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_seed

一个喜欢学习和思考、积累和综合知识的人。兴趣领域:应用神学/圣经真理在信徒的生活和心灵感受层面,这是传扬真确福音的最重要基础。更多的研經、見證、和神學探討題目歡迎訪問我的非正式討論園地
Everybody Has A Theology。

十字架:神的慈愛得到滿足

有一首很流行的英文敬拜詩歌,In Christ Alone1,是很好聽的,只是其中有一句歌詞我不喜歡:on that cross, as Jesus died, the wrath of God was satisfied.「神的忿怒得到滿足」的說法反映出代罰神學(PST)。中文詩歌似乎沒有唱得這麼難聽,大多是「還罪債」之類,不細想就不會聯想到神的忿怒,但意思一樣是從代罰神學來的。

cross-and-bible2不久前,美國長老會(USA)印刷新版的詩歌集,曾經詢問這歌的作者,能否把the wrath of God was satisfied改成the love of God was magnified,兩位作者不同意。結果PCUSA投票決定把這首歌刪掉2,可惜了。

Ian Paul博士指出,其實很多基督徒唱這首詩時,都把這地方稍微修改一下(他們看著屏幕唱),但正式要求修改歌詞引起了這場風波。有人說你們為甚麼忌諱說神的忿怒呢?答曰,不是「忿怒」有問題,是「滿足」有問題–PCUSA不接受代罰論的救贖觀點。

這件事引起了熱議,因為它關乎聖經真理,關乎教義,也關乎歌曲的版權。Ian Paul作了一個介紹,我翻譯了一部份並稍加解釋。全文可去看他的文章3

在新約中,提到神的忿怒或the wrath的地方不少,但全部都是名詞描述。神從來沒有被描寫為發怒being angry,神的忿怒是某個態度、效果,而不是祂的情感。神反對一切邪惡和敵對祂的事物,不錯。但是否所有的非信徒都被祂命定去地獄了呢?顯然聖經並沒這麼說。

新約中神的忿怒在既是現在的,又是將來的。「神的忿怒從天上顯明在一切不虔不義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義阻擋真理的人」,保羅用的是現在時態,不是講末日審判;而羅馬書五章,我們「要藉著他(耶穌)免去神的忿怒」,保羅用的是未來時態。這節經文是新約中唯一的話,明確地把末後的審判和得救連繫在一起。Ian Paul特別指出,保羅一次都沒有把基督的十字架流血和神對罪人的忿怒連繫起來,反倒大講神對罪人的愛。怪不得有人把那句歌詞改為「神的慈愛得到滿足」。

在聖公會和其它的禮儀教會,他們用Book of Common Prayers(BCP)來禱告。從十六世紀到現在,其中確實提到耶穌的犧牲「滿足」了救贖的要求。改教家承傳了經典的天主(大公)教的中世紀神學,他們把歐洲封建莊園主的榮耀被冒犯、得滿足的條件,搬到救贖論的解釋中。但BCP並未直接說「滿足神的忿怒」,所以是可以另外理解的。

歌唱神的忿怒得到滿足有甚麼問題呢?讓人把十字架上的耶穌和父分開了:耶穌是慈愛的,父神是忿怒的,不惜懲罰無辜的愛子。本來耶穌是救人脫離罪惡,變成他救我們脫離父神的忿怒。

論到十字架救贖的教義,新約聖經除了說基督為罪受死是義的為不義的,為要引我們到神面前(彼前三章),還說神使基督從死裡復活,勝過了一切權勢(弗一章),潔淨了我們的良心(來九章),讓我們與神和好(林後五章)。並且得救贖的不僅是人,還將要包括整個受造的宇宙(羅八章)等等。

所以,我們不應該把十字架救贖狹窄地理解為代死。你怎麼知道保羅說的「藉著他免去神的忿怒」,不是指歸信耶穌、加入神的國度而得救呢?我曾經搜索研究過聖經部份書卷中「神的忿怒」,我認為上帝忿怒的對象是祂的仇敵,或祂百姓的仇敵,決不是一切有罪過的人4。你可以在讀經時自己考察一下。

  1. Keith & Kristyn Getty 演唱的 “In Christ Alone” 其實歌詞也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