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和平國度,和平之君

2019/12/8 將臨期第二主日

(以賽亞書十一章1~10節)

若大家能在這將臨期中,細看這幾個主日舊約的經課(以賽亞書二章1~5節;十一章1~10節;三十五章1~10節;七章10~16節),大家都會發現,幾段經文都朝向一個理想——和平的盼望。

第一主日,以賽亞書二章1~5節。其中有這樣一句:「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力。」這節經文也成為了聯合國成立的共同盼望。

第二主日,以賽亞書十一章1~10節。「野狼必與小綿羊同住,豹子與小山羊同臥;少壯獅子、牛犢和肥畜同羣;孩童要牽牠們。牛必與熊同食,牛犢與小熊同臥;獅子與牛一樣吃草。吃奶的嬰孩在虺蛇的泂口玩耍,斷奶的幼兒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在我聖山各處,牠們都不傷人,不害物;因為認識耶和華的要遍滿全地,好像水充滿海洋一般。」

第三主日,以賽亞書三十五章1~10節。「那時,盲人的眼必睜開,聾子的耳必開通。那時,瘸子必跳躍如鹿,啞巴的舌頭必歡呼。在曠野有水噴出,在沙漠有江河湧流⋯⋯」

第四主日,以賽亞書七章10~16節。「主要給你們一個預兆,看哪,必有童女懷孕生子,給他起名以馬內利。」

這是何等美麗的將來,這日子何時來臨?

今天生活在香港,和平,沒有暴力,乃是人人所期望的。免於暴力,當然要抗爭者和警察雙方都能保持克制。但市民深明,暴力的源頭是特區政府,在於特首。假若她沒有推出修訂送中惡法,她早一點「撤回」修例,暴力事件便可以不發生。可惜,她決心以警察的暴力去打壓抗爭者,造成更大暴力的衝突,「止暴制亂」變成「以暴製亂」。經過半年的衝突,拘捕了差不多6000千人,半數以上是青少年,還有一些抗爭者的死亡失踪等,成立獨立委員會去調查,但她也一一拒絕。相信衝突和暴力會持續。特首基本上已失去管治的威信。要解決現在的困難,相信真的要有一位有智慧和市民信服的領袖出現才可以。

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的人民是否能享受和平安寧的日子,實有賴國家或地區的領導。今主日舊約經課,以賽亞書十一章1~10節也同樣表達出,一個和平國度的出現,有賴一位和平的君王。

君王的素質和領導

經文提及這和平之君的素質和他的領導。

一,君王的素質:

「耶和華的靈必住在他身上,就是智慧和聰明的靈,謀略和能力的靈,知識和敬畏耶和華的靈。」(十一2)

智慧,是日常生活判斷的能力;聰明,是認知的能力;謀略和能力,是指戰爭時所用的策略和戰勝的能力;知識和敬畏,是指對耶和華的認識和對上主的敬畏。

二,君王的領導:

「行審判不憑眼見,斷是非也不憑耳聞;郤要以公義審判貧寒人,以正直判斷地上的困苦人,以口中的棍擊打全地,以嘴裏的氣殺戮惡人。公義必當他的腰帶,信實必作他脅下的帶子。」(十一3~5)

短短幾節,重心點都在「公義」和「正直」,經文又強調對「貧寒人」和「困苦人」的審判。在社會中,貧苦大眾最沒有受法律保障,對法律知識認識不多,也沒有錢聘用律師去爭辯或保護自己的權益;富有的人不一定對法律知識有更多的認識,但他們可以以金錢聘用律師,除為自己爭辯和保護自己的權益外,更會以法律知識去欺凌貧苦大眾。但那和平之君會為貧苦的伸張公義。

但這和平之君何處可尋?

和平之君何處尋?

在三千多前,以色列人要求先知撒母耳為他們設立君王時,撒母耳已提醒百姓,君王有特權會帶來禍害和壓迫:

「他必派你們的兒子為他駕車,趕馬,在他的戰車前奔跑。他要為自己立千夫長、五十夫長;耕種他的田地,收割他的莊稼;打造他的兵器和車上的器械。他必叫你們的女兒為他製造香膏,作廚師與烤餅的,他必取你們最好的田地、葡萄園、橄欖園,賜給他的臣僕。你們的糧食和葡萄園所出產的,他必徵收十分之一給他的官員和臣僕,又必叫你們的僕人婢女,健壯的青年和你們的驢為他做工。你們的羊群,他必徵收十分之一,你們自己也必作他的僕人。」(撒上八11~17)

