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佬

一名在市井打滾多年,仍在尋找天命的耶能;在教會也少上主日學的不入流信徒。

合一?轉教會?──淺談

有人問:「假如我教會十分親政府,反對佔領,反對記念六四、認為批評社會的青年是廢青等等,我應否離開那教會?為甚麼還要講合一?可以怎樣不虛偽地保持合一?」

朋友,如果你既政治取向係親政府、親建制既話,這間教會應該會適合你。但似乎你唔似喎。

 「為甚麼要合一?」

死佬所理解的「合一」從來都不是信徒的工作,而是上主的工作(約十七20-23),信徒頂多可以做的是「竭力持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弗四3)和「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腓二5)。從舊約時代以色列人進入迦南之後,分開或分裂的時間多於合一的時間。只有在大衛和所羅門治下以色列人才聚合在一起。今日教會群體由耶穌所帶領的十二使徒開始,經過了初期教會、成為羅馬國教、東西方教會彼此踢對方出大公教會、馬丁路德改教,直到今天教會不停在分裂當中。何來合一?

提到了耶穌的十二使徒,新約聖經曾經在四處地方記載了他們的名單,分別為太十2-4、可三16-19、路六14-16及徒一13(此處只有十一位使徒,因賣耶穌的加略人猶大死了需要補選)。看看這四張名單,雖然有些名字有出入,但「賣耶穌的加略人猶大」一定排在最後(徒一13除外),與及一定出現「奮銳黨的西門」這名字。奮銳黨在那時可說是猶太人的革命黨,想要推翻羅馬人對以色列人的統治。去到路加寫使徒行傳時所記載的使徒名單仍然出現「奮銳黨的西門」,或許當時他仍未放下他的思想。以加利利漁夫為主的十二使徒,是否可以無任何條件或前設之下完全接納「奮銳黨的西門」為一員呢?再者,馬太曾經出任稅吏一職,或多或少都曾經以權謀私並欺壓自己同胞(可能包括當中一些使徒或其家屬)。雖然他已跟隨了耶穌,其他使徒會否真心接受他呢?加上從福音書中看到耶穌不止一次責備一班使徒彼此爭大,可以講他們的日常已經活在一種分裂的張力之下,所以耶穌需要求天父保守他們合一(約十七20-23)。

既然合一不是我們做的,我們可以做甚麼呢?主耶穌教導門徒要彼此相愛。從聖經看「彼此相愛」並不指向無條件地愛一個人,不論他或她犯過甚麼錯。而是要指出他所犯的問題,引導他更改過來。舊約中上主看見以色列人犯錯,衪會用自己的方法(包括懲罰)來使他們悔改;初期教會時,保羅緊張信徒的生命成長,在不能親身到達信徒所在的地方時,會以書信指出他們所犯的或出現的問題,責備他們以致他們能悔改。

可惜死佬很多時所聽到既「合一」大都是圍繞著「唔好對教牧長執有任何質疑或咁多質疑」、「唔好批評教會」、「要和諧、不要衝突」、「要同在上位既同心」等等。至於「彼此相愛」,大多是「要放下你對他的偏見」「要包容」等等。當你想「愛」他們但他們不想「被愛」時,可能是時候想想應否離開了。

「應否離開那教會?」

「教會」的定義是一間有獨立聚會點既教會(如某某堂會)、一個基督教宗派(如三宗)、還是整體的大公教會?對死佬而言,教會是指向整體的大公教會,而非某一堂會或宗派。所以由某一堂會轉去另一堂會、由某一宗派轉去另一宗派,只要是信仰純正並非異端教派、而且教牧是以牧人為目的,令致你信仰生命得到成長,我不會反對。

當一間堂會面對一個以殘害人民而自肥、比納粹更仆街殘暴既政權時,他們採取默不作聲甚至支持執政者。雖然他們推說為了要拯救千萬在這政權下的失喪靈魂,但骨子裡卻默許政權對教義既僭建,慢慢將堂會轉化為亞利安基督教教會。死佬只會建議對這些所謂教會避之則吉。

作為一個曾經轉教會的過來人,明白需要一段時間去適應和過渡。年輕或單身時考慮轉教會比年長的來得容易,而且比較容易醫治及處理因教內問題轉會時所產生的傷痕。昔日年輕時,死佬因為對教牧在堂會中弄權而出聲,最後落得出走既下場;找尋新堂會、留下生根、休養療傷,慶幸當時這堂會的牧者細心關懷,可以讓我由靈恩派的背景過渡至福音派堂會。可惜時移世易,近日轉教會的話題又出現於與死婆之間的對話之中。若成真的話,三宗未必是首選。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