好的政制,而得到社會的認同,那我們當然應推行此制度。但現時正沒有一個比民主更好的政制,不停強調民主政制之缺陷也於事無補。

反之,麥提到「九隻豺狼與一隻羊討論晚餐的問題」,這個例子舉得非常好,因為這例子正反映現在提名委員會的情況。現實上,提名委員會的組成並不能代表香港市民。某些界別只有少量選民,但他們有大量的票;某些界別代表着大量的選民,但他們只有少量的票數。例如漁農界,香港的漁農業已經式微,漁民的數量只佔香港人口的少數百份比,但他們可以坐擁六十票。但例如教育界,根據教育局的統計資料,香港的教師數目多達六萬人,但他們只有三十票。再者,提名委員的組成偏向以社會中高產人士為主。四大界別中,普通市民也未必能參與工商金融界,專業界和原政界,而這些界別也不能代表他們。現在政制就是出現了麥所提到的問題「九隻豺狼與一隻羊討論行政長官候選人的問題」,就是在這問題下,一眾人,包括基督徒與非基督徒才走上街頭,要求有一個更公平,更民主的制度,讓其他羊也可以參與在討論中(當然假設豺狼講道理,不會發難把羊吃掉)。

從民主的理念講起,民主本來不是只是「小數服從多數」。推行民主政制需要的不單是照顧自己的意見,民主制度最基本源於人人平等。在作出決定時,需要平衡各方面的意見,即使是「多數派」也是。「多數派」不能因「夠票」便隨意犠牲「小數派」的意願,在作出決定的候,仍要基於人人平等,尊重「小數派」的意見。當然,這是要從小由公民教育入手,教育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的觀念。

另外有更基本的問題,就是麥提到的,應否爭取民主。要討論的問題其實不是「應不應爭取民主」,因為香港現行的制度本身已經有民主的慨念在內,例如是投票等的事。現在爭取爭取的其實是在民主制度中爭取一個更公平的制度。要問的問題就應是現行的制度是否一個公平的制度。如果現行制度是一個公平的制度,而現在的人士又是盲目地爭取民主,麥所指出的問題值得思考。但正如筆者於上段中提到,就是現在筆者見到的並不是一個公平的制度,而是有權勢的人想要利用香港民主政制的缺陷來維護他們的權力,繼續以權謀私;而這個不公平的問題正正是源於民主政制中的民主程度不足所引致的。在今日的香港的情況下,爭取更民主的制度的確是針對現在社會不公的問題而作出的訴求。

二、基督徒面對不公義應有的態度

麥提到認為基督徒應順服在上帝的帶領下,其中一段「四、我們無須替神擔心,亦無須用自己的方法去促成神的計劃;」更令筆者費解。筆者問的問題是,既然麥認為基督徒應相信上帝的作工,多於自己的工作,那有什麼事是應該由基督徒做呢?基督徒又應將何事交托上主?例如基督徒向別人分享信仰是不是用了自己的方法去促成神的計劃?基督徒是不是應求上帝透過聖靈感動身邊的人信主?基督徒用三福四律福音橋又是否「用了自己的方法」。筆者再以警隊為例子,基督徒警察是否應該順服在上帝的帶領下,以祈禱偵破罪案,又或者等待罪犯們「被天收」?如果不是,那為何基督徒為公義走上街頭是不順服上帝的表現?

