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和平的盼望

2019/12/1 將臨期第一主日

(以賽亞書二章1~5節)

反修例風波持續了差不多半年(6月9日至今,尚差8天,便6個月了)。在6月,反修例的抗爭都是以較和平的方式進行。可惜的是,經過一百萬、二百萬人遊行反對下,政府只將修例「暫緩」或指「壽終正寢」,不肯「撤回」,還用警暴,去鎮壓示威活動,結果造成更大的暴力衝突。市民沒理會被打、被捕、被控,持續在每星期,後來還發展到差不多每天都有遊行示威,除爭取「撤回」修例外,還有要求真普選等五大訴求,「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雖然經過3個月,政府才「撤回」修例,但至今已有差不多6000人被捕,還有被槍傷,甚至死亡的個案,市民怎會罷休。市民要求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但政府亦一一拒絕,還想用「檢討委員會」來掩蓋「調查」的訴求。雖然因上週區議會選舉,市面氣氛較平靜一點外,但政府仍一意孤行,拒絕一切要求,將被捕者告之法院,暴力衝突必會再捲土再來。

上星期(11月24日),香港選民積極的參與區議會選舉投票,投票率達71.2%,創歷年新高,投票人數高達290萬人。非建制的候選人最後在452個議席中,奪得388席。反之,建制人士從上屆的299席,只能得到59席。市民的投票,明顯的是對政府表達不滿。政府則解釋為市民以選票表達對暴力的不滿。

的確,市民對暴力的不滿,但暴力豈只是來自示威者?警察的濫暴,還有政權的暴力,置市民的訴求不理,更是市民所反對的暴力。不過,真的,不論暴力來自哪方,相信市民都希望能盡早解決現有的紛爭,回復正常的生活。但這日何時來到?

和平的期望

今主日,舊約的經課選自以賽亞書二章1~5節,以賽亞描述對永恆和平的期盼。經文中第4節:「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鎌刀。」這節經文成為了聯合國創立的目標,在聯合國大廈外還有一個雕像,一個人正在將刀打成犁頭,意念也是從這節經文而來。

以賽亞是活在主前第八世紀的先知。在以賽亞書第一章,以賽亞描述耶路撒冷在他時代的情況——簡單來說,可以說是一個「罪惡之城」。「禍哉!犯罪的國民,擔着罪孽的百姓,行惡的族類,敗壞的兒女!他們離棄耶和華,藐視以色列的聖者,背向他,與他疏遠。」(一4)「若不是萬軍之耶和華為我們留下一些倖存者,我們早已變成所多瑪,像蛾摩拉一樣了。」(一9)「忠信的城竟然變為妓女!從前充滿了公平,公義居在其中,現今郤有兇手居住。」(一21)

生活在這時代,人總會容易產生恐懼、灰心和失望。但以賽亞就在人失去盼望時,描述了一幅美麗的圖畫,一幅和平的景象。耶路撒冷中聖殿的山,將超越一切的山,高舉過於萬嶺,萬國都要流歸這山。耶和華會在萬國中施行審判,斷定是非,人們會將刀打成犁頭,將槍打成鐮刀。這是何等和平和美麗的景象!

雖然以賽亞仍生活在一個充滿罪惡暴力的時代,但他要向百姓指出這美麗的遠景。

只是看現在的困境,人只會存着灰心失望。有遠景,才有盼望。雖然人不知甚麼時候,這遠景何時來到,但有盼望,才會使人產生生命的動力。

聯合國已成立了超過70年,至今世界的和平仍未完全達到,但最低限度,大規模的戰爭,國與國之間的戰爭,總算受到控制。70多年前,沒有這遠象,相信現今情況便不會如此了。所以遠象是非常重要的。箴言中有這樣一句說話:「沒有異象,民就放肆。」(二十九18)有異象,或是遠象,人就受到這異象或遠象所約束,行為也不會大大的超越規範。

今天,雖然我們面對的政權,罔顧民意,施政獨裁,我們又看見因狂暴的政權,也引發了警民的暴力,我們都不應灰心失望,對和平和平安的盼望,仍應存在我們內心之中。

遠象化成行動

有遠象,還需要有行動。

以賽亞指出在將來,耶和華聖殿的山將會被堅立、高舉,萬國流歸,但人必須有所行動,來到這山。在第3節,經文用了一個動詞,但重複了3次,中文聖經用了不同的詞彙來翻譯:「前往」、「來」、「行」。這動詞在第5節又再重複了兩次,「來吧」、「行走」。第3節還有另一個動詞,「登」。短短5節,這些動詞正顯示出行動的重要,要將遠象化成行動。

