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和平佔中下的教會

原刊於霎時衝動, 發瘟與感動,2014年10月11日


1995年,你們教會從慈雲山搬到旺角。不論搬遷旺角原因是否只有交通方便和可承擔得起樓價的考慮,XX堂在旺角已是一件改不了事實。那麼,對XX堂,旺角只有地理上位置的意義還是有一份生活認同的感情?自9月29日佔領運動在旺角發生後,你如何思考和回應這事?

在這兩星期佔領運動,我在旺角主持了兩次的公共論壇,並將會在今日下午四時主講民主教室。在公共論壇,一位旺角街坊分享,

20年內,在我所住的大廈,鄰居甚少會禮讓別人乘搭升降機。我們總是爭著有利位置,不願意吃虧。但自和平佔中發生後,鄰居的關係開始變了,竟然彼此禮讓乘搭升降機。

分享期間,她流出淚水。坐在地上另一位街坊遞上紙巾。

原來,和平佔中一直所講的覺醒不只有我們是自己的主人之意,更發現周邊的人也是人。沒有對後者的發現,覺醒可能走上自我主義。這份對人際關係的覺醒有點像利維納斯(Emmanuel Levinas)所說的他者的面容(the face of the Other)。昔日急促的生活節奏使我們看不見周邊的人是人,也沒有空間為別人想一想,但自和平佔中後,我們的生活被迫慢下來,不需被交通燈控制我們的步伐,也不需被在馬路奔馳的汽車發出來的聲音阻隔人們的聲音。在這刻,我們對周邊的人留意多了,對人多了一份善意和微笑。讓我再分享另一經歷,一位支持和平佔中的朋友站出來說,

我家有九個人,四位是基督徒,但我們兩個對家中的基督徒很反感,不但因為他們毫無公民意識,更因為他們批評和平佔中者是攪亂份子。我對基督徒很失望,因為他們連最基本的公義也沒有。

他歎息地說,

我跟家人已徹底鬧翻了,見面時,沒有甚麼可說,但今晚,卻要一起聚餐。

隔了一會,另一朋友站出來說,

我是基督徒,我也遇見很多你所說的基督徒。但你要知道,跟你立場不同的是你的家人。朋友可以unfriend,但家人不可以 un-father、un-mother、un-brother、un-sister呀!你一定要回去同他們一起聚餐。

她說話時,她的眼睛也紅了。我們本是陌路人,甚至是競爭者,但在這場覺醒運動中,我們竟然成為彼此的安慰者和鼓勵者。作為公共論壇主持的我被街坊們的互動感動了。

然而,我沒有企圖要將和平佔中的行動浪漫化,因為和平佔中者的堵塞確實帶來對人們生活的不方便,甚至堵塞被視為對不支持和平佔中者的一種暴力。一位老伯伯說,

我支持民主,也認同你們的爭取,但你們的堵路實在影響我往格蘭商場看醫生。因我走動不方便,巴士的點到點是很重要的。

我不是佔中的策劃者,但我沒有道德位置要求街坊為民主忍耐一點和犧牲一點。所以,我向他和受影響的人致歉,並呼籲佔中者應思考如何減輕對周邊帶來的影響。但同時,我們需要勇氣和想像跳出社會現狀(status quo)的思維,即我們的社會生活可以不按和平佔中前的生活形態,仍能過著有質素生活。事實上,很多人說,在和平佔中堵路期間,我們呼吸了清新空氣、在自己城市的馬路上閒步、體驗這是我城之意,並走出由消費主義佔領我們城市的著魅。

以上的分享只是一些我在旺角經驗的片段。至於在旺角的教會,你們有甚麼經驗可以分享?令我擔心的,旺角的教會在佔領旺角一事上是缺席,採取旁觀態度。若你的教會是在上水、沙田和元朗等地,我還是可諒解,但若你選擇在旺角,又或被差派到旺角,我很難接受教會的沉默、缺席和漠不關心。教會的關心與政治無關,而是對身處的地不能無動於衷。

今年10月9日,很多人提及前東德萊比錫(Leipzig)廿五年前一場人民革命將當時共產政權推翻。其中不能不提就是信義會St. Nicholas 教會的角色,它為當時受監察的社會提供一個可免受監察的相聚和討論空間。有這樣評論

There was no head of the revolution. The head was the Nikolaikirche and the body the centre of the city. There was only one leadership: Monday, 5 pm, St. Nicholas Church.

我在1992年住在萊比錫有三個月。期間,我訪問這教會牧師Christian Fuhrer。其中,我問,

你覺得教會是否有被示威人士利用,因為人民革命成功和東西德絀一後,他們再沒有回來教會?

他說,

我從不會認為教會被利用,反而我相信上主用得著我們的教會,為德國人民帶來幸福。這是我們要感謝的。

Christian Fuehrer standing in front of St Nicholas Church in Leipzig, Germany Photo: AP

Christian Fuehrer standing in front of St Nicholas Church in Leipzig, Germany Photo: AP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