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信仰百川》編輯部

北港:愛情微小說第十章:纖纖素手如霜雪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兩個港大畢業生,竟然都不可理喻的迷信,不肯再約在任何地方一間Pacific coffee見面,而是Starbucks,亦遠離告士打道(真的可以遠離嗎?心遠地自偏),轉到時代廣場4/F。

是Eugene的whatsapp權充破冰船的。

內容大概是:「我回來了,不肯定你是否仍當我是朋友,但我在克羅地亞某一間不顯眼的書店找到一本卡繆的La Chute(The Fall)(編按:該書1956年出版,是Camus生前最後一本完整寫好的哲學小說),我知道你在念法文,我想送給你,但係如果你工作太忙,冇時間見我,ok的,我寄給你好了!上次寄明信片的地址可以嗎?」

回到過去,以致可以回到未來。十三手前的預科考試,E佬中文是考獲等的。

訊息發放了兩小時之後,回覆來了,全英文,原文直錄:u will have ten minutes, Dec 12, 7pm, Time Square 4/F: Starbucks.

日曆衹是爬行到十二月中,時代廣場的聖誕氣氛已經濃得化不開。Eugene早了十分鐘抵達,he is pathetically punctual throughout his life,剛好有一張空枱,是對著Bose audio – visual outlet的。正在隔岸觀火地播陳奕迅的歌:黑夜不再來:「如果將香煙點給我代表真愛,莫非煙熄了,會更震撼與期待….」

那是張柏芝出道後之第二部電影作品:第12夜。首作為「星願」。她十九歲。和許多朋友一樣,E佬就祇係喜歡這兩套。之後的柏芝,是另外一個人,彷彿換了另一個靈魂。電影第12夜有一段非常動人的獨白:女主角對著鏡頭,質問自己,那天在街上碰到舊愛,好奇怪自己當年為什麼會愛上如此不堪的一個人。大明星應該一直都冇讀過拉崗,他說:愛情之本質,是向一個不存在的人,傾心傾意地付出你不曾擁有過的東西。

Emilie來了,湖水藍的套裝,她的dress code一直都是單調的藍與黑,頭髮有點淩亂,人明顯瘦了一個碼、左手竟然換一個跳數字的腕錶,而不是廿二歲的生日禮物Cartier,爸送的!(實情是Emilie跌爛了,原因不詳。)

人未坐穏,亦未落單(that should be ice mocca with no cream),E女本想先發制人(事前預備好了plan A,plan B及plan C:隨機應變。)字母還未出口,她發現前面這個人,令她喊了好幾次的人,竟然雙眼通紅的望着自己,然後,自己雙眼也不爭氣地紅了。應該不是吹沙入眼吧!

Time Square is centrally air-conditioned since its opening some 25 years ago. Eugene萬萬估不到,他第一次觸摸到女朋友,竟然是她的左手,微微有點汗,大家面對面坐,他的右手缓缓地伸出去,對方冇缩退的意圖…….Eugene清楚,他公事包是冇紙巾的(那麼如何幫對方拭淚呢?),最近的7-11,來回起碼要行30分鐘。

就算香港突然尼克特制九級地震,Eugene也不會縮手,亦不想再走開。


北港作者簡介:尋尋覓覓,一生都在求「情場浪子」的恩賜,但耶和華上帝卻說:我認為你比較適合做維園阿伯。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