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四個荒謬的建堂理由

不少經歷過植堂,建堂,擴堂(文章打後一一統稱建堂)的信徒都明白,這是教會的一場惡夢,妥善處理,不見得往後發展有大飛躍,處理不善卻有機會令超級强調合一的教會信徒反面,出走,甚至教會分裂。

原因是教會用了四個歪理支持建堂。

church building

1. 建堂是神聖的

房地產是一個叫十三億七百萬同胞也瘋狂的投資活動,這包括所有華人教會。教會不但熱心,戀慕房産,而且喜歡將之神聖化.

 

教會稱這投資謂使命。

正如聖經話所羅門王建殿,約書亞得應許地,女子用香膏抹耶穌一樣,多么的屬靈,多少的委身。

 

這些經文即使可以用在建築物和投資上,用它們作為投資房產的理據,甚或將其聖化是否合理呢?

 

a. 約書亞征服迦南(先不說對迦南人是否公平和道德)是為了讓以色列人能安居樂業,而不是為了建殿。那么,幫年輕人上車,或者用一億五買iphone來傳福音(像某發展商話只要有部手機8呎就夠),是不是比建堂更合聖經?

 

Ok, 就算入迦南真能解為建堂,聖經亦出現但支派不按約書亞定下的分地計劃,跑去攻打他方的事例。那今日怎能認真我們是約書亞還是但支派呢?

 

b. 聖經神悦納所羅門王建殿,但所羅門王同時折毁了以色列所有坵壇,在打後數百年,以色列地只有一個合法敬拜核心,為什么我們可以用所羅門建殿來支持建堂呢?(反觀,今日某某核心不斷折毁敬拜場所,你難道支持嗎?)

若說我强詞奪理,神曾透過先知拿單勸大衛不能建殿(爭戰過度是原因之一),但没有禁止他儲備財寶作建殿基金。

當教會不夠錢付首期,憑什么相信自己是所羅門不是大衛呢?

 

c. 說到香膏抹主,耶穌是經常以身體為殿,去跟當時的聖殿建築作對比,提醒我們重視主,重視生命,過於重視即使真的十分神聖的 property。

先知拿單和使徒保羅亦説至高者不需要住人手做的殿。

 

當我提出這些釋經質疑,教會就會搬出另一個歪理。

 

2. 有需要

傳福音,社區關懷,造就門徒…..總之看見異象同廣大禾場。

 

那些需要其實自亙古以來就存在,絕不新鮮,為什么要建堂才可以功德完滿呢? 建堂除了開支大了,比租借地方或原有堂址能夠為主作多幾多工作?而會眾又能額外加增多少去滿足這些需要?滿足這些需要在質素上又是否能保持呢?

 

我試過兩次建堂,第一次年紀太小,第二次植堂爭議不多(除了極少數人像我反對外),但植堂後教會急功近利,借多分組和擺新人上檯做組長來自high,結果人人忙到死又馬虎了事,舊人亦冇時間教班新人,只説,“你做啦! 神會加力比你。”

不少領袖仍以為這樣叫人事奉是令人成長的方法呢?

 

另一個值得思考的現象是評估 e世代的衝擊。

今天,電視台和紙媒漸漸被 Youtube 或社交媒體取代;人人上網購物而诚少去商鋪和超市;所有銀行(包括我工作那間)亦計劃減少分行數目,大力發展網上理財服務;企業叫員工 work from home 或者將 office 改建成一個 你没有固定座位的 hub…..

 

即使敬拜還是群體現場比上網更合神心意和滿足會眾,購買及興建富麗堂皇的堂址在這 e 世代的價值無可避免正在下跌中,也就是説教會要更慎思任何建堂計劃,又或者想辦法如何令故有堂址變得更物盡其用。

 

可是教會有如 Chan Hon Ming 所言,60, 70, 80, 90,00年代….五十年不變,亦以為什么也没變,引來第三個歪論。

皇后大道西 Page

3. 當年今日

當日(X年前)神點祝福我地有左今日堂址,今日神同樣會供應充足。

 

教會為了建堂,除了説之以歪理,亦動之以情。

 

大大少少見証,如何一起走過的日子,令人聽得非常感動,包括我。

可惜今時唔同往日:

幾十年前一萬蚊一個單位,今日一萬買不到一呎。

當年堂址建在郊區,今日已是租貴地貴的繁忙鬧市。

 

你可以仍然相信神保守,但正如一開始所說,建堂不論多么屬靈,本質始終是一個房地產的投資。是投資就必要考慮和計清楚它的利益和開支。

 

問題是,當人將投資神聖化,就會容易迷失基本的理性和分析力,甚至變得不自量力,冇錢都要會眾嘔出血汗來,成就那份比孖展更大槓桿的風險投資,那究竟是神聖還是神經呢?

