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公眾說話,也讓公眾說話

images1

智慧文學的道統告訴我們,啟示並不只限「以色列人」的,真智慧可以出於世俗。上帝的話絕對不須修正,但教會對上帝說話的理解,卻當存謙卑的靈接受教內外人士的修正。

好的文章,往往不斷「被番兜」。胡志偉牧師六月於教新發的「本週評論:基督徒與臉書的愛恨情仇」,今早又在《基督日報》中給文章做了撮要,另配新標題:「Facebook易惹負面言論教會領袖多存戒心」,正好一語道破像我一樣年紀的教牧之保守態度,傾向迴避面對公眾。據《2014香港教會普查統計》,香港華語堂會只有228家以堂會正式名義開設「臉書」帳戶或專頁,只約佔17%。胡牧提醒教牧勿做「網絡警察」,將上臉書成窺看和偵查別人的言論,或用來判斷誰是敵是友。我個人則以為可以反過來說,教牧或領袖,不妨讓公眾成為我們信仰表達的監察,敢於在公開的平台中發言,即使被評斷的感覺難受,但仍應接受。

教會傳的信息必須具公共性,一方面內容要貼地,另一方面信息的表達要有適度的公開。箴言說:「智慧在街市上呼喊,在寬闊處發聲,在熱鬧街頭喊叫,在城門口,在城中發出言語」(一20-21);需知道智慧不只在聖殿或教堂中宣講,也當在公共世界中吶喊,為大眾所能聆聽。信仰不當被世俗所馴化,信仰與世俗在本質上有分別,但道成肉身的信仰註定真理與世界總保持著微妙的關連。

只要我們認信人都有罪,在罪的扭曲下,從神的啟示而來的領受,一樣會錯;即使教皇讀經所得的理解,也要放在公共中被審查。假若我們所說的話拒絕公共的審評,我們等同否定了馬丁路德改教的合法性。新教改教的歷史在訴說一個事實,即使是教廷的集體智慧都可以搞錯。今日教會羞於社會層次上的公共審讀,連教會界內層次的公共溝通也顯得怯懦。再用箴言的話說:「先訴情由的,似乎有理;但鄰舍來到,就察出實情。」(十八17)

不要說接受教內人的批判,教外人也要接受。一方面是宣教層次的考慮,我們要讓世界上帝的聲音,另一方面,我們要謙卑的接受,教外人一樣擁有信仰價值的智慧。箴言最後一章,開始時說:「利慕伊勒王的言語,是他母親教訓他的真言。」(卅一1)查以色列歷史中從沒有出現過稱為利慕伊勒的帝王,文字上也反映這人及其母親,應該是以色列以外的人。如此說來,箴言作為無爭議的正典,包括了子民以外的說話,一樣可以是上帝的啟示!智慧文學的道統告訴我們,啟示並不只限「以色列人」的,真智慧可以出於世俗。上帝的話絕對不須修正,但教會對上帝說話的理解,卻當存謙卑的靈接受教內外人士的修正。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