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棟

哲學博士,畢業於美國印弟安那州大學,曾任教於明尼蘇達州的聖克勞特州立大學,現於美國十大天主教學府、俄亥俄州的戴頓大學哲學系任教。主要研究圍範是當代英美知識論及商業倫理,也包括宗教哲學和倫理學,對某些社會心理學、科學哲學、邏輯、形而上學課題亦甚有興趣。文章發表於不同的教內教外媒體。欲看更多資料和文章,請按上面的連結符號。

善中有惡,惡中有善

看得多美國荷里活電影的朋友,一定懂得回答以下這問題:「自我感覺十分正直和充滿愛心的人物,究竟如何會最後狠心起來,把壞人殺死,或至少願意間接弄死他們?」答案很簡單,把那壞人的角色寫得再殘暴再缺乏人性一點,便會令觀眾覺得壞人的確抵死。若仍然有半點牽強,若要殺得痛快,便把壞人說成惡魔附體,或早已成為喪屍,談不上是一個人,那就絕對死有餘辜,可以快樂地槍殺「他」們,還要播放輕鬆愉快的背景音樂,像電子遊戲裡的廝殺場面那般。

我見證過一個家庭衝突,某人甲為了剷除她敵視的乙,便不斷把乙描黑,起初本來只是批評乙可能有點貪心,但不久便把乙說成謊話連篇,完全不可信……接著暗示乙會打家劫舍,彷彿最應該被關在監倉內。這是滑坡謬論的完美示範。

回想歷史,若要剷除社會裡某類人(黑人、猶太人、無神論者、同性戀者、別異國族的人等),便要首先把他們描述成絕對的敗壞,無藥可救,禍害及後幾代人等等--幾乎就是他們喪失了做人的資格。這樣,大家便會樂意狠下毒手,並且動機是為了維護人類福祉,理由十分偉大。

不要以為自覺十分在意道德人格的信徒就不會跌入這種思維。相反,由於神聖與世俗的對立太鮮明,神明與惡魔南轅北轍,信徒的 DNA 早就有強烈傾向把事情二元化。例如認為信徒才有高尚道德,非信徒皆道德淪亡。又或者,要弄走別的教內人而自己不會被人覺得太殘忍,但卻能給自己道德光環,是有辦法的,那就是把對方說成異端或摧毀對方的道德人格。不要忘記,歷史裡異端是要燒死的。狠心趕盡殺絕的你並不是殘忍,而是值得擁戴的宗教領袖。近日天主教會宣佈徹底反對死刑,在美國便有一些新教信徒反省,為甚麼新教徒有影響力的州份裡仍然容許死刑。我猜想背後的道理正是他們把太多罪犯看成為絕對的邪惡。

讀者應該不難明白到,人生裡要面對的最多和最艱難的人事,並非黑白絕對分明的人事,而是善中有惡、惡中有善的人和事。從前我也曾經談過,當人們說「先撩者賤,打死無尤」時,或許對方罪不至死,只是別有用心的人想抓住對方有點做錯的藉口,趁機剷除眼中釘。這裡背後的原理同樣是刻意把灰色的事情說成黑白分明,為求簡單快捷地幹掉某些人或事。愚以為,從未學懂「善中有惡,惡中有善」這人生道理的人,閉口不作判斷倒算是有智慧。

(本文只是一點生活感想而已,沒有任何對政治意識形態或近日教會新聞的暗示和影射,也沒有聲稱世上一定沒有極度邪惡的人或政權或制度。)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