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基立浸信會培育部成員及團契團長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同性婚姻合法化,又如何?

FB_IMG_1496323923227

台灣的同婚釋憲案結果塵埃落定,民法不允許同性婚姻是違憲的情況,意味着在兩年來不論是立專法還是修民法,同性伴侶終究可以得到法律所承認並保障的結合關係。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留意,這釋憲案絕非在一兩年內發生的事情,其實是早在30年前,由台灣第一位出櫃同性戀者兼同運先驅祁家威老師所提出的訴求,他多年來受到海潚般的困難,由街邊人們的冷嘲熱諷和責罵,到因同性戀身份而被定罪和入獄都經歷過,但他的信心卻堅定不移,屢敗屢戰最終換來好結局(有關祁老師故事的報導可按此瀏覽)。得知祁老師所付出的努力和對同婚的堅持後,反而我要問我們基督徒在面對苦難時又有否如此堅毅不屈的精神。

在介紹完祁老師的故事後,我希望在此再次澄清一些基督徒對同性婚姻的誤解,我們要知道用信仰理由來反對同性婚姻是完全站不住腳的,就正如其他宗教也不可以用其信仰作為理由,來禁止社會上一些群體獲得他們應有的權利一樣,否則基督徒第一樣要反對的就不是同性戀,而是要禁止所有宗教出現在香港,因為十誡的第一條就是「不可有別的神」。沒有了信仰作理由反對同婚,我們便需要在信仰以外找一些合理的理由來支持自己,可惜很多理由都是基於失實報導和抹黑同性戀者來建立的。

同婚合法後,同性戀增加,人類會滅絕?

有基督徒提出若同婚合法化,就會有更多同性戀者的出現,社會就會變成同性戀的社會,然後人類便會絕種了。首先我要反問那些提出這論點的朋友,會因為同婚通過而變成同性戀者嗎?答案是否定的。同婚合法化並不會讓更多異性戀者變成同性戀,而你的另一半更不會突然愛上同性而與你離婚的,一些國家在同婚合法化後有更多同性戀者的出現,是因為大家也覺得社會比以前更為開放了,對同性戀者的歧視和偏見也減少了,所以才選擇在合法化後從櫃裡面走出來,正式公開自己的同性戀身份,而並不是由異性戀者變成同性戀。況且同性戀者全部也是異性戀家庭長大的,若說同婚的出現讓人變成同性戀,我又未聽過同性戀者在異性戀家庭中長大而能夠變成異性戀者。

再者,擔心人類因此而絕種的朋友也可放心,同性戀者之所以被稱為「性小眾」,就是因為同性戀者最多只佔世界人口的10%,而近年更多基督徒學者也跳出來宣稱同性戀者的比例其實只有總人口的3-4%,若這3-4%的人能夠毀壞世界,除非他們掌握了全世界所有核武器的使用權,否則也頗困難去滅絕人類的。反而若這3-4%也是異性戀者而選擇生育的話,地球會更早滅亡,因全球人口過度膨脹而造成資源不足的問題,同性戀者反而不會在此問題上添加麻煩,還可以領養那些被異性戀父母所拋棄的孩子,給予他們一個家。

同婚破壞傳統婚姻制度?

亦有人說同性婚姻會破壞異性婚姻制度,故為保持一夫一妻的傳統婚姻制度,我們必需要反對同婚。可是,同婚合法化並不會破壞異性婚姻制度,只是在增加婚姻的多元性,同婚合法化後,異性戀者照樣可以行異性婚姻制度。其實異性婚姻制度本來就為人類帶來不少壓迫,家暴、性暴力等問題可以在夫婦之間發生,而更大的問題是,異性婚姻制度被基督教過分高舉,彷彿結婚就是好基督徒的條件之一。而對同性戀基督徒而言,他們更有可能會為符合教會期望而選擇與異性結婚,我身邊就有不少基督徒朋友,甚至是牧師曾與異性結婚,但這樣做始終是騙不過自己的性取向,所以最後也是離婚收場。同性婚姻某程度就成為了對婚姻制度的一種補足,在不影響原有婚姻制度為前題下,讓更多人能夠透過適合自己的婚姻制度來進入法律保護的結合關係之中。

而說到一夫一妻是傳統價值,這是認真得來又不失幽默的笑話,中國的傳統婚姻價值從來不是一夫一妻,而是一夫多妻(或一夫一妻多妾),一夫一妻反而才是後加的價值,台灣的一夫一妻制度合法化更只有十年的歷史,完全沒有傳統可言,難道就因為一夫一妻不是傳統制度,我們也要反對嗎?