不錯,特着指市民積極的投票,表示對暴力的不滿,想盡快止暴制亂。但她所說的並不中的,市民不只是不想看到示威者的暴力,也不想看到警察的暴力,更不想看到政權的暴力。如果只是對示威者不滿,市民應投票給建制的候選人,而不是非建制候選人。市民投票給後者,正是要表達對政權暴力的不滿。

過去,市民對區議會的選舉都不大感興趣,因覺得區議會權力有限,只能關注地區上民生的事,對政治的事起不了甚麼作用。但其實這是錯誤的。民生根本上就是政治的事,而且區議員也間接對立法會和特首的選舉,也可以發揮一些影響力。區議員可互選5席功能組別,也在1200個特首選舉人中可佔117席。或許影響力實在很少,但事情的改變,永遠是從很小開始。

明年是立法會的選舉,我盼望大家能如今次區議會選舉一樣,積極的投票。這樣才能對政府施政加以監察。我們盼望有民意代表的政府,必須從這些最基本的事情做起。

和平,從自己開始

要有和平,人必須締造和平。基督徒更應該是和平的締造者。耶穌說:「締造和平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上帝的兒子。」(太五9)

不少人認為「和平」就是「和諧」,不談論意見紛岐的事情,免產生不和。不過,持着這思想的人,多數是期望別人接受自己的看法,「和諧」變成「河蟹」。「和平」,不是要製造「河蟹」,而是最低限度能做到彼此聆聽,尊重。

聖經中談及「和平」時,更是與「公義」連結在一起。詩篇八十五篇10節這樣說:「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與和平彼此相親。」沒有公義,沒有誠實(真相),沒有慈愛(寬恕),是沒有「和平」的。耶利米先知曾多次指出人錯誤的說「平安」,但沒有醫治,其實是沒有「平安」,也沒有「和平」(耶六14;八11)。

所以信徒實踐和平,也要實踐公義、慈愛和誠實。

在以賽亞書二章5節,以賽亞總結時說:「來吧!讓我們在耶和華的光明中行走。」在第三節,他又說:「他必將他的道教導我們,我們也要行他的路。」

以賽亞指出,在永恆和平的盼望中,來到耶和華聖山的人,必須領受上主的教導,並且行在他的道路上,在光明中行走。這裏包括兩樣很重要的事:受教和行道。受教的道理,也不只光說「和平」。彌迦先知說:「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人與你的上帝同行。」(六8)可見要締造和平,行公義,好憐憫,也同樣重要。

今天,人常喜歡指責某些人的暴力,忽視另一些人的暴力,做成社會更大的撕裂。無論暴力是來自哪一方,基督徒不同意暴力。所以無論我們的政見或立場是在哪一方,我們都要竭力在當中實踐和平、理性和非暴力,這可能比起指責任何一方更好。警民間暴力的源頭,很多時候都是「雞和雞蛋」的問題。不過,正如上文所說,政權的暴力實在是禍患和暴力的源頭。所以作為基督徒,指出這源頭,也不一定表示是譴責,而是期望政權能知道,惟有施政能更符合民意,才能「止暴製亂」。

市民透過選票,也透過不少民意調查,均表示政府要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這幾個月所發生的事。了解真相,了解民怨之所在,才有公義,才有真正的和平。所以我們要為掌權者代禱,也為爭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繼續表達意見。

完全永恆的和平,要待主再來的日子才會實現,但今天我們仍要致力在社會中締告和平。

將臨期的意義

今主日乃「將臨期第一主日」。「將臨期」的意義,一方面是預備慶祝主第一次降生,也提醒我們要預備主第二次的來臨。主第一次降臨時,猶太人正生活在羅馬極權管治當中。耶穌降生,是要應驗先知以賽亞的說話:「西布倫,拿弗他利,沿海的路,約旦河的東邊,外邦人的加利利——那坐在黑暗裏的百姓看見了大光,坐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照耀他們。」(太四14~16)以賽亞也曾預言:「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上帝、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九6)耶穌來,要將光明照亮黑暗,要將和平賜與人間。以賽亞昔日所指出的「永恆的和平」已漸露曙光。

在主再來的時間空間中,我們仍生活在光明和黑暗之間,在和平和暴力的張力之中。在等候的時間中,聖經提醒我們作信徒的,要在「光明中行走」(賽二5,亦參看約壹一5~7),要締造和平(太五),「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賽二4)。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