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介文

莫介文(Bryan Mok),於崇基學院神學院修畢神道學碩士,現為香港中文大學宗教研究博士候選人,主要研究公共神學與生態神學。除神學外,最喜歡飲食(尤其是酒、咖啡和茶)、旅遊和吹水。

古鐵雷茲解放神學與當代中國(四):從上訪者的故事看中國的人權狀況

本系列的首三篇文章討論了秘魯神學家古鐵雷茲如何重新建構一套與西方主流學術界不同的神學方法,提倡先從踐行開始,透過準確掌握貧窮人的現實處境,以社會科學分析現象背後的結構問題,再對基督徒的行動提出批判反省。在隨後的文章,我們將討論古鐵雷茲解放神學對當代中國的適切性,而這篇闡述中國人權狀況的文章,則是首三篇與隨後兩篇文章的橋樑。(筆按:由於本文原寫於2010年底,故資料或會顯得稍為過時,但縱觀這五年來的發展,當時的資料也大致能反映今天的情況,只是近來更為變本加厲。)

三十年前,中國是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之一;1三十年後的今天,中國已經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經濟體。2當然,中國的人均本地生產總值(GDP per capita)仍排名一百位以後,3但國民整體的生活水平得到提升,乃是不爭的事實。4然而,經濟的改善並不代表中國的人民不再面對剝削與壓迫。一方面,隨著經濟發展,貧富懸殊等經濟不公義的情況日趨嚴重,如農民工的出現便是一例,他們很多時都會遭到僱主無理剝削。5另一方面,眾多外國人權監察組織的新近研究均指出,中國的人權狀況為全世界最差的國家之一,國民許多基本的人權都得不到國家的尊重和保護。6

根據中國法例,人民如有投訴或請求,可向各級政府提出,這種做法稱為「信訪」。7親身提出投訴或請求者,則稱為「上訪」。8理論上,人民在被欺壓的時候,上訪成為他們討回公道的一線希望。9信訪條例列明:「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打擊報復信訪人。」10但人民的人權是否便因此得到真正的保障?下文將會先分享不同上訪者的故事,然後再從上訪的實況討論近年的中國人權狀況。

上訪者的實況

我們先看以下兩則報導:

四川廣安巿鄰水縣一名公安,疑因在工作上與領導結怨,又多次到省政府以至中央上訪,結果遭到舊同僚的報復,五年前被強行送進精神病院接受「治療」,…在院內羈留了二百零三天才被釋放。…熊亮[該名公安]表示,在院中他經常…被其他精神病人毆打,又因為接受醫院舊式針筒的注射而染上乙型肝炎。他在承認自己「患病和有錯」後,才在二○○一年十月獲釋放。11

54 歲的上海嘉定區下崗工人周銘德,因母親被誤診引發醫療糾紛,上訪多年。去年3月,周銘德在北京上訪時,被截訪者棍棒打昏,繩索綑綁後,送進上海精神衛生中心。當晚被注射鎮定劑等多種禁藥,並一直被強制注射至出院。兩個月後,周銘德交納4000多元人民幣「治療」費用後,才以「外出治療」名義獲釋。雖然他多番上訴索賠,但均被法院以「無法判斷是否具備訴訟能力」為由駁回。12

這兩個故事並非個別的事件,只要翻查過往數年的報章,便會發現暴力截訪的事件屢見不鮮,以精神病為名關起上訪者更是當局常用的方法。在眾多暴力截訪的例子中,有些上訪者的身體更遭到殘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嵐縣裴家村二十歲農民李綠松因村裏小學的教室是危樓卻無幹部關心一事,越級告狀,向上級部門投訴當地幹部,並在縣委﹑縣政府和縣教育局的外牆上寫「清除貪官污吏」等標語,被縣公安局以妨礙公務罪刑事拘留,關進縣看守所。…在看守所裏,看守所指導員楊四成經請示縣公安局副局長吳容光後,與其他十多名警員一起對他施以酷刑,不僅把他捆綁在一架公安自製的刑具上十二天之久,還不斷用木棍、電棒、手、腳毆打其頭部、下體和全身,他被打昏多次,全身傷痕累累,最後一次被打昏醒來,滿嘴鮮血,痛得不能說話,之後發現舌頭的前端被割去。李綠松被放回後,為治病花去了近九萬元,家徒四壁,至今一直癱瘓,完全喪失生活自理能力。13

因維權律師的介入,暴力截訪的情況在近年減少了,但地方政府卻採用其他方法截訪。例如,安徽省便哄騙上訪者到賓館住下,當他們一進去後,便不能再出去,亦無法對外聯絡,當中更發生了上訪少女李蕊蕊並強姦的事件:14

