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吾欲得成?還是爾旨成就?

圖:林鄭月娥 Carrie Lam Facebook

圖:林鄭月娥 Carrie Lam Facebook

我作為一個天主教徒,我每一日都為香港祈禱,特別為香港的青年人祈禱,希望他們成為在我對年青人的期盼裡面有國家觀念、有香港情懷、有世界視野,同埋在一個有公民意識,願意承擔的公民。

— 林鄭月娥(2017)

這段話的重點,不是作為天主教徒的林鄭每日如何為香港青年人禱告,而是她表示,其禱告內容,是「希望他們成為在我對年青人的期盼裡有……」。質言之,她的祈禱,是要香港青年人符合她的「期盼」。她每天的禱告是希望上主成就她的「期盼」。

為自己所「期盼」之事禱告,有問題嗎?這其實是一件挺自然的事。作為基督徒,我絕不是批評這類禱告,坦白說,我也會將自己的「期盼」在禱告向上主陳述。正如我的親友生病,我也會在為他的康復禱告。不過,值得關心的是,第一,如果禱告的內容僅僅是將自己的「期盼」求上主成就,這都底反映出與上主之間一種怎樣的關係?信仰在禱告者心中的位置又是甚麼?第二,如果禱告的內容已超出個人範疇,而涉及其他人或公共領域,那我們又憑甚麼要將「我的期盼」加諸於其他人身上?

林鄭應該不會聽過在福音書中的主禱文,記載了耶穌基督如何教導門徒禱告:

所以,你們應當這樣祈禱:我們在天的父!願你的名被尊為聖,願你的國來臨,願你的旨意承行於地,如在天上一樣!我們的日用糧,求你今天賜給我們;寬免我們的罪債,猶如我們也寬免得罪我們的人;不要讓我們陷入誘惑,但救我們免於凶惡。

(《馬竇福音》六章9至13節,思高譯本)

主禱文分部分,第一部分是「你」(9至10節),第二部分是「我們」(11至13節)。有趣的是,第一部分的重點好像是「你(即「在天的父」),但實際上,是希望禱告的「我們」不要忘記父的「名」及父的「國」與「旨意」。我們在禱告中,要反思如何令主的名「被尊為聖」,如何促成天國的「來臨」,我們的思想言行,是否讓別人看見主的「旨意」能在地上「承行」。至於第二部分,表面上的重點是「我」:我的飲食,我的罪債,我與別人的關係,我面對的「誘惑」與「凶惡」。但實際上,卻是如何將這一切「我」所切身關心與面對的事情,藉禱告帶至上主面前,並且將之置於上主的國度與旨意之下。

因此,耶穌教導跟從他的門徒禱告,不是一種自我中心的禱告,而是將「我」置於上主的國度及旨意之下。我們不可能不由「我」出發禱告,但禱告不是自言自語,更不是祈求神明保佑,要神明按一己心意行事。禱告的奧秘,是在神人契密關係之中,將自我中心轉化成為順服上主的旨意。耶穌在革責瑪尼的莊園(即客西馬尼園)的禱告,就是「我父!若是可能,就讓這杯離開我罷!但不要照我,而是照你所願意的。」(《馬竇福音》廿六章39節,思高譯本)

這樣,讓我們再看看林鄭的禱告:「我作為一個天主教徒,我每一日都為香港祈禱,特別為香港的青年人祈禱,希望他們成為在我對年青人的期盼裡面有國家觀念、有香港情懷、有世界視野,同埋在一個有公民意識,願意承擔的公民。」我不是說我們不應為青年人的國家觀念、香港情懷、世界視野、公民意識禱告,而是在作這樣的禱告時,到底她對年青人所「期盼」的國家觀念、香港情懷、世界視野、公民意識是甚麼?她是在一個怎樣的脈絡、座標或框架下去建構她的「期盼」?是黨國的標準?還是上主的國度與旨意?如果黨國的標準及她的「期盼」,與「上主的國度與旨意」有矛盾時,她是順服「黨國」還是順服天主?

林鄭的言行,反映出其禱告的中心,可能只是「我」而不是「我們在天的父」。她所「期盼」的,反映出「被尊為聖」的是上主的「名」?還是其他?

我想起二十世紀一位中國基督徒思想家吳耀宗,在1943年曾寫了一篇〈祈禱的意義〉的文章中的一段話:「最偉大的祈禱,不是為我們自己求這個,求那個,而是要明瞭上帝的旨意,要上帝的旨意成全。」「假如我們總是為自己祈求,而不想到別的人的需要,也不把我們為自己所祈求的,和別人的需要聯貫起來,我們的祈禱,就不能得到什麼有價值的效果。自私的祈禱,未嘗不可以有若干的成就,但我們在祈禱中,眼界放得越寬,範圍包括得越廣,我們就越能接近上帝,從祈禱中得到最超越最美滿的結果。因此,我們在祈禱中,應當從我們自己,想到我們所愛的人,想到社會,國家,民族,世界。」

熟悉中國基督教史者知道,吳耀宗是一位具爭議性的人物。他在寫這篇文章時,已經對共產主義產生濃烈的興趣,認為基督教信仰與共產主義間,是可以相互補充的。他致力調和兩者的矛盾,甚至在1949年後獲中共支持,成為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的發起人。是的,吳耀宗是一個反面的例子,因為他後來也將信仰置於某種意識形態(共產主義)與組織(中共)之下。他將自己的對基督教的獨特理解,以及中國共產運動的發展,視作上帝的旨意。吳耀宗的例子,不僅提醒我們學習禱告的重要。抑有進者,當有人像吳耀宗般,自以為獲得中共信任,並授予其「權力」,進入體制的時候,其實也是他要再三儆醒的時候,「不要讓我們陷入誘惑,但救我們免於凶惡」。

懇請林鄭,每一天的禱告,不是想自己「期盼」甚麼,而是靜心默念主耶穌教導我們的禱告:

我們在天的父!願你的名被尊為聖
願你的國來臨,願你的旨意承行於地,如在天上一樣!
我們的日用糧,求你今天賜給我們;
寬免我們的罪債,猶如我們也寬免得罪我們的人;不要讓我們陷入誘惑,但救我們免於凶惡。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