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鐵雷茲解放神學與當代中國(六):再思中國教會當走之路


莫介文 2015年5月31日

上文我們略略討論了解放神學在中國的適切性;在這篇文章,筆者將討論解放神學所採用的社會分析對中國處境神學有何重要性,並為整個系列作一總結。

社會分析對中國處境神學的重要性

在中國,神學鮮有採用社會科學的分析研究社會問題,這或許是因為教會希望與馬克思主義保持距離。傾向自由神學的學者多受現代西方神學影響,雖然努力地將神學本色化,但仍然是以神學理論為先,再因應處境作出調整,而較少先從認真的社會分析入手。另一邊廂,走基要路線的(特別是家庭教會)則太偏重聖經的文字本身,而他們亦甚少將信仰與社會連結。然而,從解放神學的經驗來看,社會科學的分析方法的確有助神學更確切地了解社會的實況,為中國的基督徒踐行及神學反省提供有用的資料。況且,古鐵雷茲亦清楚表明神學不但毋須接受馬克思主義的意識形態,更說明神學必須對它加以批判,相信這可以撇除基督教對採用社會科學分析的主要疑慮。

今天,當我們向中國人宣講福音時,我們不能不了解他們所身處的社會,因為宣講福音的對象是有血有肉的人。同樣,神學反省也不應停留在理念層面自說自話,它的角色應該是對歷史踐行的批判反省,故它需要準確認識當下的世界。尤其今天中國低下階層所飽受的各種剝削和打壓是有系統的和結構成的,故我們不能不以上主的話挑戰現實,但若不對社會和政治現實有真確的了解,我們只是無的放矢。故此,神學不能再對社會科學敬而遠之。當然,我們要緊記社會科學只是工具,它不能宰制神學。但是,我們也不能天真地將社會科學當成可以即用即棄的道具,它本身不是價值中立的,神學在採用社會科學分析的同時,也必須對它的意識形態和價值取向作出批判。

結語

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在經濟、社會及政治上的確起來很多變化。雖然如此,當今二十一世紀的中國仍有很多人遭到非人待遇,他們的基本人權被當權者肆意踐踏。古鐵雷茲強調踐行的首要性,透過委身於被壓迫者與耶穌相遇,以此作為批判反省的起點,並以「非人」的觀點開展神學思考。通過上述詳細的討論,我們認為古鐵雷茲的神學方法正切合當代中國的情況。此外,本文亦在上述討論中反駁了一些對解放神學的質疑,一方面論證其神學對馬克思主義的批判性,另一方面說明中國至今仍有許多受壓迫者,基督徒需要以他們的觀點反省上主的道,古鐵雷茲的神學方法正值得我們借鏡。當然,我們毋須全盤認同古鐵雷茲或解放神學,特別是他們對西方神學的態度近乎二元對立,而且也鮮能提供有關解放以後的社會願景,加上「新中國」本也以解放為名,足見「解放」並非萬靈丹。然而,本文希望提出的,是解放神學迫使我們重新檢視自己的神學方法,挑戰我們委身於當下處境和受壓迫的人,相信這對中國處境神學的發展有重要的啟迪。

有關解放神學對二十一世紀中國的適切性,神學界的討論很少。因此,筆者盼望本文可以引發更多的討論,一同思考解放神學可以如何貢獻中國基督教。本文只是就此課題的初步討論,範圍僅限於一位神學家的神學方法,亦只能以上訪者為例勾勒當代中國的人權狀況。關於解放神學與當代中國的關係,尚有很多議題需要更深入的討論,為此筆者期望華人的神學圈可以更多關注解放神學。

(系列完)

(筆按:本系列之文章乃改寫自筆者在2010-11年第一學期在崇基學院神學院所寫的論文,題為「論解放神學對當代中國的適切性:以古鐵雷茲的神學方法與中國人權現況為例」。)

溫州教會被強拆(網絡圖片: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hurch-04292014101956.html/ZJ-Church-Demolition620.jpg/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