由於麥提到的聖經例子實在太多,筆者無暇逐一回應,只能抽取幾個問題較大的例子以作回應。

至於聖經中的例子,例如是亞伯拉罕的故事。如果我們細心留意經文,會見到經文根本沒有對亞伯拉罕的行為作出任何道德的批判。經文的重點並不是亞伯拉罕的決定招致惡果。反而言之,這更反映出亞伯拉罕必成為多國之父的應許。最重要的即使上帝預言撒拉必生以撒,也要亞伯拉罕與撒拉行房才能成事。上帝的確有祂的時間表,但這並不代表基督徒不用做好自己的本份。聖經中上帝是會工作,例如十災;但聖經中大部份上帝工作的例子都是以人來成就。人往往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成就上帝的心意,所以作為基督徒更加要做好自己的工作。

三、政教分離

麥其實自己已經提到,「政教分離」的英文是(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而中文是教會和政府分開。政教分離簡單來說是指教會不應勾結政府為自己的宗教帶來獨特的利益,這與政治與宗教分開根本是毫不相干,把政教分離講成政治與宗教分開只是偷換概念之舉。事實上,宗教與政治密不可分;現在的反同運,已經是一種政治議題;而性傾向歧視法已經是各教會積極反對的政治議題。如果麥的教會甚至他本人積極「反同」,而原因更是從聖經而來,那他豈甚不是自打嘴巴?

再者,教會內部的行政工作本身就是一種政治。政治的定義本來就是透過協商來避免衡突。教會的同工有各自的感動,但教會的資源有限,所以才要透過分配來處理資源不足的問題。

麥提到的聖經例子,「凱撒的的物當歸給凱撒」更是與政教分離毫無關係。事實上,很多人都以此經文來證明政教分離。此經文本身都有多個不同的解釋,例如是「你的確是要交稅給凱撒,但凱撒也是受到上帝管治的」、或者「交稅只是將凱撒的物還給凱撒」等等。但如果我們細心留意經文本身如果經文的着眼點,經文本身想要表達不是政教分離,而是耶穌的解難的智慧與管理聖殿之人的不義。以馬可福音為例,此事之前相似的事是祭司長質問耶穌仗著甚麼權柄作潔淨聖殿之事。耶穌的解答同樣是十分有智慧,反問施洗約翰的洗是從何處來,令祭司長無言以對。在答「該不該納稅給凱撒」時,問他們有沒有當時的銀錢。在當時,他們擁有銀錢其實是代表與羅馬政權勾結,給別人知道的話就正正是耶穌回答:「應該納稅。」的結果。所以耶穌的回答是突顯他的智慧,並不是帶出政教分離的教導。

四、公民抗命的原則

麥以聖經中提到公民抗命的例子來歸納出公民抗命的特質就是發動的議題應尤其是與生死相關,而且必須非暴力。在此也順便回應某人認為只有在生命受到威脅或者是宗教自由受到剝削才可發動公民抗命等言論。

首先是要處理解經的問題。先此聲明,在此不討論聖經是否歷史書。我們今日視生命十分重要是因為我們受到「人人平等」等的教育。但昔日以色列人並沒有此概念,例如約伯記中最令基督徒費解的莫過於為何約伯的兒子都死去,災禍過後得了另外的兒子,他卻像是一個受上帝賜福的人;明明之後所得的並不是自己所生的,為何約伯並無因此而感到失落,是因為他們並沒有現代人權,自由主義等的思想。當時子女只被視為父母的產業,並不是一條貴重的性命。以此說明公民抗命必須尤其與生死相關實在有文化上的落差。

另外論到非暴力,麥的第一個例子正正是自打嘴吧。以色列人在出埃及前,法老多次不准以色列人離開,但耶和華以十災回報,其中最暴力的莫過是殺長子之災。如果這還不算是暴力的話,那什麼是暴力呢?事實上,筆者也不支持在正常情況下以暴力表達訴求。但並不代表在聖經的立場中,公民抗命必須是非暴力。

五、WWJD

筆者已有文提及WWJD的問題,在此也作簡單回應。首先WWJD在釋經上要面對的問題是,是不是所有耶穌做過,或者是耶穌可能會做的事我們都應該做?如果是,那我們第一個要面對的問題是耶穌在水上行走,我們又是否應在水上行走?耶穌說亞蘭文,我們又是否需要平日說亞蘭文?事事以WWJD思考根本不切實際。

