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tton

普通牧師一名,熱愛運動,乜都唔識,好在神愛我,唔嫌棄我,救我仲呼召我事奉佢,夫復何求?

受害者聯盟:警民大和解的想像

自反送中以來,大家都累了,「大家」係包括示威者和香港警察,而且我相信,大家都受傷了,不是小創傷,而是災難性的社會集體創傷,涉及層面包活家庭、同事、朋友、鄰居、街坊、網絡媒體、教會群體,甚至是你不認識的、擦身而過的路人,其撕裂之廣,傷痕之深,很難想像。

回想整個運動至今,有論者認為已從原初一個簡單反修例行動,演變成戰爭狀態,追究其因,是以林鄭月娥為首的政府班子處理失當,繼而一而再、再而三地激起民憤,更卑劣的是,政府一直將前線警員作自己的護盾,讓警員不單承受極大壓力,更將警員成為人民和執政者之間的磨心,推前線警員背負惡名,承受原本針對政府的指罵和情緒,政權巧妙地將警民兩者成為敵對,加深仇恨和對立。一方面令前線警員死心塌地為自己效力,打擊敵對的示威者,另一方面令示威者轉而視線,遷怒於前線警員,社會再次分成藍黃陣型,壁壘分明。當這樣的矛盾局面產生,只有政權是得益者,而前線警員和市民都是受害者。

回想從前,香港人曾經為擁有良好法治及專業執法的紀律部隊,引以為榮,相信一般市民都對警方信任,警民關係良好。但是,自近年中央的無形之手強烈干預介入,令特區施政每況愈下;再者,隨著市民對政府的抗爭日漸頻繁,政府亦屢次指示前線警員對和平示威者使用不當暴力,加上政府態度強硬惡劣,致令抗爭手段升級;自此,社會的流血事件及警民衝突有增無減,越演越烈,甚至近日更有幾名示威青年以死血諫政權,其實不止幾位,因為已知有不下數十位欲輕生者及時被尋回,否則後果難以想像。然而,政府對事件以漠然的態度處之,市民大眾、社會工作者和前線警員都在不斷的抗爭運動中透支,消磨的不單是體力,而是在抗爭中的關係和意志消磨,包括各人自己生活圈子中的關係,家庭和人際關係陷破裂邊緣,警民關係亦到達臨界點,香港必須止血!

我想,作為香港人的一分子,我們都愛這個地方和我們身邊的人,我們都想停止這些關係惡化下去。其實,一切的源頭就在那個始作俑者—麻木不仁的政權。

或許,示威者和前線警員可以嘗試先放下眼前的仇恨,一齊看清楚問題所在。示威者將矛頭指向政府,前線警員可以選擇發揮警隊的專業精神,以保護市民為依歸,亦可選擇按章工作,選擇性地服從合理的指令。雙方都不一定是敵對,甚至可以是合作雙贏的關係。

若大家都知問題在哪裡,就不要讓政權主導了故事發展。其實警民不必對立,甚至可以互相善待,示威者可以撐警,前線警員也可撐示威者。警民可以不是敵對的,警方可以贏返民心,示威者可以得到警察支持。

當然,實踐有一定付出和難度,問題是我們願不願意去嘗試?

66640953_10156342289113244_2112806417059545088_n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