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把上帝看得大一點嗎?

-100%+
原刊於教會這江湖,2016年6月16日

“你信的上帝太小了”(“Your God Is Too Small”),是腓力斯牧師(J.B. Philips)寫的一本的書名。
 

書名夠「雷人」了。腓力斯不是普通人,他是新約聖經學者,曾獨力翻譯過新約聖經現代英文譯本。 “Your God Is Too Small”1952年初版,多次再版。因為腓力斯看見當年許多基督徒的信仰太狹獈,不能認付時代的挑戰。六十多年後,他這本書仍具時代意義。

荒謬嗎!基督徒都相信他們的上帝是最偉大的,可是,他們最大的問題也是在上帝夠大夠偉大。不是上帝不夠偉大,而是他們信的上帝太「小」了。人們不相信上帝的原因,很多時候不是上帝不夠偉大,只是基督徒把上帝「信」得太小了,甚至「信死了」,所以,人們才不肯相信基督徒所「信」的神。

很多信耶穌的人所能裝載的上帝,只留在兒童主日學、初信班所學的一些「不可拿、不可嘗、不可摸」道理初階和規條。替上上帝戴上「好老頭」、「警察先生」、「總經理」、「值得景仰的老人家」的面譜。信仰框框狹窄的基督徒、思想也跼躅、追不上時代的演變,沒法穿越現代生活的迷宮,也不能應付現代世界裏日趨複雜的問題。

基督徒自限於狹獈的陳舊的信仰框框裏的結果,是他們容不下這個世界,容不下別人,更容不下上帝。當面對一個愈來愈複雜的文化的語境,世界思潮一波接一波的打過來,基督徒沒有招架之力,唯有退縮到自己的信仰框框裏,或者躲藏在基督徒的小圈子裏,規避問題,孤芳自賞。

今年是《時代周刊》在1966年出版「上帝死了嗎?」專題的五十週年。「上帝的死訊」是尼釆宣告的,他宣告的其實是當時教會所主張的上帝觀和西方哲學藉以建構的世界觀「時效己過」。尼釆不是全都是對的,他的說法近乎瘋狂(他確是願意用這個姿勢去宣告這一個當時的人以為荒謬的言論),但也不能否定他的確是看透了當時歐洲文化的危機)。

今天,仍有不少基督徒想把上帝禁錮在一個過時的世界觀和西方哲學架構裏,把教會劃地為界,當成耶穌的「囚牢」,也是同樣荒謬。

腓力斯那本書出版三十多年後,楊約翰(John Young)續寫了一本叫 “Your God Is Still Too Small”。 有中譯本 《別小看神》,沒有把「仍然」兩個字的意思譯出來,光看中文書名,看不出他是回應腓力斯那本老書,並暗示基督徒以為自己長進了,但上帝觀依然狹窄。書中處理的問題或有不同,但是做法是一樣的,把信徒的對上帝膚淺的理解,用楊牧谷牧師的說法,即是那些「壞鬼神學」,和未信主的人對基督教信仰的誤解偏見,一一拆掉,然後替基督徒用聖經的教導,擦亮眼鏡,校正焦點,去檢視信念。才看見上帝很多時不是我們所想像的那個樣子,他的做法往徒超越了我們的固有觀念。

把上帝看得太小的基督徒,他的生命也豐盛不到那裏去。死讀聖經,把活道讀死了。他們的「標準答案」好像能解決了一切問題,把所有事情都方方正正的納入一個信仰的系統去,其實只是井底之蛙所見的天地。他們把自己和別人都縛手縛腳,塞進一個教人窒息的信仰空間裏,叫做屬靈愛主。他又會把一些小問題放得天那麼大,卻把更重要的事情忽略了,而見笑於有識之士。

這些基督徒是不是有點像耶穌時代那些敬虔的法利賽人嗎?耶穌告訴法利賽人、文士些什麼?還不是他們把上帝看得太小了。

牧會那麼多年,敢嘆的是許多基督徒不敢把上帝看得大一點,因為他們的上帝愈小,他們愈容易信得堅固。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