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又一年,感謝校園團契的每一位

因著工作關係,過去五年有機會以傳道人身份參與某中學的福音事工,並與幾位教會同工、老師及學生一起在校園的團契打拼。學期接近尾聲,團契最後一次周會亦順利完成,教人想起這幾年的校園事奉感受。

該中學是我昔日的母校。從中一到中五,母校在我成長的歲月裡帶來了不少青蒽的回憶。就是發現自我的重要階段,遇過不少恩師好友、亦透過大家的建立發現站在他們背後的上帝、團契生活的美好。後來預科升到一所沒有教會背景的學校,信仰卻早已成為生命裡不能分割的部份,亦成為後來各種經歷的重要支柱。

沒錯,我是高考的過來人,一個在學制改革後逐漸步向滅亡的群體。那些年經歷過小六學能測驗、中五會考、預科高考,人生的方向不斷被考評局收窄;縱然不能說百分百明白自己的終極目標,但透過各種考試的歷練,也逐漸明白自己的志趣和能力所在,處事也變得謹慎而長遠。說句實話,我很感激上帝讓我經歷過這樣的人生,也從中發現上帝的同在。

帶著這份來自高考的經驗,我以傳道人的身份進入中學的群體之中。起初,母校的人和事皆為我帶來各種難以忘卻的回憶,甚至執拾團契室的遺物,也在過去福音營營冊上看到自己的名字。只是接下來五年的校園事奉,發現眼前的學生雖然穿著跟我昔日相同的校服,他們的志趣、能力、想法卻似是另一類群體。

或許是成長在網絡世界主宰生活的年代吧?學生們接觸的資訊比我們同年紀的時候來得豐富、他們所能掌握的能力和關心的議題亦較我們要多一點層次。就是初中階段我們仍然不會敏感於政局時事,他們卻可以在926事件發生後旋即以基督徒學生名義在secret group發起全校祈禱會;當我們仍然以為設計海報班衫需要掌握Ai(Adobe illustrator)技能,他們卻告訴你只要用智能電話上的某幾個app便能夠自然生成。

接觸這一代來自文憑試的學生,總需要有著承認自己能力不足的勇氣;只是在你發現自己不足的同時,他們卻處處展現對你一代甚為敬佩的說話。好些進入文憑試倒數階段的同學都會跟我們說,看過高考的課程內容,實在不明白需要多少毅力才能撐過那兩年;好些開始為JUPAS煩惱的同學,也會羨慕會考、高考這兩段公開試,讓考試更清楚自己的專長。

無論是高考過來人、抑或文憑試的應考生,其實沒有哪一代比哪一代優勝。前者可能早一點摸清自己的方向和專長,卻容易否定自己其他的可能而怯於突破;後者可能多才多藝難以決定自己的方向,卻擁有一份比前者更願意嘗試各樣可能的勇氣。明白這點,是投入校園事工必需抱持的心態。

「在基督裏若有任何勸勉,若有任何愛心的安慰,若有任何聖靈的團契,若有任何慈悲憐憫,你們就要意志相同,愛心相同,有一致的心思,一致的想法,使我的喜樂得以滿足。凡事不可自私自利,不可貪圖虛榮;只要心存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腓立比書2:1-4,和合本修訂版)

各人抱著同一份的心思、發現別人比自己優勝的地方、彼此在生活上互相協調照顧,豈不就是聖靈的作工嗎?當大家放下各人的差異,為著同一個來自信仰的目標同心出發,豈不就是真正的團契嗎?

最後,還是感激五年間在校園同行的每一位。校園福音工作,美其名是一份對準學生的事奉,實質是在基督帶領下彼此學習的機會。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