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信仰百川》編輯部

回應〈光復香港教會的二百個心聲〉 ─「光復香港教會」揭示了教會的世代之爭嗎?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時代論壇》第1677期的頭版報導,〈光復香港教會的二百個心聲 ─ 教會見證與跨世代溝通〉一文中提到,「光復香港教會」經網上途徑「……一週內已收到逾二百個心聲。心聲一定程度代表年輕一代信徒……」。筆者認為,這句描述本身沒有特別的錯謬之處,但卻認為值得我們留意的是,這會否使我們誤以一個「世代之爭」的角度來解讀香港教會需要被光復、被改革的地方。

根據「光復香港教會」兩位發起人所提供的資料,她們在2019年10月2日至10月16日之間,透過「網上連儂牆」活動共收集的信徒心聲為237個。就所得的資料顯示,這237個回覆當中有接近六成(59.5%),即超過140位回應者的年齡是36歲以上。另一方面,這237個回覆當中有187位屬於信徒(非教牧),其中佔人數比例接近七成(68.4%),共計128位的,是參與教會10年以上,至30年之間的信徒。1即是說,單從數字上而言,經「網上連儂牆』分享心聲的信徒,以年齡來分界,佔最大比數的群組是36歲以上的信徒;而以參與教會的年資來分界,佔最大比數的群組則是參與教會10至30年之間的信徒群體;甚至,參與了教會超過30年的資深信徒,也有22位。筆者認為,這個簡單的統計顯示,如果我們以「教會的世代之爭」或「年輕人向教會發聲」為框架去解讀,其實都不足以準確描述這二百多個心聲的表達。當然,以上的數字無論從記錄、統計到分析而言,都存在多方面的限制。但筆者認為,不論我們怎樣為「年輕」下定義,都實在很難將這些心聲簡單地歸類為年輕信徒的聲音。

一般而言,有關世代之爭的論述,多是形容新生代的信徒及教牧的成長與上一代信徒及教牧不同,而在事奉模式和對信仰的詮釋上出現磨擦與衝突。然而,「光復香港教會」不是一個因為「年輕牧者」在事奉上遇到挫折,而意圖發起的教會奪權運動。筆者期望「光復香港教會」這平台,能提倡香港教會在神學反省及信仰詮釋上的更新及改革。2019年肯定是香港教會,甚至是香港社會的關鍵一年。今天香港所面對的處境,是特區政府背後一個更大的政權,以威權管治的姿態壓迫香港社會固有的自治體系。在這個前所未見的艱難處境之下,香港教會舊有的對「政教分離」的理解及應用,已不能滿足信徒對福音之社會性的理解及反思。「光復香港教會」的其中一個核心關注,就是希望推動教會能夠更新其對「政教分離」的理解及應用,為教會能夠參與形塑香港邁向成為真正的公平與正義的社會,作出一點貢獻。

另一方面,我們不能忘記耶穌基督要我們竭力保守在聖靈裡合一的吩咐(弗四3)。然而,假如我們不慎以「世代之爭」去解讀這些表達心聲的現象,其實只是以一個沒有人能夠控制的因素(年齡)把信徒切割到不同的陣營,最終只會在不同年齡的信徒之間造成分化。筆者自覺並不屬於年輕的一群,但仍然期待教會能夠更新改變。而就筆者觀察,其實很多年紀比我還大的信徒,都仍然心繫香港教會,期望香港教會可以重新思考教會在社會中的角色。筆者認為,這些心聲所表達的,正正是不同年齡的信徒在同一位耶穌基督的光照下對福音使命有著不同的解讀與實踐。筆者深信並且認定,如果「光復香港教會」能夠成功,必然也是一個無大台的「教會改革運動」。「光復香港教會」,是要在屬於耶穌基督的各個不同的地方堂會中,興起任何年齡的信徒去更新與光復香港教會的信仰詮釋而完成。

求主幫助我們!

王家銘

  1. 187位信徒的回覆中,參與教會年資10年或以下的有37位;11-20年的有77位;21-30年的有51位;31-40年的有18位;40年以上的有4位。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