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仁佑

马来西亚人,新加坡神学院道学硕士。目前在南马一所教会牧会,并部分时间于新加坡神学院修读神学硕士学位(主修旧约)。人生苦短,必须限制自己的研究兴趣在圣经研究上。已婚,育有一女、一子。电邮:lengyowk@yahoo.com

原文与释经(六):希腊文时态的意义

-100%+

除了原文的字义经常被误用外,另一个常出问题的,我认为是原文的时态。这方面在希腊文尤其明显。因为希腊文和英文比较相近,同属印欧语系。因此,把希腊文翻译成英文比较直接。早期不少华文神学院,在教材缺乏的情况下,都教导学生把希腊文翻译成英文。这或许导致一些人以为,希腊文和英文的时态是完全相等的。当希腊原文的时态是过去不定时态(Aorist)时,我们通常就会直接翻译成英文的过去时态(Simple Past)。然后,我们就会自然地以为这个字眼代表发生在过去的意思,而且是中文读不出来,只有学习原文才会知道的。

据说,著名的唐崇荣牧师指出,希腊文有64种时态的变化,比起英文只有十几种时态,希腊文表达时间就非常精确(例如,参考这里这里)。但是,这样的说法本身其实并不精确(我实在想不出64种是如何计算出来的)。希腊文的时态其实并不一定表达时间。不是说使用现在式(Present Tense),就一定是指现在发生的事情。许多在神学院修习过希腊文的人都知道,福音书里面有许多经文,明明是在讲过去发生的事,用的却是现在式。这现象称为Historical Present,在马可福音和约翰福音中最为常见,大约各可以找到152和165个例子(学者对于出现次数有不同的理解和计算,见Mavis M. Leung, “The Narrative Function and Verbal Aspect of The Historical Present in the Fourth Gospel,” Journal of the Evangelical Theological Society, 51:4 (Dec 2008), 703, n.2, 列出不同学者的计算。)有时在同一节经文中,过去式和现在式的经文会交替出现。例如:约翰福音十三章4节:就离席站起来(现在式),脱(现在式)了衣服,拿(过去式)一条手巾束(过去式)腰。

其实,即使是英文,使用的虽然是过去时态的字形,也不一定是表达过去的意思。比如在假设句子中:If I were rich, I would buy a new car, “were” 并不表达过去的意思,这个时态的字形被用来表达在假设句子中不太可能发生的情况。因此,传统的希腊文文法书,都会教导学生,不应该立刻把希腊文的时态理解为代表时间,也可能在表达它的状态或动态。尤其是缺少往昔号 的命令语气、分词等等,这些情况下,虽然不少文法书还是称之为过去或现在时态,但和实质的时间其实无关。

更有甚者,近来对于希腊文时态的研究,使得我们必须更加小心,避免把希腊文的时态直接当成是在表达时间,或是等同于英文时态的用法。著名的新约学者Stanley Porter,在1989年出版了Verbal Aspect in the Greek of the New Testament, with Reference to Tense and Mood。他主张,新约希腊文的时态和时间完全没有关系。请注意,是和时间完全没有关系。一个句子要表达所发生的时间,是以其他的方式,如:助动词(adverb)、文学体裁、或是提到历史事迹来表达。他认为希腊文的时态只是表达作者主观的观点,想要强调的事物,和事物客观发生的时间完全无关。有的学者虽然采纳verbal aspect的立场,但仍然认为希腊文时态有时候也表达时间的意思。学者似乎仍然在针对verbal aspect展开许多争辩,然而,现在要说某一个时态是在表达过去或是现在的时间,都必须要更小心谨慎了。

总而言之,如果没有好好花时间修习希腊文,单单看一些原文分析的工具,很容易望文生义,误以为某个动词必定表达过去或现在发生的事情。读者若对Verbal Aspect的理论有兴趣,可参考Robert E. Picirilli, “The Meaning Of The Tenses In New Testament Greek: Where Are We?” Journal of the Evangelical Theological Society, 48:3 (Sep 2005), 533-55. 对整个讨论情况非常有用的概览。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Km0Fj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