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巴谷的呼聲


Tak TH HO 2019年11月30日

耶和華啊,我呼求,你不應允,要到幾時呢?
我向你呼喊「暴力!」你還不拯救?
你為何使我看見罪孽?你為何坐視奸惡呢?
毀滅和兇暴在我面前,爭執與紛爭不斷發生。
因此律法無效,公理從未彰顯。
惡人圍困義人,所以公理遭受扭曲。
(哈巴谷書1: 2–4)

這段經文正好反映今天不少香港基督徒向上帝發出的呼聲:為何我們的城市有這麼多不合理的事情發生?為何上帝容許當權者在我們中間行惡?

《哈巴谷書》是一卷討論受苦的後先知書,關注猶太民族面對的困境。經文提供的背景資料不多,不過一些聖經學者相信《哈巴谷書》成書於主前609-598年,即南國猶大王約西亞死後至約雅敬在位期間宣講的內容。當時巴比倫(迦勒底)已逐漸興起威脅著猶大,國家的形勢已是岌岌可危;另一方面猶太人卻在約雅敬的壓迫管治下生活:社會充滿了「毀滅和兇暴」、司法制度不公、義人遭受壓迫。哈巴谷慨嘆律法的失效,社會公理被顛倒過來:好人沒有好報、反而惡人圍困住義人。哈巴谷向神訴說他看到強暴和奸惡的事,質疑上帝為何容許這些惡事在世上存在。

然而上帝給他的回答是:祂正要興起強大和殘暴的巴比倫來審判和懲罰犯罪的猶太人。猶太人與上帝有立約的關係,我們還可以理解,但是香港人呢?難道上帝卻是藉著港虎出動這目無法紀、不斷濫用暴力的制服扑頭黨來擊打抗爭者在街上的勇武行動?恐怕香港人就像先知哈巴谷一樣無法接受強暴和奸惡的事繼續發生:「惡人吞滅比自己公義的人,為何你保持沉默呢?」(哈1: 13下)

不斷的挫敗和打壓令我們有著更大的無力感,甚至可能想過放棄。作為一個普通的香港基督徒,到底我們可以帶來實質的改變不多,更激烈的勇武抗爭又如何?反抗又如何?結果仍是惡人當道、義人犧牲、法制更是盪然無存,就是和平的示威遊行似是不再被允許。我們還可以做甚麼?

義人必因信得生

面對哈巴谷的質問,上帝再次回答:「因為這默示有一定的日期,論及終局,絕不落空。它雖然耽延,你要等候;因為它必臨到,不再遲延。看哪,惡人自高自大,心不正直;惟義人必因他的信得生。」(哈2: 3-4)經文沒有解釋上帝為何容許強暴和奸惡在猶太群體中存在,卻肯定上帝仍然掌管歷史,祂要猶太人等候特定的日子,公義的人將會存活,巴比倫最後必遭懲罰,重申義人必因信得生。

這是先知文學中常見的信息:在困境中要心存盼望等候上帝的應許,相信公義的上帝必在預定的日子懲治惡人。面對強暴和惡行,上帝要我們學習信靠和等候。昔日猶太人在埃及受苦,結果上帝帶領及拯救他們離開那受苦及勞役之地。《哈巴谷書》期望猶太人能夠延續過去對上帝的信靠、相信祂的公義和權能,從而超越目前面對的困境。

堅持說出不公義的事

然而等候卻不是將問題置之不理。當我們信靠和等候上帝的應許之時,卻不代表我們可以漠視當權者的惡行,甚至甘於接受一切不義的事而閉口不言。等候上帝的應許不是合理化當權者胡作非為的藉口。哈巴谷在第二章提到了巴比倫的「五禍」,表明上帝對惡事的恨惡並要施行公平的審判,同樣我們仍要勇敢地指出今天當權者的不義。特別是當我們以為可以做的事情不多,能夠繼續不畏強權指出社會不公義的事,卻是秉承著舊約先知擔當的角色和責任。

當然我們也要省察自己的罪,小心我們相信以惡勝惡、以暴制暴成為我們解決問題的出路。因為神的公義與必在惡行中彰顯,《哈巴谷書》說明了不論是猶太人或巴比倫人,他們所犯的罪上帝必定懲治。就是強大和殘暴的巴比倫成為上帝用作審判猶太民族的工具,然而最終巴比倫也逃不出被審判的結果。同樣中共政權和港虎也有被上帝審判的一天,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地上政權能比創天造地的上帝更大。

等候那創造一切的上帝

哈巴谷在最後一章顯明上帝仍掌管大地及一切被造之物,強大的能力在全地顯明。縱然上帝的公義似是未被彰顯,我們「仍然要相信這裏會有希望」,因為惟有義人必因信得生。那是上帝向我們發出最大的應許,眼見苦難即將來臨,哈巴谷最後明白苦難的背後掌權的是上帝,祂必使信靠祂的人得勝。

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收成,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又使我穩行在高處。(哈3: 17-19)

當然在今天香港的處境中,要深信這一份從神而來的盼望並不容易:何況我們仍然活在被強權打壓的困境中,卻不知道公義何時臨到。憑我們有限的心思實在難以目前的情況來理解一切。如何從看似絕望的處境中轉化成對上帝的信靠,或許是源於信仰的吊詭性:基督藉著死亡而得以復活、以有限的生命帶來永生、以無罪來承擔有罪的,同樣上帝卻是我們在絕處中看見盼望的應許,不過這是一次極漫長的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