此外最重要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使命,不同的責任,將耶穌的一套硬套在每一個人身上是毫無益處的。簡單的說,耶穌的使命是把百姓從罪惡中救出來,但這並不代表這是我們每一個人的使命,更不代表我們每一個人都要透過死在十字架上的方式來達成。以WWJD思考筆者並不反對,但我們斷不能將66卷聖經的價值觀閹割成WWJD。

WWJD另外的問題是每個人對耶穌的認識都有不同程度的分別。最簡單的說法就是戴耀庭弟兄眼中的耶穌面對今日的處境是會坐在馬路上等警察拘捕;某些較激進的人會認為耶穌更會拿起機槍起義;吳宗文眼中的耶穌是會順服掌權者。這樣的分別教我們可以如何作討論?最後只會你一句我的耶穌會這樣,我又一句我的耶穌會那樣,沒完沒了。

另外麥也提到潔淨聖殿的問題。他認為聖殿只針對父神的威嚴被侮辱。耶穌潔淨聖殿時,曾說:「經上不是記著說、『我的殿必稱為萬國禱告的殿』麼.你們倒使他成為賊窩了。」當中賊窩就正正是描述社會問題。賊窩可以從耶利米書7章11節找到根據。(本文不解釋萬國禱告的殿的根據)

4 你們不要倚靠虛謊的話、說、這些是耶和華的殿、是耶和華的殿、是耶和華的殿。

5 你們若實在改正行動作為、在人和鄰舍中間誠然施行公平.

6 不欺壓寄居的、和孤兒寡婦、在這地方不流無辜人的血、也不隨從別神陷害自己.

7 我就使你們在這地方仍然居住、就是我古時所賜給你們列祖的地、直到永遠。

8 看哪、你們倚靠虛謊無益的話。

9 你們偷盜、殺害、姦淫、起假誓、向巴力燒香、並隨從素不認識的別神.

10 且來到這稱為我名下的殿、在我面前敬拜、又說、我們可以自由了.你們這樣的舉動、是要行那些可憎的事麼。

11 這稱為我名下的殿、在你們眼中、豈可看為賊窩麼.我都看見了.這是耶和華說的。 (Jer 7:4-11 CU5)

經文提到,聖殿中的人沒有在人和鄰舍中間施行公平.還要欺壓寄居的、和孤兒寡婦、流無辜人的血、也隨從別神,這就正正是社會領袖的問題。耶穌其後指控文士的不義更提到「侵吞寡婦的家產」,也是社會的問題。耶穌在釘十字架的罪名是「猶太人的王」,「猶太人的王」是一條政治檢控的罪名。當時在現實上希律才是猶太人的王,如果耶穌是猶太人的王,那希律是誰?「猶太人的王」相當於今日的「煽動國家顛覆政權罪」。而令祭師們想要釘死耶穌的原因正正是耶穌針對他們的不義而發了很多的聲音,做了很多的動作,以致他們要殺人滅口。

六、重申基督徒應有的態度

麥此段令筆者想起某大學團體的口號是「Win the campus today, win the world tomorrow」。筆者無意對該團體作出批判,但我們早已在幾十年前贏了一批基督徒了。陳茂波、梁美芬、李慧琼、許步明、譚志源……只有你想不到的人;當然我們也有很多正直的基督徒。但我們缺少的,正正是反思我們的信仰,到底我們的信仰是不是只在於教會的四堵牆。基督徒的政見的確可以很多元,很多事情的確不能以黑白二分。但有些事情卻是黑白分明,例如是作為一個基督徒,斷不可以話暗角打鑊中的七警做法正確;商家欺壓小市民,甚至賺盡一分一毫,連旁邊小商戶的貨品較便宜也容不下是合理。因為這完全違反了聖經的精神,並不可以一句:「大家都信同一個耶穌。」就河蟹這些問題。當然,探討和表達手法可以有不同的演繹,但這都是我們信仰的核心之一,不能不提。