自然=好?肛交=噁心?

有人亦提出同性戀不是自然產物,肛交很噁心,所以要反對同性戀。可是這種立論的前設就是「自然=好」,但誰說自然就是好呢?我希望我們在討論同性戀議題時,不要被「自然=好」的立論騎劫了,這是一個很嚴重的謬誤。舉例說,地震是由地殼板塊移動而引發的,是自然發生的;人類本來就沒有穿衣服,去哪裡都是赤身露體的,那麼我們會說這些自然現象也是有益嗎?而基督教是由保羅和初期使徒所建立,不是自然產生的宗教;我們的鼻子原初的功能就是用來呼吸,絕對不是為了讓人戴眼鏡吧,那我們也要因為基督教非自然產物而反對它嗎?我也要反對戴眼鏡的人嗎?

提到肛交很噁心,其實這只是基督教普遍對性的汙名化,而導致基督徒很害怕性,覺得性是很汙穢的,這與是否同性戀無關,因為我相信在基督徒眼中,用陰莖插肛門,與用陰莖來插陰道同樣噁心。另外,肛交並非同性戀者的專利,正如上主不是基督教獨佔的神一樣,異性戀者也會進行肛交行為的,那是否因為異性戀也進行肛交而反對異性婚姻呢?其實最大的問題根本不是同性戀,而是在於基督教對性的汙名化,讓大部分基督徒對性的認識十分缺乏,亦在對性的討論時卻步。

同婚以外,我想說的是…

很坦白說,其實支持或反對同性戀都是沒有意思的,因為性取向從來就不需要人支持或反對的,不論再多人的支持或反對,它存在就是存在,正如我們可反對別人與異性結婚,但不可反對異性戀的存在一樣。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以不認同同性婚姻,但我們也要學習在後現代的社會中尊重多元的聲音,正如我們不信其他民間宗教,但要學習尊重他們的信仰,而不是像某傳道人將端午節扒龍舟扭曲為對魔鬼的崇拜一樣。

而基督徒最常拿出來反對婚傾向歧視條例立法的原因,就是說一旦立了法,就會有逆向歧視的出現,即本來的被歧視者反過來成為歧視者,去歧視先前歧視他們的人。有趣的是,若以此邏輯來討論,即基督徒承認了現在是在歧視同性戀者,所以才會有「歧視反成被歧視」的說法出現。而且現在是基督徒因信仰緣故在反對他人取回應有的權利,立法後則是社會因法律緣故禁止此等反對行為出現,難道這也叫做逆向歧視?這種假宗教之名,行壓迫之實的行為當然需要被禁止。而基督徒最喜歡用的例子,就是先前的蛋糕店主因拒絕為同性戀伴侶製作婚禮蛋糕而面前法律訴訟的案件,但若將主角換成黑人或女人就會明白固中的荒謬。

很多基督徒關心香港政治,甚至會遊行至中聯辦來聲援受政治迫害的朋友,亦會每年參與六四燭光晚會去紀念六四死難者,但卻處處打壓性小眾,其邏輯實在是說不過去的,明明性小眾與受政治迫害的人同是弱勢群體,為何反對前者卻支持後者呢?有人或許會說是因為聖經,但既然聖經明言要「順服掌權者」那些人卻說不是這樣解,要看上文下理,要看整本聖經才能下定論,那麼為何「同性戀是罪」就一定是要這樣解呢?這種以愛為名的打壓,其背後是以恐懼和仇恨來支撐的,根本無關我們的信仰。

結語

近日香港基督徒歌手鄭秀文,被記者問及對台灣同性婚姻的看法,她坦言「我覺得這個就是一種權利吧,每個人在世界上都應該有屬於自己的思想。我會默默守住我對上帝的關係,但是我非常尊重每個人可以有這種權利」,罪本來就是使我們與上主隔絕,但我身邊全部的同性戀基督徒朋友,他們接納自己的同性戀身份之餘,亦與普通基督徒一樣與上主漫步人生路,反而主流教會那種定罪及不友善的態度才阻隔了他們去親近上主。所以我們可以不認同,但不可能將自己相信的價值強加於別人身上,就會和伊斯蘭國一樣,除去一切與自己價值認同不一樣的人,而這種行為更可以是因為對宗教的狂熱呢!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