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o Cheung

張毅勤(Angelo Cheung),就讀於伯特利神學院,在宣道會太和堂聚會,但因同性戀爭議被教會雪藏,在教會裡無所事事。喜愛研究聖經和神學,重視人權、平等、自由的普世價值,關注動物權益。休閑娛樂是閱讀和下棋。

參與「同性運動多面睇」講座有感(三)

talk

 

…續上文《參與「同性運動多面睇」講座有感(二)

葉博士主要從社會角度論同志運動,他首先引述《同性戀的十字架》中羅秉祥博士的研究,指出聖經明確反對同性戀,但同性戀並不比其他的罪大,故基督徒不應對同性戀作出針對性的譴責。

他表示「同性戀」有別於「同志運動」,前者涉及個人的性傾向,後者卻是一種追求性小眾平權的運動。他轉述該書中引述女同學社於2010年撰寫的一篇文章〈通色.通性——性傾向及性別身分認同〉,為「性小眾」下定義:「性小眾……可以是同性戀者、跨代戀者(可以是戀老、戀童、戀青少年)、性工作者、嫖客、有婚外情的人、用情不專的人、色情工業從業員、皮繩愉虐愛好…及家人戀(一般稱為亂倫)等。」[1]葉博士據此認為,同志運動所爭取的不止同性戀者的權利,還可能包括上述等人的權利。

對於那些主張包容同性戀的基督徒,葉博士對他們提出疑質:「究竟你們的道德的底線在那?假如有人支持孌童和亂倫的權利,你們會否包容?」

葉博士這種論述是現今普遍教會的反同進路,這是典型的偷換概念(由「同性戀」轉移到「性小眾」的概念),就是把同性戀跟孌童和亂倫等混為一談,然後通通視之為不道德。這種論述顯然沒有理會各類性小眾在性質上的差異,其實「性小眾」只不過是形容那些不被主流社會接受的性關係的群體,至於該關係是否道德,即需要個別討論。不要忘記在古代中國社會裡,自由戀愛結婚的人是「性小眾」;在十九世紀末的美國,黑人與白人的通婚也是「性小眾」,當時不少反對者提出的理由是「如果白人可以和黑人結婚,那有一天人可以和猴子結合」!這種荒謬的邏輯,正正是現今反同人士所用的。

故此,如果葉博士要疑質那些包容同性戀的基督徒的道德底線,就必須先論證同性戀是不道德的,可惜他在整個講座裡都沒有說明同性戀究竟有何不道德(這種無的放矢的質疑是普遍反同教會的通病,他們反對同性戀的根據就只有聖經,但完全缺乏道德論證去噔明同性戀會對人或社會造成傷害)。

葉博士遇上難題

在問答時段裡,台下有一位與會者提出頗為尖銳的問題:「教會視同性行為和離婚都是罪,但為何只反對同性婚姻法例,但不反對離婚法例?」葉博士頓時語塞了數秒,然後支吾以對一陣子(當時他表現得不知如何應對,也有點鑒戒),最後他解釋很多離婚的人都有十分艱難的經歷,所以應予以體諒。顯然,葉博士並沒有處理這個問題背後的核心:「為何教會要雙重標準?」,既然教會可以體諒人的艱難容許社會有離婚法例,為何對同性戀者卻沒有這個體諒?

不過相比起吳宗文牧師,葉博士比較老實,至少他不會迴避難題,不會好像吳牧師把我的問題抽起不答。

總結

雖然這講座名為「同性運動多面睇」,但探討角度甚為片面。就以葉博士為例,他多次引述《同性戀的十字架》的其中一位作者羅秉祥博士的內容,但卻對另一位持不同意見的作者龔立人博士隻字不提,其實龔博士提出的觀點比較少信徒接觸到,當中更值得大眾思考。既然連教內學者的意見都被忽視,那些教外的同志群體的聲音即更不用說了,這講座根本無法讓信徒對同性戀課題有比較公允的思考。

希望現今的教會不要再閉門造車,與其搞講座自說自話,倒不如跟同志群體展開公共對話或辯論,讓信徒對雙方理據作深入反思。若然教會認為此舉太過開放暫時未能做到,也請找持不同觀點的教內人士發表意見。如果連這樣也做不到,也拜託至少邀請一些較有水準的學者來主講吧!

[1] 原文可參考:http://leslovestudy.com/liberal-studies/concept20.shtml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