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信仰百川》編輯部

可以給福音機構同工一點尊重嗎?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大部份願意選擇在福音機構「工作」的同工,都是出於一顆單純事奉的心,是他們信仰生命的自然流露,也是對上帝的愛的認真回應。他們真實地放下了原有的薪酬福利,離開原本安舒、穩定的生活,帶著自身已有的學歷、經驗、專業進入機構,去關懷服侍一些活在困難、痛苦中的人。用上自己最好的去服侍最有需要的,這是他們的在地使命。喜見他們在聽道以外願意行出所聽的道,活出信仰、見證上帝,每一位機構同工都是我的榜樣。

福音機構不像教會,沒有「會友」每月的恆常奉獻,對於一些不受政府社會福利署資助的機構(non-subvented NGO),如工福、睦福、禧福及新福,他們的經營便相對更加困難。因此,這類機構都需要尋找不同的資源、嘗試不同的方法來支持他們的核心服務,例如,工福的社工同工會用他們的專業為其他機構、學校提供正常的社工服務,以支持機構的關懷貧窮家庭事工及戒賭宣教事工等服務經費。這都是同工們對機構使命的認同,看見服務使用者的需要而生的行動。可是,當有機構、學校要與福音機構合作時,他們常有一個不知從何而來的概念,就是福音機構的同工有的是謙卑服侍、受苦的心志,服務是不應該收費、也不應該有定價的。他們真心相信自己在為機構同工提供服侍的機會,事實上卻在不斷踐踏同工的專業、欺壓願意服侍的人,混淆事奉者的使命。

沒有預算budget是慣常的原因,言下之意是,有預算budget就不用找你們這些福音機構了。感恩的是我每次聽見這樣的「要求」仍然有一點氣,也許是一點貧窮人的骨氣,不妥協、不折腰,寧願拿不到薪金,也要保護同工的專業、機構的形象。機構同工也有家庭、也有生活的需要,他們已經願意接受一個無可再低的薪金,更要在幻得幻失之間,憑信心經歷每個月的生活,真心不明白,為何這些要跟我們「合作」的機構和學校,還要不斷跟我們這些貧窮的福音機構討價還價,不能給予同工們應有的支持與尊重?

最近,有一所學校說要跟我們「合作」,要求我們提供專業的註冊社工,並安排18戶貧窮家庭給他們的學生作分組探訪。為了讓學生深刻地認識貧窮,學校要求每組要有4次探訪,即是要安排4天的活動,每天探訪活動後要有debriefing,約3小時內完成。2位註冊社工、4天共12小時的工作,加上活動前18戶貧窮家庭的聯絡及安排,值多少錢?答案是0,學校沒有預算。禮貌地用了一天的時間解釋我們的困難,校方回覆:4天的活動最多只能付$2,800。

對不起,我們所領受的呼召是關懷幫助真正的貧窮人,不是為不作活動預算的機構或學校提供廉價服務的。說白一點,你們絕對不是我們服侍的對象,請不要會錯意,也請不要繼續用這樣的方式去剝削福音機構的同工,尤其是教育的同仁。

歐偉民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