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同學少年多不賤……

前言:我終於明白BCA(考評)為的是什麼,就是為了質量控制,共產黨最需要的,就是控制。推行國民教育本身冇問題,重點是你推怎麼様的內容,一味強調中國的好(有太空人、遼寧號),而將六四、劉曉波不着痕跡的抹去,那就是愚民,不是國民教育。

我那一屆神學(part time)畢業的人,有人做緊局長,有人是署長,昨晚聚舊,導師請來袁天佑牧師分享,他坦誠講了很多他在反國教及雨傘運動所作的思考,以致行動、面對教會內外、政府之壓力、在夾縫中之週旋與反思….

其中去到其他同學分享時,有一個環節,我十分不高興,一位同學說到面對香港當下之情况,我們需要有多些專業人仕,提供多些專業意見,政治是異常複雜的事,如果水平唔夠,唔好掂(那包括講台上的牧師及台下的會眾!),推國教牽涉異常複雜的文件,我親自以某一個official capacity見過特首,力陳那份諮詢文件(前後有兩份)沘漏,上屆政府、教育局局長、副局長、常秘已經是三個絕對不同之取向……

最令我意外的是導師太太(師母),她說:「劉曉波辭世後,我今早哭了好一陣,將感受寫上去TCF(Teacher Christian Fellowship),其中有我認識多年的舊同事,得到的反應是零!今晚在這裡暢快地分享,令我稍抒心中的沈鬱。」

去到我分享:我冇灰心,邢福增院長在昨年四月,浸會大學篤信力行之講座中强調:「猶太人國民身份之確立,就是在被擄到巴比倫之七十年。」

拜巴力之歪風,亦是去到被擄,才全然斷絕。香港人,享受英國人(其制度)所恩賜的自由與法治,沒有付出過一滴汗、一滴血,故此我們很多人都不理解劉曉波在爭取什麼,特別是年輕一代,卅歲以下的,就我所接觸到的,大部份人都不知道劉曉波是誰!

其實,真正的國民教育,就係要講六四、劉曉波,要弄清楚為什麼2010年諾貝爾評審委員會,會頒一個和平獎給一個中共覺得是尋釁滋事的監犯!究竟什麼是普世價值?要捍衛此核心價值,究竟我們願意付上怎樣的代價,即或我們不是「專業人仕」。

公民社會之搭建,其標誌就在於在社會中,成年人可以自由討論一些重要的課題(劉曉波之際遇、剛被DQ的四位議員),而不是將「政治」圏在一個非專業免進的無菌箱中,香港教會領袖要反思自己的政治潔癖,究竟有什麼聖經基礎(昨晚有人不斷提但以理書,我不敢苟同。)

教會中人,自己烹調出来之self censorship,又曰「寒蟬效應」,於我而言,是奴才,是屈從!基督沒有呼召信徒出死入生之後去做奴才….潘霍華、劉曉波、袁天佑、邢福增就行在歷史的前頭,我們要守護香港,捍衛普世之核心價值(有關法治,言論自由,零八憲章有非常elaborative之論述!)

每一代有每一代的殉道者,每一代有每一代的路人甲,你要做梁美芬、周浩鼎或是李怡、袁天佑、羅恩惠,是你個人的選擇!

也許,你最終所選擇的,正好就用來顯示你是如何了解下面這句聖經:「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

你的生命不用向我負責,是向你自己,向上帝,劉曉波知道他相信什麼!I am not very sure about Donald Trump! How about you?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