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宗文、管浩鳴語驚四座:歷史宏觀和宗教勒索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建道神學院於2019年4月12日舉辦了一個座談會,題目是:《塑造香港教會前景會議:香港教會面對當前政治環境,應當如何思考前景?》三位主講嘉賓是吳宗文、管浩鳴、邢福増。吳宗文、管浩鳴語驚四座,不少信仰百川的作者已經撰文回應,在這裏我只是隨隨便便地說出自己零零星星的感想。

邢福増在演講中羅列出詳細的資料,其邏輯有板有眼,相比之下,吳宗文、管浩鳴的演講缺乏嚴謹的組織,而且語言含糊,我恐怕在這裏討論他們的觀點時,他們可能的回應就是:「我沒有這樣說過!我的意思不是這樣!」

吳宗文嘗試顯示出自己的國際視野、歷史宏觀,請恕我的理解力低,我實在不明白他說什麼。例如他提到,在國共內戰期間三大戰役中,國軍雖然擁有美式裝備,結果仍然兵敗如山倒,他指出歷史有一個勢。若果按照他一貫的政治立場去推理,他的意思可能是:共產黨取代國民黨統治中國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

國民黨失去江山,固然是因為它的貪污、腐敗、無能。但是,其實在其它層面上還有更多更重要的因素,外國勢力介入就是原因之一,蘇聯一直企圖分裂中國,但鑑於形勢,國民政府只能妥協,1945年8月14日,蔣中正與史太林簽訂了《中蘇友好同盟條約》,雙方同意外蒙古會通過公投決定是否獨立,但蘇聯出兵擊敗日本關東軍之後,必須三個月內從東北撤軍,而且蘇聯同意不會支持中共對抗國民政府。然而其後蘇聯違反承諾,不但沒有從東北撤軍,而且將從日本關東軍繳獲的武器交與中共。這種形勢是背信棄義的結果,我不明白,這種「勢」的本質是什麼!

三大戰役之一是遼瀋戰役,而長春圍城戰是遼瀋戰役之一部分,當時十萬解放軍圍困位於東北長春的十萬國軍,共軍採取圍而不攻的戰略,在圍城150多天期間,解放軍阻止人民逃離長春,目的為令城內老百姓耗盡國軍的糧食,解放軍用鐵絲網、壕溝阻止難民出來,並且對企圖走出來的難民打罵、捆綁、開槍,最後十多萬難民餓死。解放軍號稱要解放受苦的中國人民,到頭來卻採取犧牲人民的手段來贏得戰爭。我不明白,這種「勢」的本質是什麼!

眾所周知,中共政府在取得政權之後便大肆迫害宗教,但他們對宗教敵視的態度在49年之前已經顯露出來,舉例說,1947年解放軍進入華北,國民政府派傅作義率部前赴作戰,於是展開了石家莊戰役。解放軍懷疑一所法國的天主教修院幫助國民黨軍隊,於是將修院夷為平地,最後大部分修士被槍斃,死裏逃生的修士在50年代逃到香港。吳宗文本身是牧師,他能否告訴我,令基督宗教幾乎受到沒頂之災的「勢」是什麼一回事。

當你回頭解釋已經發生的歷史,你當然可以看出一個「勢」,納西姆‧塔勒布(Nassim Taleb)說:歷史的軌跡往往會受到「可能性極低但震撼力很大」的偶然事件所改變。所謂「歷史的趨勢」,說穿了,就是「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君士坦丁堡固若金湯,但為什麼在1453年卻被鄂圖曼大軍攻破,導致至東羅馬帝國滅亡呢?因為這是「歷史的趨勢」。為什麼裝備精良的美軍竟然無法戰勝北越,在1973年全面撤退,最後讓南越在1975年淪陷呢?因為「歷史有一個勢」。「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則亡。」我又豈敢去反抗「歷史大勢」呢?

大會主持郭偉聯博士問吳宗文對在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多次運動之中四千萬中國人死於非命有什麼感想,吳宗文的回應是:同類事件在中國歷史裏面不斷地發生,例如在戰國時代40萬趙軍被坑殺,當戰爭發生時就會有老百姓死亡。對不起,我完全不明白他說什麼,40萬趙軍是在戰爭中陣亡,但是,在中共取得政權之後,那四千萬人是在和平時期受到自己政府的迫害而枉死的。若果按照吳宗文的推論,那麼納粹大屠殺又算什麼呢?十七世紀的30年戰爭造成了八百萬人死亡,日耳曼的人口減少了20%,日耳曼週邊的人口少了一半。

管浩鳴嘗試解釋「主人與貓」的比喻,但吳宗文的回應卻好像越描越黑。他說,有些貓十分難服侍,例如有一隻貓每晚都要吃一粒蒸熟的乾瑤柱,否則就會用利爪磨爛主人的東西。他沒有清楚解釋這個比喻的意思,若果主人與貓是比喻中港關係,那麼他的意思可能是,有些香港人好像那隻性格乖僻的貓一般,經常作出無理的苛索。

吳宗文、管浩鳴不斷強調愛心、溝通、對話,不要搞對抗,若果基督徒的處事手法和教外人沒有分別的話,這豈不是很失見證嗎?這令我想起張國棟教授去年一篇關於情緒勒索、道德勒索、宗教勒索的文章。張國棟教授寫道:「例如『假若你不承擔這事奉崗位,多年看著你成長的牧師和導師會對你很失望!』是情緒勒索,也可同時說是廣義宗教勒索。」愛心、寬恕、包容豈不是聖經的教導嗎?若果有人不遵照這些聖經的原則,這就是用了教外人的處事手法,以抗爭手法爭取公義這就變成了一隻臭脾氣的貓,我會令上帝失望,令牧師失望,這麼沉重的道德重擔、宗教重擔,又怎會不令人情緒困擾、甚至感到內疚呢?

2019.4.2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