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同負一軛的信與不信

「真心地說:社交有很多選擇,請還給教會成為教會,請讓信仰群體有番信仰群體應有的使命。」–教會經濟學(2):地位與利益(陳重鈞)

讀重鈞弟兄的文章,有感。

有四類會眾恆常在堂會聚會和事奉。

一、不信,扮信,混入堂會,建人脈,拿利益。

二、初時信,漸漸不信,但仍留在教會當作信,因為放不下建立多年的關係和利益。

看官,每星期到堂會聚會,要有心理準備,坐在你的左右前後,唱詩唱到七情上面的會眾,有可能是不信。

三、仍然信,是順良鴿子,對很多問題沒有分析能力,像矮子在台下看戲,見人道好,他也道好,見人厭惡,他也厭惡,只跟著資深教牧和會眾的屁股走。

四、仍然信,但難得糊塗,對很多問題視而不見,免去勞苦麻煩,只想享受宗教雅興。

估計以上四類的教牧會眾,是教會的多數。

如果你是第一類或第二類會眾,和你談你不相信或不再相信的《道》,是無功效。只希望你有江湖「道」義,堂會給了你所需的,吃飯七分飽最健康,凡事不要去到那麼盡,最好做戲做全套,免得傷了順良鴿子的心,給堂’會帶來破壞。

如果你是第三類會眾,和你談《道》也是無功效,因為你只會聽你堂會資深會眾和教牧的道,其他的也聽不入耳。你大概不會閱讀信仰百川文章吧。如果你偶然讀到這篇短文,希望你嘗試聽聽另類聲音,有點反省,不再做矮子,要長大,站得高,看得遠,無限風光在險峰。

如果你是第四類會眾,你大概對堂會的問題比我更清楚。但不要過份難得糊塗。扮糊塗太久,會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也不自知,最終不能自拔,成為耶撚。你不需要大翻身,突然變成俠士,替主行道,但至少在信仰上設下一些底線。沒觸及底線的事,你可以繼續糊塗。但一旦觸及底線,你就要站起來,為信仰群體應有的使命發聲。凡事難得糊塗,和死魚有什麼分別?

還有一點,作為第四類會眾,你的屬靈慧眼應該在水平之上。在堂會中,你較容易看出誰是第一類或第二類的會眾。在這兩類會眾當中,會有一小撮立心不良分子,走來走去,尋找可吞吃的人。保護純良鴿子的任務在你的身上。

堂會的悔改和復興的重任,或許首先落在第四類會眾的身上。因為他們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這種震撼力是無可估計。

思考題:不屬於以上四類的會眾,是何等樣式?

同負一軛 系列
  1. 傳福音與泡女不可同負一軛
  2. 同負一軛的信與不信
  3. 再度同負一軛的信與不信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