看守他們的,是七個大漢,強姦李女者,便是其中一個,當時李被掩口,大廳裏七十多個上訪者都目擊其事,但因為都是老弱病殘或是婦女,而且都相信那壞蛋身上有「傢伙」,不敢吱聲…15

其後,當地政府更威脅李蕊蕊的家人要將她送到精神病院,更恐嚇他們,說如果李蕊蕊再上訪北京,一切後困自負。16此外,舉報和介入李蕊蕊被強姦一事的,正是趙連海,相信他最近被判囚也與此事有關。17

從上訪者的遭遇看中國人權現況

上述的故事只是冰山一角,要在此盡說所有上訪者的遭遇根本是不可能的。問題是,究竟這些故事告訴我們甚麼?以下我們將會作出一些討論。

首先,上訪的情況本身已反映了低下階層的基本人權得不到有效的保障。18若人民要到北京向中央政府上訪,動輒都要數十日的時間,有的甚至超過一年。如果地方法治能夠為人民申冤,上訪數目便不會出現高速增長的情況。19即是說,當基層人民受到既得利益者或官員(有時甚至是兩者的串謀)的欺壓時,地方政府和司法系統都幫不上忙,上訪成為他們的最後希望。在法制上,上訪是人民討回公道的合法途徑。但從以上故事可見,他們的權利被無理踐踏,有的被關進精神病院,有的身體被殘害,有的被強暴。地方政府暗中策劃的非法截訪直接包庇既得利益者和貪官污吏的欺壓行為,助紂為虐。尤有甚者,有中國內地傳媒指執法機關與截訪人員早已建立默契,若此事屬實,對人權的踐踏便是有組織和有系統性的。20

再者,上訪者的遭遇顯示了一個更根本的問題,就是政權對人權的敵視。21這點可從當權者的公開講話之中反映出來。例如,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王俊勝便公開指責「敵對勢力」利用人權問題大做文章,藉此將人民人權被踐踏的現實「轉化」為意識形態的敵我之爭。22另外,挺身幫助低下階層和上訪者的維權人士和維權律師,亦成為被打壓的對象。23國家所對付的,不是踐踏人權的人和事,卻竟是維權人士,甚至是人權本身。

綜合上述的情況,有法不依、官官相衛、打壓人權在中國並非個別事件,而是系統性的壓迫,不但否定人民本有的權利,更拒絕將他們視為人,目的是不惜一切代價維穩,以鞏固統治者的地位。接下來的兩篇文章,我們便會探討在這樣的社會處境下,神學有何角色?古鐵雷茲的解放神學又能帶給我們甚麼啟迪?

(筆按:本系列之文章乃改寫自筆者在2010-11年第一學期在崇基學院神學院所寫的論文,題為「論解放神學對當代中國的適切性:以古鐵雷茲的神學方法與中國人權現況為例」。)

(上訪者;網絡圖片:http://2.bp.blogspot.com/_Iepmzif0dfY/SftMssZWKHI/AAAAAAAABWo/bSoH6jFQA1c/s400/petitioner.jpg)


  1. Frank Ching, China: The Truth about Its Human Rights Record (London: Rider, 2008), 82.
  2. 〈中國經濟超日本全球第二大〉,《蘋果日報》,國際要聞版,2010年8月17日,A23。
  3. 〈商務部:中國人均GDP仍低〉,《蘋果日報》,財經要聞版,2010年8月18日,B4。
  4. Ching, China, 4-5.
  5. 同上,13。
  6. 同上,1。
  7. 中國國務院,《信訪條例》,實用版(北京:中國法制出版社,2006),1-2。
  8. 李宏勃,《法制現代化進程中的人民信訪》(忠京:中國法制出版社,2006),1-2。
  9. 練乙錚,《人文:練乙錚文集V》,信報系列(香港:天窗,2010),26。
  10. 中國國務院,《信訪條例》,2。
  11. 〈開罪上司,公安被屈精神病〉,《蘋果日報》,中國版,2010年10月13日,A19。
  12. 〈訪問「被精神病」受打壓〉,《明報》,中國版,2010年10月12日,A19。
  13. 指當地官員不理村校安危,青年越級告狀遭公安割舌〉,《星島日報》,中國版,2001年3月3日,A17。
  14. 練乙錚,《人文》,24-25。
  15. 同上,25。
  16. 上訪被姦安徽女面臨送精神病院〉,《蘋果日報》,兩岸要聞版,2009年8月11日,A21。
  17. 北風,〈趙連海案的前因後果〉,《明報》,周日話題,2010年4月4日,P2。
  18. 練乙錚,《國力:練乙錚文集III》,信報系列(香港:天窗,2008),188。
  19. 練乙錚,《人文》,26-27。
  20. 同上,26。
  21. 同上。
  22. 練乙錚,《國力》,188-89。
  23. 同上,188;《人文》,26。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