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y Tse

大學時經歷信仰震盪,重新體會信仰的「深」與「闊」,發現世界的豐富與美好。生於亂世,經驗生命的熱情與無力,期盼在黑暗中成為一點光,無悔上主所召。現職學生福音機構同工。

去camp不得不chur?

50860057_2056829964396501_404750588329328640_n

二○一八的年尾,與往年一樣,以營會作結。出營後,在社交媒體例必看見一篇又一篇的#hashtag「感受文」,但從他們今年的感受分享,或多或少也反映出青年人對營會的印象─「以為一如以往的chur 卻是反其道而行的養生」、「應該無試過有個camp每日平均瞓接近八個鐘」。

「無得瞓」、密密麻麻的活動彷彿是營會的標記,因此當一個讀經營,不是由朝到晚密集地查經,而是讓營友每天下午守靜,經驗獨處及休憩的時光,並嘗試頭腦以外,以身心靈的覺察與意識與經文相遇,他們的反應充滿驚奇、意料之外,甚或不習慣。這種不習慣除了是對休息、「放空」的陌生外,更是對營會竟然如斯輕鬆的直覺。

不難猜想,青少年營會的一貫風格,近乎是將一個月的運動量壓縮在營會裡進行,或是比神學院更密集地查經及聽道,均對青年人體力及腦力有極高要求。無怪乎,不少青年人覺得入營「好chur」是理所當然,出營感到疲累方是熱血、有意義。作為青年牧者的同道,筆者當然明白營會的重要及獨特性,因此為他們安排豐富緊密的活動,通宵達旦的談天自是無可厚非。只是對平日經已疲憊不堪的青年來說,一個比日常更繁忙急速的營會果真是最理想的安排嗎?難道我們都逃不出對時間的追趕?

設計營會不能脫離當下青少年的處境,面對茫然若失、失卻安頓本能的大專生,盡早培育他們建立退省的習慣,也許是此時此刻的當務之急。營會是特殊的時空,是異於日常的例外狀態,每天的泰澤敬拜、經文默想、屬靈操練、個人守靜等,正是為他們建立有別於世界急速迫人的另類生活方式,重新覺察身體的狀態,傾聽內心隱微的呼聲,在主內與疏離的身心靈修和。

活動貌似輕鬆舒適,沒有勞累的走動,不少青年人的反饋卻是更覺疲累,更覺孤寂。原來平常忙到不能再忙的生活,甚或主流意識形態,已無形中在他們內心塑造對休息、對無事可做的罪咎感,總想讓自己被某些事情充塞。當觸摸那個負傷的身體,專注雜亂卻空洞的內心,就如打理塵封已久的房間般累人,多麼令人敬而遠之。營會正是為他們製造異空間,透過讓他們浸淫其中,發揮形塑(formative)的力量,讓這分別為聖,與自己和上帝同在的獨有經驗不但停留於腦海中,更是烙印在身體中,成為顛覆日常的力量,出營後嘗試活出不一樣,更具人性的生活。

乍聽之下,付費入營守靜、午睡似是荒誕。但這卻恰恰映照出當下的現實,原來我們已不懂得休息,不被允許休息。到底是營會荒唐,還是現實荒唐?

原文刊登於《時代論壇》(1637期)專欄【好青年解讀室】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