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Tang

鄧穎行 (Daniel Tang) 香港出生,1992往英國留學再定居,現於倫敦從事建築設計工作。受洗歸信十多年,喜歡哲學、聖經、建築藝術及寫作。但多從個人出發,作信仰與真理探求。

【舊事重題】《哈爾的移動城堡》受政治擺佈的人生

Howl's moving castle 1

Howl's moving castle 2

宮崎駿的最新作品,在與前作比較下普遍被認為是水準回落之作。主要是指其表達內容鬆散及 主旨不明。但當筆者細心觀察想其電影結構下,發覺整體水準的確不及其力作或初期作品等。但其遜色的原因絕對不是在於宮崎駿本人導演功力退色,反而本人從;一片的內容結構的複雜中看出其試圖挑戰的難度之高。這是一套不折不扣的政治電影。片中哈爾初出場的時候,從女主角蘇菲的角度去認識他的 話,你會發覺他是一個性格偏傾頗的人。表面上風度翩翩、看透世情、笑傲江湖,但卻在生活的細節上表露了莫名奇妙的孩子氣一面。一直觀眾也許不以為然,可能只覺他自我中心,對身邊事物完全不在意。直致故事發展至致最後,整套電影的主題才顯得清晰。

蘇菲正急於找尋為哈爾解除魔咒的辦法,無意中卻闖進了他的童年時代。哈爾自少就被發掘出其魔法的潛能,所以被國家悉心訓諫,望能栽培出一個能為國家打扙的人材。還是小孩子的哈爾已經要獨自生活在山坡上的小屋修練。蘇菲所目睹的正是他魔法大成的情境,他以自己的心來與妖精換取其力量。哈爾的內心就為了成就國家的期望的一刻開始,就停留在那一個年代。表面上是一個成年人,但那孤單的小孩的心一直也沒有變改。作者以魔法作為隱喻 ,道出一個把人生奉獻了給國家的人的內心。哈爾為國家失去了永遠追不回的童年。

成長後,哈爾幸運地有自決己路的能力。他選擇半生逃避其國家,但事實上還是身不由己的去保衛國土。在故事中段,哈爾這城堡內洋溢著溫馨的境像,各人因為際遇的關係走在一起生活。但事實上他們走在一起的原因絕對不只巧合。細見之下,不難發覺他們當中毎人也是社會中孤單被忽略的小眾。沒有父母的學徒;被咀咒的稻草人;迷失了自己,只想得到年輕男子的心的老婦;自我形象不高,認為自己不漂亮,不自覺地封閉起來的少女蘇菲;還有沒 法填補內心空洞的哈爾。

哈爾的人生,使我不其然聯想到那些在國內被遺忘了的運動員。看看近日中國全國運動會,他們可有相同情況、相似的人生?從這片中,更叫筆者反思,若一個人單單只存有一個被灌輸了,只有奉獻為目的的生存意義,能否驅動他堅定地走完其一生要走的路?只有帶著為組織服務的人生是否可悲?人生故然應該積極進取,但生命要為什麼而捨才不至致只成為那所為”人生意義”的奴僕?既然哈爾應為自己而活,又為可要重返戰場?宮崎駿在片中從這個 城堡內的小家庭中肯定了捨己的價值。因為愛而捨己才是真正有價值的犧牲。而愛的對象是一個有血有肉的個體,不是抽象、沒有情義的國家榮辱概念。哈爾最終也在無情的局勢下,為保護其所愛的人參戰。宮崎駿在片中以大量 的隱喻來探究國家政治下盟生之人生價值課題。其富幻想和娛樂性的隱喻序述是他的一貫手法,與千與千尋>類 似。只是片中所傳存達的信息目標偏高,因此可視之為導演自我挑戰的小嘗試。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