也許麥的文章代表着教會中大部份前輩的看法,但昐望筆者的文章能令我們今日香港的教會帶來一點反思。

 

對於回應麥文本先生於時壇一文─民主是否合乎聖經原則?有6個回應

  1. 自由人 自由人 說:

    字多,引用經文多唔代表有道理,想做就去做,聖經專為我服務
    「如果有九隻豺狼與一隻羊討論晚餐的問題,羔羊永遠會壯烈犧牲」,是非黑白分不清,邊D係豺狼,邊D係羔羊都唔識分,甚至顛倒黎講,為左合理化一個維護少數人極權既政制,拋棄神比人基本既側忍之心,有呢D觀念既人先係自行取代上帝既主權,佢就係神

  2. Peter Sze Peter Sze 說:

    I post this on my facebook wall. Hope you enjoy and happy new year.

    在臉書上發現作者另志回應麥先生的一遍文章。當中作者提到麥先生引用亞伯拉罕和以色列人立王的例子去支持反佔中的論點。剛巧林以諾牧師在十一月二日的一篇講道中(神的心意與人的選擇)也引用了相同的例子。那篇講道很多錯誤和矛盾不在此詳述。當中的主旨是我們應為對的事並不一定是上主的意思,好多時是好心做壞事,最後制造一個爛灘子給上帝。林牧師指出基督徒不應支持佔中,因為不是上帝的旨意。姑不論怎樣可以成為「神人」能夠百分百清楚上主的心意。他所用例子已不能支持他的論點。亞伯拉罕好心做壞事生了以實瑪利,經文上上帝並沒有苛責亞伯拉罕,只是強調撒拉要給他生一個兒子。(創17:19) 對於夏甲和以實瑪利,上帝反而多次祝福他會成為一個大國。 (創 16:10, 17:20, 21:13, 21:18) 就算最後夏甲被趕,上帝亦在當中保護。(創21:17-20).

    讓我們看看另一個聖經故事。大衛犯姦淫的後果。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嬪賜給別人,他在日光之下就與他們同寢。你在暗中行這事,我卻要在以色列眾人面前,日光之下,報應你。(撒下12:11-12) 之後大衛喪子 (撒下12:15),兒子和女兒亂倫 (撒下13:14),兄弟相殘 (撒下13:30),兒子叛變(撒下15:10)和被殺。 (撒下18:14)

    這兩個故事要說明什麼呢? 亞伯拉罕沒有弄清楚上帝的旨意,用自己的方法去做應為對的事。雖然產生問題,但上帝沒有徵罰他。相反大衛犯了罪,災禍就臨到他全家。上帝從來沒有天真到希望我們不會犯錯。只要是懷著善意去做,上帝的恩典夠我們用。相反如果我們犯罪,上帝是一定報應我們。所以我不能理解林牧師和麥先生不去批評在暗角打人的警察,不行公義的政府和私相受受的政商關係,反而用一整篇講章去批評佔中人仕。

    用等候上主的旨意而不去擔起本身的責任是上帝所憎惡的。”你這又惡又懶的僕人!你既知道我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就當把我的銀子放給兌換銀錢的人,到我來的時候,可以連本帶利收回。奪過他這一千來,給那有一萬的!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把這無用的僕人丟在外面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 (馬太 25:26-28)

    • 另志 另志 說:

      謝謝你的留言,剛聽了林的全篇講道,根本是胡說八道。值得留意的是他上個月的整篇講道「愛與合一」差不多完全沒有提及聖經,十分符合他所謂「假先知」的言論。我的文章已經間接回應了他的某些偉論。他不值得我另外用幾千字回應,我只會回:「林以諾,你唔應該講道,因為你應該相信上帝會直接牧養所有信徒。」

  3. Daniel CL Cheung Daniel CL Cheung 說:

    退休警員有這立場,不足為奇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