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同工卻不同心?

原刊於PETER KOO'S BLOG,2017年12月12日

腓四1~9

1 我所親愛、所想念的弟兄們,你們就是我的喜樂,我的冠冕。我親愛的弟兄,你們應當靠主站立得穩。
2 我勸友阿爹和循都基,要在主裡同心。
3 我也求你這真實同負一軛的,幫助這兩個女人,因為他們在福音上曾與我一同勞苦;還有革利免,並其餘和我一同做工的,他們的名字都在生命冊上。
4 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
5 當叫眾人知道你們謙讓的心。主已經近了。
6 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 神。
7  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8 弟兄們,我還有未盡的話: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甚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
9 你們在我身上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賜平安的 神就必與你們同在。

腓立比書中保羅最多說的是「喜樂」,相信是因為腓立比教會在保羅眼中算是一所「好教會」。

但在書信的結尾,保羅語重深長的去「請求」(英文聖經多數將第2節的「勸」譯作plead)兩位姊妹要「在主裏同心」。這兩位稱為「友阿爹和循都基」的姊妹是誰?在保羅的形容中是「在福音上曾與我一同勞苦」,相信是曾與保羅在傳福音上火熱,一同作工的好姊妹。或甚有人估計她們在腓立比教會中可能是擔任著領袖的工作。若真的是這樣,難怪保羅會在「喜樂」中顯出點點擔心。若教會中出現「在福音上同工」,但卻未能「在主裏同心」,這是何等大的問題?

而且,更有人估計這兩位姊妹出現的問題是保羅在腓立比書第二章中所說的「結黨」的問題。有可能,這結黨的問題只在「萌芽」的階段(若非如此保羅寫腓立比書的「口吻」就應該像哥林多前書,而不像在腓立比書中所表現的「喜樂」了),所以保羅多番提醒「凡事不可結黨」,更以基督的「虛己」作為教導,要他們同樣有「謙讓的心」。

相信他們大部份信徒都有這謙讓的心,就是一個「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的心,更是「各人看別人比自己重要」的心。我相信,也是這樣的心叫保羅大得安慰。也是為何保羅在信末再一次說道「當叫眾人知道你們謙讓的心」。為何保羅要這樣說?純粹估計,當謙讓成為「中國式」的「謙虛」,就是什麼也不叫自己做,什麼也是「我唔得慨」,這就不是的謙虛,而是虛假,沒有真誠。我相信,真的的謙讓是「不怕蝕底」,原意承擔,而這承擔並非為了自己的名聲,而是為了別人的好處。保羅或許是希望他們這「屬靈美德」能讓其他人知道(而非因害怕變成「自誇」而「收收埋埋」),從而讓這「美德」能為整個群體帶來正面的影响,生命影响生命。

或許,兩位姊妹就是沒有這「謙讓的心」,而只有「結黨的心」,這使「福音工作」也成了結黨的事工。這實是叫人擔心、掛慮。保羅給了他們兩個解決方法。1,凡事禱告,祈求,感謝;當在一切事情去做去計劃以先,以「禱告」作為基石,神就要除去那「結黨的心」,而以平安去保守各人的「心懷意念」,從結黨變謙讓。2,思量美善,生命見證;我相信保羅曾在他們當中行美事,所以他要腓立比教會的信徒效法他。當生命能成為美善的見證,能成為群體效法的榜樣,「賜平安的神就必與你們同在」。

當教會中的領袖能成為生命見證,從而影响生命,這必然帶來平安。。。。

當教會的領袖不能謙讓,反有結黨的心,這必然帶來掛慮。。。。

現在的教會,是「平安」還是「掛慮」。

出路其實只有一條:一同回到禱告中,求神帶來改變,讓人得著平安。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