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十年……我城的《盛世危言》

-100%+
原刊於此網站

中日甲午戰爭前夕,鄭觀應寫了一本《盛世危言》,此書對後來的維新運動帶來深遠影響,甚至連毛澤東也曾受此書啟發。

今天,香港要被強逼接受中華帝國建構的「盛世」(偽裝),面對背靠「祖國」、「中港融合」的謊言,電影「十年」從大陸化(黑警與統治者勾結)、保育、香港話(其實,香港的粵語跟內地的粵語也有差別,可稱之為「香港話」)、港獨及本土五個角度,想像「十年」後的香港的變化與淪亡,事實上也是為我城敲起喪鐘,這是「危言聳聽」嗎?看看近三年來香港的變化,如果我們習慣了當前的指鹿為馬、黑白顛倒,習非成是,對兩制一國化、意識形態大陸化、西環治港公開化、治港班子左派化這「四化」無動於衷,那麼,「十年」展現的五個想像,就是香港死亡的命運。

平安夜去看「十年」,心情是沉重的,五個故事,準確地掌握了威脅我城命運的核心問題。片末引用了《阿摩司書》五章十三下至十四節:「時勢真惡。你們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馬禮遜譯本是:「因將為無道之世代也。爾等尋求善,而不尋求惡,致爾可存生命」。昔日先知的吶喊,也是一種「盛世危言」,直斥世代無道,是偽裝的盛世。今天,「十年」再引阿摩司先知的危言,事實上,也是對我城發出的吶喊與危言,「為時已晚」?還是「為時未晚」?

我們正活在「無道之世代」,惡人當道,港人如仍不醒覺,就為成為「浮瓜」中兩個為短視的公錢之利而被權貴利用的小人物般死不暝目;好像「冬蟬」的保育抗爭者般,坐以待(自)斃;如「方言」的的士司機般,被「主流」淘汰;走上「自焚者」的悲劇;成為最後一批被清算的「本地蛋」,失去自我及本土意識的孵化與孕育。

昔日鄭觀應撰《盛世危言》,乃祈望「蒙當世巨公」,體會其「杞人憂天之愚」,「因時而善用之,行睹積習漸去,風化大開」……今天,我們需要的不再是「當世巨公」的乞憐,卻是呼籲港人命運自主,守衛我城。「爾等尋求善,而不尋求惡,致爾可存生命」。

起來,走出被擄,拒絕為奴。為時未晚……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Zn3Pl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