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仁佑

马来西亚人,新加坡神学院道学硕士。目前在南马一所教会牧会,并部分时间于新加坡神学院修读神学硕士学位(主修旧约)。人生苦短,必须限制自己的研究兴趣在圣经研究上。已婚,育有一女、一子。电邮:lengyowk@yahoo.com

原文与释经(七):文学的设计

-100%+

李白
图片取自网络,标明可免费使用

唐诗《静夜思》脍炙人口: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虽然小时候还不懂什么是押韵,但已能背诵这首唐诗,并被其文学的优美设计所吸引。要是不懂中文,要欣赏这首诗歌就不那么容易了。网上可以找到不少《静夜思》的英译,意思是明白了,但就很难把押韵也一起翻译出来。

同样的,许多圣经经文都有明显的文学设计。传道书七章1节:名誉强如美好的膏油。名誉(shem)和膏油(shemen)在希伯来文中非常接近,两者对比就会产生更大的文学效果。就像中文说:“爱你变成害你”一样。

以赛亚书五章7节更具讽刺意味:

他指望的是公平(mishpat),

谁知倒有暴虐(mishpah);

指望的是公义(tzedaqah),

谁知倒有冤声(tze’aqah)。

公平和暴虐,以及公义和冤声,都只相差一个子音。上帝俯瞰世界,想要寻找mishpat(公义),结果却是看到mishpah(暴虐);想要寻找tzedaqah(公义),结果却是看到tze’aqah(冤声)。何等讽刺!

新约经文同样有许多文学的设计。许多信徒都很喜欢哥林多前书十三章4-8节中的爱的真谛,会背诵的也不少。若看原文,会发现第6节是非常对称的两句话:

οὐ χαίρει ἐπὶ τῇ ἀδικίᾳ, (不喜欢不义)

συγχαίρει δὲ τῇ ἀληθείᾳ. (只喜欢真理)

藉着非常相似的字词,把强烈的对比衬托出来。

以弗所书一章3节:

愿颂赞(εὐλογητὸς)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他在基督里曾赐(εὐλογήσας)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εὐλογίᾳ)。颂赞、赐、福气的字干都一样。

环球圣经译本就把此节翻译为: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是配受称颂(εὐλογητὸς)的!他在基督里,已经用天上一切属灵的福分(εὐλογίᾳ)来赐福(εὐλογήσας)给我们。

把和合本的“赐”改为“赐福”,突显了这里的文学设计,可惜之前的称颂/颂赞就没有更好的改法了。

要发掘圣经许多优美的文学设计,就必须修读圣经原文,并且认真地把常用字背起来。更多的阅读原文,对于圣经文学的优美就体会得越深,这是翻译所无法完全取代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