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港:愛情微小說第十一章:關係正常化


編輯同工 2016年8月31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前言:愛情本身,和愛決定去愛一個人,兩者都並不特別偉大,並且脆弱不堪,不堪脆弱。

正式開始向自己和友儕交代,I am in a relationship是怎麼一回事,兩個人的人生、價值觀,看什麼電影,聽什麼音樂(黃耀明yes or no?)那需要多少的磨合/忍耐:兼容,刻下double E祇是審慎性樂觀,然而肯定不是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那種無端白事扯火,無端無理地向加拿大網媒記者大發雷霆!(他怒問:「你有冇去過中國?你那處來的偏見?李波失踪關你差事?大概如此,我的普通話十分普通。)

E佬自十八歲開始,非常留意時事,家中有齊練乙錚的政論文集,由散文集「水清無魚」開始,最近多了兩本卡缪的註釋書(Camus’s work are of course classics. What defines classics?),你讀同一文本(如紅樓夢,或是聖經),卅歲時,跟五十歲,你會讀到完全不同的東西。

兩本俱是黃晞耘(巴黎第七大學文學博士)寫的,你大概會估到是Emilie送的,不錯,私人文化課程還包括要聽馬勒,暫時祗是去到「四」……..(那是E佬心中的投訴!沒有宣諸於口。)Emilie絕對不是「憐香惜玉」的人!By the way, do you have time to join my French class? 至於電影,第一隻女借給男的是Eric Rohmer的”My Night at Maud’s”。E佬努力去努力,看了兩次,每次都在半小時內睡着了!我情願陪你去打羽毛球…. E to E Whatsapp.

Emilie對男女感情的態度正確,如臨深淵,如履薄冰,那當然和過去發生過的事有關。(但Emilie不准我透露詳情(長情、背叛與昏盲)),我亦不凖備説。I have to respect her privacy and keep her freedom intact. 這方面,我相信我比窩囊的平機會主席陳章明稱職。

戀情進展:並没有男友不食人間煙火,日日揸架Benz跑去接女的放工的橋段,那徒然祗是TVB编劇貧乏的想像。E女公司在九龍灣,E佬在西灣河,平日工作天,多數祗是Whatsapp互傾情愫,冇得見,將lunch吃過什麼tag過去(下一次你陪我再去一次),瑣瑣碎碎的,就如百無聊賴的人生。

況且,放了工,人一般都已經很倦,Emilie很緊張自己的皮膚,每晚都儘量十一時之前上床,故此,9:30pm電影是out of the option-pool。另一方面,Emilie看戱祗習慣去Elements或是IFC,兩處食肆的價錢牌都令E佬十分坐立不安。但係……唔解我會喜歡一個(祇)喜歡IFC的女子?我們將來會如何呢?金風送爽之秋,她肯陪我去深水埗桂林街蛇王源嗎?

Emilie:「蛇,在聖經中代表邪惡,蛇「更」的賣相很曖昧。我本玉潔冰清…..咁辛苦先減到兩磅,你好鐘意我胖珠珠咩?」

那是E佬想像E女會有的回應。


北港作者簡介:尋尋覓覓,一生都在求「情場浪子」的恩賜,但耶和華上帝卻說:我認為你比較適合做維園阿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