 

本來一個人有錢有能力,就有權選擇:

買多間 or 搬大尐 or 装修靚尐。

因為這是一項理財決定,只要大部份家人同意,外人也管不得太多。所以什么理由: 屬靈也好,屬世也罷,明智還是愚蠢,只要你有錢,就可以任性。

但更大問題在於,通常教會在計劃建堂時,仍然没有足夠錢付首期的。

 

這又引出第四個歪理。

 

4. 憑信心,把握神賜的機會

冇錢學乜人買樓?

家陣連加拿大廢青都擔心没有能力置業,教會欠資金,建不了堂有什么稀奇呢?

 

但教會沒有信心接受這個現實,選擇憑信心 super hero 式跳上車,理由通常是看到千載難逢的機會。

 

什么機會呢?通常是:

a. 一段時間找不到新堂址,忽然找到了;

b. 賣家忽然願意減價;

c. 某消息人仕話可改用土地來建堂,像維基一樣,只要落訂,申請。然後等消息,就ok。

 

執事會已經連續三個七日喪祈禱,大家都睇到並同意要建堂。

Go go go! 呼籲各位瞓身獻錢,籌個首期去馬,快快快!

 

我教會當年就以此為由(唔係熟識一班長執為人,真以爲入左老千局):

賣家自動減價,將地由一百八十萬減到百二萬,等於是神心意,叫我地撐該計劃。但 rezone最快要三年,而且,建築費又要多五球,落成後將什么護老中心出售,又賺回三球半。

 

投資決定可以急就章嗎?

 

人仔最近一年多大跌,是因為美元大升?還是因為怕大陸經濟爆破?人仔升了十多年,下跌不過是一時,更何况教會不是說福音最後一棒要中國人接捧啊!人仔怎可能長跌呢?

同樣是千載難逢的買入機會啊!

為何不去馬呢?

 

要知道十三億七百萬同胞做買樓置業的決定,一向是个怕執輸,快過打針,比街市㨂菜,宅男買電子產品更粗疏,但至瘋狂的炒仔亦至少會執夠首期先會去盲搶地。

 

當教會也像炒樓團般推銷建堂,不夠錢,照樣去馬,資料披露又嚴重不足,任何有心而務實的會友都會感到疑惑,多發問也是人之常情罷!

 

我就是少數問題的一位,在會友大會舉手發問:

  • 如果你 rezone 唔到會點(結果真係 zone 唔到,塊地係唔值錢)?
  • 如果護老院賣唔出點?
  • 會友要奉獻多好多或者要多好多會友先頂得住,簡單講係冇可能,點解仲要買塊地,每年那此額外開支可以租大尐地方又或者累積更多等下個機會,為什么要買?
  • 估唔仲到賣家為何劈價求售?

 

其實房地產投資還要分析太多,

當時房價走勢是高是低,是觸底還是摸頂,利息多少,供多少,買後跟尾費用和條文是什么,若要rezone 要等多久,成功率多少,會唔會因一男子因素叫停等等太多太多計算,怎能草率認定為神心意?

 

這班發問者可能是教會少數懂投資又甘願發聲的過來人,他們只是希望教會謀定而後動,未必逢建堂必反,又或者只要教會有充分而實質理據,就會支持。無奈教會除了上述四大歪理,就只有令提問者感到群眾壓力,被視為冇信心,短視,唔體察神心意,拒絕成長的攪事者,不會好好珍惜和聆聽。

 

教會不夠錢不用説,即使有錢,盤數是咁的

如果教會視作一盤生意,我們要清楚,它的資產和收入取決於人數,不是出席人數,是奉獻人數及其平均值。

房產其實是一個永續的開支(building 從來沒有商業價值,就算將來出售,發展商最理想還是拆掉 building 建住宅,若發展商只能改建,通常教方只能賤賣堂址,所以,建堂不能像私人置業那么保值。若沒有地權就絕對是負資產。)

 

當我們厘清了這一點,建堂的計劃,最重要的實際考慮,其實只有三個:

 

a. 有幾多人會因為你有此計劃卻處理不善,歪理盡出而離開教會

b. 有幾多人會因為你有了新堂而加入教會

c. 兩者人數和發生時間上之差距所帶來的收入影響,若是減少,forget it, 若然多了,又是否能 fully cover 所有房產一闊三大的開支,若依然是有餘有淨,才較值得考慮 go for it,or not.

 

重申,我不是逢建堂必反,我是恨惡因為教會用歪理將投資聖化,作出反智決定,令會友寶貴血汗積蓄虧損風險增加,作此分享。

 

那次買地,眼白白睇住佢通過,多年之後,地仍然未能 rezone,反而有永久定為綠化地的危機,即使 re zone成功,會眾人數增長到今日亦無法有足夠收入建成堂址。

 

至於我,在買地通過後那一年,寫了一首詩歌,叫<<求主准許我>>。

弟兄姊妺因為我當初強烈反對,居然回轉過來撐建堂,深受感動,直到去年,聯合崇拜亦有合唱那首歌。

 

多少人意識到我其實在寫的是大衛王呢?

大衛最後成事了嗎?

不成事就等於神不能成事嗎?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