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吃教?!!

圖片取自 the-sun.on.cc

圖片取自 the-sun.on.cc

我是潮洲人,兒時家中上一輩都說潮洲話。還記得當時聽祖母說到返教會的人,會用上一句我當時聽不明白的字眼:「食教」。我一定不是聽錯,是「食飯」的「食」,日日聽,所以個「食」字是肯定的,「教」字也不會聽錯。當時年紀少,雖然不明所以,但也沒有深究。

後來信主,得知到多一點基督教來華的歷史,從書本中知道當時教會以「賙濟貧窮」為宣教策略,會派米、派奶粉,讓貧窮的百姓能得到適時的幫助,再從而吸引民眾加入教會,得到真正的生命。我這才開始明白,原來少時聽見祖母所說的,是「吃教」,這可能是指從教會得到吃的。

再後來,讀了多一點教外書籍,知道「吃教」原來是一眨義,也是當時中國文人對基督教會(留意,是教會,不是基督教)的批評。當中,陳獨秀在1922年3月15日刊載在《先驅》第四號的文章〈基督教與基督教會〉中,就著當時的基督教會有以下批評:

現在怎樣呢?大戰殺人無數,各國的基督教教會都祈禱上帝保佑他們本國的勝利;各基督教的民族都同樣的壓迫遠東弱小民族,教會不但不幫助弱小民族來抗議,而且作政府殖民政策底導引。「我給你聖經,你給我利權」這句話,真形容得他們惟妙惟肖。。。我們眼見青年會在中國恭維權貴交歡財主獵人斂錢種種卑劣舉動,如果真是基督教的教徒便當對他們痛哭;無論新舊教會都以勢力金錢號召,所以中國的教徒最大多數是「吃教」的人。。。(參楊劍龍:《基督教文化對五四新文學的影響》,頁64

這才發現,原來「吃教」所指向的,並不單是教會以「食」作吸引,「引人入教」,而且更是更大的權力和利益的問題。當我再去找尋字典對於「吃教」的定義時,驚現以下的說法:

「吃教」詞語解釋:基本釋義-[profit-making religion] 譏稱天主、基督二教。因其中某些人靠教會謀取私利而得名(參漢語網

真是可怕,原來從民初,教會已被看成這樣。今天所說的「耶能」,可能也只是當初「吃教」的本色化稱謂。

對於「賙濟貧窮」方式的「吃教」,其實我並沒有太大的反感,畢竟,「賙濟貧窮」是聖經的教導,對於有需要的人,耶穌基督的「身教」也是會伸出援手。當然,耶穌基督並不會將此成為宣傳工具,因為耶穌往往吩咐那些被幫助的人不要告訴別人。

其實,今天的教會以「派米」「派奶粉」作宣傳的其實幾近「消聲匿跡」,也不成為一個談論的話題。然而,「吃教」在今天還存在嗎?我們反觀一下今天一些中產教會所提供的「吸引」是什麼?今天的教會有多少「吃、玩」之「節目」?當今天教會甚至予以提供補貼與一些其實跟本有實際經濟能力的會友,以吸引他們更積極的參與,又或是因教會所提供的「服務」和「優惠」而對教會及其領導帶來更美好的感覺,今天的「吃教」,或者已升華至另一階段,變成了「彼此相愛」的另類實踐了。

再進一步,當領導者不知不覺成了在這些「吃教」「制度」下的得益者,他們也會去行使權力,使自己也能「吃教」,他們所為的,或者並非那一點點的「著數」,而更可怕的是在不知不覺間因著能行使這些權力所帶來的優越感。不知道這是否不知不覺地,步向了「漢語網」對「吃教」的釋義?當我們中間某些人對「蛇齋餅粽」提出嚴厲的批評時,我們自己其實是否又在以另一形式在實踐呢?

「信教」、「依教」、「吃教」、「投教」,到底我們是在那一個類別中?求主憐憫!

 


註:

什麼是「信教」、「依教」、「吃教」、「投教」?

各地的民教衝突,不少都因教民作惡而起。當時的教民,大體有以下幾類:

一是「信教」的,即虔誠祈求上帝賜福和死後升入天堂的善男信女;

二是「依教」的,為依靠教會產業以養家糊口而入教者,如佃種教會田地的農戶;

三是「吃教」的,貪圖教會的小恩小惠,把入教作為一種職業或頭銜,大多是窮極無聊的地痞流氓之輩;

四是「投教」的,仰仗教會勢力以抵抗旁人欺壓,進而反過來欺壓別人,包括少數純粹借教會之勢為非作歹者。

從人數上說,「信教」和「依教」的佔大多數,「吃教」和「投教」者並不多,但因其惡行往往受到教會的庇護,激化矛盾,引發民教衝突。

見:戴鞍鋼,晚清史新編,中華書局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