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名與利,真的可輕放手?

2018/11/11 聖靈降臨後第二十五主日

(馬可福音十二章38~44節)

徐小鳳一首名曲《隨想曲》(鄭國江作詞,顧嘉輝作曲),其中有這幾句:「名利我可以輕放手,是我的雖失去他日總會有,不慣全力尋求⋯⋯渴望是心中富有,名和利不刻意追求⋯⋯」。但對於名和利,人是否真的可以不刻意追求呢?

馬可福音十二章38~44節記載了耶穌所講的兩段說話,兩段說話都是在聖殿裏說的(參看十二35,41)。第一段說話是針對文士所講的(38~40節),第二段是讚揚一個窮寡婦的說話(41~44節)。兩段說話反映出文士和那窮寡婦對名和利的追求和態度。

文士的工作是要教導人明白律法,幫助國人在受外國統治下,對上主仍要存着信心和盼望。所以他們是被受尊敬的人。可惜的是他們(當然不是每一個文士都是如此)藉着他們被受尊敬的地位,甚至是信任,去攫取他們的名利。

耶穌指「他們好穿長袍走來走去」(十二38)。文士在講解法律時會穿上長袍,就好像今天傳道人站上講台時,有穿上牧師袍或穿得莊嚴一點那樣。除了是身分象徵外,也表示文士對講解法律或是傳道人對講道的尊重,別人也對他們尊重。可惜的是,「他們好穿長袍走來走去,喜歡人們在街市上向他們問安。」(十二38~39)他們是故意如此,好在公眾場合中受人的敬禮,也讓自己有一種地位與人不同甚或高人一等的快感。

當然今天我們也常見有神職人員每天都是穿着黑衫白領,他們不一定如上述耶穌所指的文士那樣。不過個人認為,神職人員是否真的需要每天都穿着這種衣服在街上行走?就如法官或大律師,他們也不會在法庭以外的地方穿着黑袍,戴着假髮在街上走,讓人知道他們是法官或是大律師。

文士除了穿着長袍在街上走來走去外,他們又喜歡在會堂裏坐在高位,參加宴會時也是如此(十二39)。他們這樣做,目的是要增加自己的曝光度和知名度。

名與利常是形影不離。耶穌指出文士不單愛名氣,也愛金錢。「他們侵吞寡婦的家產⋯⋯」(十二40)。他們當然不是強搶寡婦的財產,只是他們妄用寡婦們對他們的信任,常為她們禱告,「假意作很長的禱告」,可能是誤導她們,以為這麼長的禱告,便可幫助他們進到天國。這樣,無依靠的寡婦便樂意將財產交他們管理,或作餽贈送與他們。

宗教人物,利用自己的地位,以上帝之名,爭取名與利。這實在令心感到婉惜,甚至是忿怒。所以耶穌說:「這些人要受更重的懲罰。」(十二40)

其實不只是宗教人物,耶穌的指責,也是提醒所有人。「名利如浮雲」,這是人人都會認同的說話,但每天在街上人來人往的人群中,多少人是在追逐名和利呢?

有這樣一個傳說:乾隆皇帝當年巡察江南時,看到江面上千帆競渡,不禁好奇地問左右:「江上熙來攘往者為何?」陪伴一旁的大學士紀曉嵐隨口就答道:「無非為名、利二字。」紀曉嵐一語實在看透人生。

人人皆知,人「沒有帶甚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甚麼走;只要有衣有食,我們就該知足。」(提前六7~8)值得我們俯心自問,我每天勞勞碌碌,真的只是為知足而已?抑或是在追求比足夠更多的呢?

不過,耶穌在這裏更要提醒信徒,特別包括宗教人士和社會中信主的領袖。我們高舉上帝的名,有多少是因為要爭取人的信任,目的是為自己爭取更大的名氣,更多的財富或政治利益呢?耶穌指文士侵吞寡婦的家產,正如上文所說,不是強搶。有權位和財富者應該自問,有多少自己所擁有的是來自對貧窮和低下階層的欺壓,或是忽視他們的困苦而來的呢?耶穌警告說:「這些人要受更重的懲罰」。

耶穌在聖殿中責備文士。接下來,他坐下來,坐在聖殿的銀庫前,看着「眾人怎樣把錢投入銀庫」。投錢入銀庫的,其中「有好些財主」,他們「投了許多錢」(十二41)。但耶穌郤只稱讚「一個窮寡婦」,她只是「投了兩個小文錢」(十二42)。「一個銀幣」是一日的工資(參看太十八28),「一個小文錢」只是一個銀幣的128分之1。如果以今天工人一日工資200至300元左右,即寡婦所奉獻的只是4元左右(今天信徒參加崇拜時,奉獻也會有10或20元呢)。

為甚麼耶穌知道這寡婦所捐的錢有多少呢?原來昔日在聖殿中的銀庫是用金屬所製的奉獻器皿,當錢幣放入銀庫時,會發出聲音,聲音的大少和時間長短,與奉獻的多少成正比。所以人人都可「聽」到人家奉獻的多少。

耶穌要稱讚這窮寡婦,「我實在告訴你們,這窮寡婦投入銀庫裏的比眾人所投的更多。因為,眾人都是拿有餘的捐獻,但這寡婦,雖然自己不足,郤把她一生所有的全都投進去了。」(十二43~44)

耶穌的解釋很清楚。雖然窮寡婦所捐獻的是那麼少,但按人所擁有的百份比來計算,她所捐獻的是100%,其他人的捐獻的,必定少於這比例。

耶穌沒有否定財主的奉獻,也不是說人要100%的奉獻才成。他也沒有對他們有譴責的說話。當然,聖殿中有財主,但同時有一個窮寡婦,連養生的只得兩小文錢,這實在是很大的諷刺。社會中有億萬富翁,但同時有窮寡婦每天晚上靠收拾紙盒為生,也是值得關注的。是富有的沒顧念貧窮的人?抑或是富有的欺壓貧窮的人呢?不過這點並不是耶穌在這裏要討論的。耶穌要對比的,是文士對名利的追求,和窮寡婦對名和利的輕看。人人都會聽到窮寡婦奉獻多少,因為兩個小文錢放在銀庫時的聲音是那麼細微和短促。從人的角度來看,那實在是沒面的事,更是將所有的獻上,自己一分一毫也沒有。沒名也當然沒有利可圖呢!

但窮寡婦不在乎人怎樣看她的奉獻,她也不怕被人譏笑奉獻如此微薄,更是把養生的一切獻上。

文士和窮寡婦為甚麼有這麼大的分別呢?分別在哪?分別就是他們對上主的信心。

人雖然說信仰上帝,但信心往往放在自己所擁有的名和利上。這就如耶穌所說的「無知的財主」的比喻那樣,「凡為自己積財,在上帝面前郤不富足。」(路十二21)「渴望是心中富有」(《隨想曲》),才是生命的豐富。

或許「一無所有」,並不是人人可以接受的。但箴言所說的,應該是我們的祈求:

「我求你兩件事,在我未死之先,不要拒絕我:求你使虛假和謊言遠離我,使我不貧窮也不富足,賜給我需用的飲食。免得我飽足了,就不認你,說:『耶和華是誰呢?』又死怕我貧窮就偷竊,以致褻瀆我上帝的名。」(三十7~9)

今天我們勞勞碌碌的生活,我們正在追求甚麼呢?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