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回憶仍在(賽六十三7-六十四12)

原刊於霎時衝動, 發瘟與感動,2014年12月28日

年年終,我們有一個習慣,即回顧一年的生活。縱使你沒有這打算,Facebook已偷偷地為你做了。然而,回顧的總結不一定是感恩,可能是遺憾的。所以,每年年終感恩會的安排是複雜的,即有人快樂有人愁。

回顧或回憶是猶太教和基督教很重要的傳統。除了每年逾越節,猶太人會重述他們出埃及的經驗外(出十三3),每當遇到甚麼難處,猶太人必會回憶上主如何帶領他們出埃及。這是以賽亞書六十三章7至六十四章12的背景。當時猶太人已經亡國了,被波斯帝國統治(約主前457-438)。猶太人向上主呼喊:

你的聖城已變為曠野;錫安變為曠野,耶路撒冷成為廢墟。我們那神聖華美的殿,就是我們祖先讚美你的地方,已被火焚燒;我們所羨慕的美地盡都荒蕪。(賽六十四10-11)

在這艱難日子,他們回憶:(一)上主與他們的關係,「他們在一切苦難當中,他也同受苦難,並且他面前的使者拯救他們。他以慈愛和憐憫救贖他們,在古時的日子時常抱他們,背他們」(六十三9);(二)上主是大有能力的上主(六十三11-14);(三)承認犯罪得罪上主,以致上主懲罰他們,但上主是滿有憐憫,必會赦免他們和將他們從被擄中救贖出來。在回憶與悔改中,猶太人的訴求並非單一的,他們各有所求。例如,撒督後裔(撒下八17)關注耶路撒冷和聖殿、有猶太人關注回到他們的產業(六十三17)。整體上,他們將上主的救贖與回復大衛和所羅門皇朝輝煌等同,以致他們失去經驗上主的新救贖,即耶穌是基督。

延續猶太人的回憶傳統,基督徒的回憶是耶穌基督的降生、受死、復活和升天。每一次聖餐不但提醒參與者是上主的兒女,更指出耶穌基督應許的上主國已臨在了。有別於猶太人的先知傳統,基督教的回憶相對地較小受限於某一歷史和地方經驗,例如,出埃及和大衛與所羅門皇朝。

當將猶太人和基督徒兩個回憶傳統放在一起時,我們對回憶將有以下體驗。第一,回憶讓我們認識清楚自己的身分,即『亞伯拉罕雖然不承認我們,以色列也不承認我們,你卻是我們的父。耶和華啊,你是我們的父;自古以來,你的名是「我們的救贖主」。』(六十三16)這是撒督後裔的祈禱。不論他們在大衛和所羅門皇朝如何順風順水,上主是你的父,不要忘記感恩;不論他們如何被猶太人質疑其祭司的純正性,上主是你的父,不要忘記向祂交托;不論他們如何犯罪,上主是你的父,不要忘記祂為你憂心。回憶是一種對生命的呼喚,即我們是上主的兒女,這是無人可以奪去的。

第二,回憶讓我們找回自己的職份,即「(上主),你迎見那歡喜行義、記念你道的人」(六十四5)。信仰的回憶不是以我為中心,而是以上主為中心。所以,重點不是我個人或好或差的人生際遇,如何改善人生際遇,而是我是否回應上主的吩咐,即行義、行上主的道。這段經文沒有具體說明猶太人的罪,但先知傳統是針對社會的不公義。例如阿摩司批評

你們這些踐踏貧窮人、使這地困苦人衰敗的,當聽這話!你們說:「初一幾時過去,我們好賣糧;安息日幾時過去,我們好擺開穀物;我們要把伊法變小,把舍客勒變大,以詭詐的天平欺哄人,用銀子買貧寒人,以一雙鞋換貧窮人,把壞的穀物賣給人。」(八4-6)

回憶是不讓時間掩埋正義,反而回復時間的記錄,並要求我們悔改。

第三,回憶讓我們在歷史中從歷史釋放出來,看見上主是歷史的主。回憶上主的歷史作為帶給猶太人的釋放,不被當下歷史所限,不視當下歷史是最後,但反諷的,回憶使他們沉醉於昔日,使他們失去迎接新可能的空間。同樣,回憶耶穌基督的救贖帶給基督徒釋放,因為耶穌復活走出歷史的限制,但反諷的,回憶使基督徒忽視了耶穌的救贖不是非歷史的。原來,回憶使我們不被歷史所限,從而無所懼,因為上主是歷史的主。

當明白回憶關乎生命的呼喚、不讓時間掩埋正義和打破歷史所限時,我們就明白為何有權力者刻意消滅和扭曲人們的回憶。一方面,他們透過政治暴力,阻止回憶的延續和擴展。另一方面,他們透過將回憶娛樂化和商品化,使回憶失去其政治性和存在性。因此,崇拜聚會是重要的,每年年終感恩會也重要的,因為這些聚會使我們回憶,找回生命的呼喚、見證公義,並相信當下歷史的遭遇不是最後。

雨傘運動結束了,但回憶仍在。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