雖然如此,以色列人仍要求設立君王。當然,一個國家或地區,總要有領袖(不論是君王,總統,特首)和政府去管治。但這不表示作領袖的應當如上述經文所說的去行事。

舊約聖經中,也記載了人對理想的君王或領袖的期望,例如:

申十七16~17:「王不可為自己加添馬匹,也不可為加添馬匹使百姓回埃及去,因耶和華曾對你們說:『不可再回那條路去。』王不可為自己多立妃嬪,免得他的心偏離;也不可為自己多積金銀。」

大家要特別留意,經文中提及「不可為自己」這幾個字。這是權力的誘惑。

箴二十八2~3:「地上因有罪過,君王就多更換;因聰明和有見識的人,國必長存。窮乏人欺壓貧寒人,好像暴雨掃過,不留糧食。」

(《現代中文聖經譯本》將這兩節翻譯如下:「國有罪過,政權不斷轉換;國有賢明領袖,必然長治久安。暴君欺壓窮人,正像暴雨沖毀穀物。」)

箴二十八15~16:「邪惡的君王壓制貧民,好像吼叫的獅子,又如覓食的熊。無知的君王多行暴虐;恨惡非分之財的,必年長日久。」

箴二十九2,4,14:「義人增多,民就喜樂;惡人掌權,民就嘆息。⋯⋯王藉公平,使國堅定;強索貢物的,使它毀壞。⋯⋯君王應誠信判斷貧寒人,他的國位必永遠堅立。」

自掃羅開始,以色列王國的建立,雖曾有賢君,如大衞、所羅門、希西家和約西亞,但大部分君王也多是令人失望,不行公義,行欺壓和強暴,因而國家分裂,人民生活困苦,最後亡國。

現實的事情,實令人失望,但人民不應失去盼望。昔日先知便向以色列民指出,上主必為他們從大衞的家族中預備和平的君王,他必施行公義,讓百姓安居樂業。更重要的,他被上主的靈所充滿,有智慧、聰明和謀略。他能以公平維護窮人,保護孤苦無助的人。

這應許在耶穌基督身上應驗了。正如先知所預言的:「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上帝、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權與平安必加增無窮。他必在大衞的寶座上治理他的國,以公平公義使國堅定穩固,從今直到永遠。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賽九6~7)

只是耶穌的國,不屬於地上。耶穌說:「我的國不屬於這世界;我的國若屬於這世界,我的部下就會為我戰鬥⋯⋯」(約十八36)他又說:「你們知道,外邦人有君王作主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轄他們。但是在你們中間,不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要作你們的用人;誰願為首,就要作你們的僕。」(太二十25~27)

不少君王都是為自己去爭取世上的領土,帶來戰禍;為爭取和鞏固自己的權力,欺壓人民。耶穌要建立的,是一個以相愛和服侍的國度。保羅在腓立比書二章中,便清楚指出這國度的特質:「凡事不可自私自利,不可貪圖虛榮;只要心存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他本有上帝的形像,郤不堅持自己與上帝同等;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謙卑自己,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上帝把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超乎萬名之上的名,使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眾膝都要跪下,眾口都要宣認:耶穌基督是主,歸榮耀給父上帝。」(1~11節)

耶穌第一次降臨,將上帝的國,和平的國度,帶進世界。將臨期是我們期待的日子,等待上帝國最終的完成。

中國和香港的困境

香港在過去6個月的反修例風波,正顯示出中國和香港政權的問題。中國現時仍是一個極權的國家,「為人民服務」,只是當權者的政治口號。當極者所關心和保護的,只是他們的權力。人民仍飽受操控。

中國雖承諾香港有「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但一切都是謊言。逃犯條例的修訂。正顯示出中國要加強操控香港人的自由。市民用上了半年時間,有年青人付上生命的代價,牢獄的折磨,反對條例的修訂,為的是要爭取自由,公義和民主。

6個月了,專權的特區政府仍不理民意,以不同意來回應市民訴求。我們可作甚麼?

不錯,人的管治是沒有完美的,這並不表示我們只有等待基督再來,上帝國完全的成就。我們在等待的日子中,我們仍要繼續追求社會的公義和和平,期望在世上也可建造一個公義和和平的國度。「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指出一個社會所需要的公義和和平。樂見市民經過6個月的時間,仍不離不棄的去抗爭。從炎夏走至寒冬,仍然心不死的堅持下去。

同時,我們也要相信,如聖經所說:「國有罪過,政權不斷轉換;國有賢明領袖,必然長治久安。」(箴二十八2,《現代中文聖經譯本》)事實上,我們看到的,「邦國帝王,興亡代謝,回首如今安在?」(「教會穩定歌」)

借用建道神學院陳韋安老師所說的話:「願那邪惡的政權灰飛煙滅。」這是我的禱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