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信仰百川》編輯部

北港:愛情微小說第三章:是禍躲不過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Eugene自言自語:「有四秒鐘真不相信自己在Whatsapp剛剛讀到的短訊,Emilie竟然約我去看Macbeth。」

放咗工,定一定神,灌了一罐藍妹(我有留意到,Emile在紅館那一夜也呷「藍妹」的!),用五弟轉贈給我的Samsung,Google五分鐘,弄清楚Macbeth不是新進入本地市場的日式漢堡飽…..而是弒君篡權的莎劇,關於英國文學,小弟對莎劇的認知僅限於「羅密歐與茱麗葉」,還要是王晶執導之版本。諷刺點說:如果你想知道煑鶴是怎樣的味道,那就是怎樣的味道。

我的心上人於Whatsapp如此說:(中英互涉正正就是Emilie的可愛處,她起碼仲有廿個可愛的優點。)原文copy and paste:「恰巧,愛丁堡的Rambrandt劇圑來港,藉此紀念莎翁逝世四百年,湊巧演出場地是APA,而不是討厭的HKCC or City Hall,恰巧下星期四羽毛球教練休息,恰巧我又想起你……」

就單是最後一句,通殺!她叫我做什麼都可以,叫十次,做十一次!祗要不是掌上壓。馬克白此譯名好怪,不如「王子復仇記」的望文生義,好奇怪清純的Emilie,竟然挑Macbeth來看!故事情節好嚇人。如果大家熟絡多一點,我會建議轉看「仲夏夜之夢」,起碼老少咸宜。

整件事令我稍有緊張的,其實不是dress code,而是有冇中文subtitles。

當日當天,萬里無雲萬里晴(上一句是千江有水千江月),灣仔北演藝學院前的海景已經蕩然無存,整個維多利亞海景遭遇同上。

APA附近有Louis Steak House,名菜是紅炆牛尾,不清楚執笠了沒有?我當助理勞工主任時,常去在灣仔軍器廠街警察總部八樓canteen午餐,那裡的洋蔥豬扒做得挺不錯。但約會(我們是約會嗎?),倘若安排在那處好有機會碰到舊同事的,似乎不是最妥當的安排。Emilie最新的W-message說:「你請看話劇,我請吃飯,互不拖欠。」

然而那一晚,碰到她遲走(地鐵東鐵缐又出現訊號故障),在灣仔地鐵修頓場出口會合時,離開場時間不足38分鐘。

「就對面馬路的永華麵家吧!正式晚飯,下次補番!」她第一次對我笑得那麼燦爛。$42一碗雲吞麵,我真係未吃過,我叫了牛筋粗,同一價錢,感覺上好像抵一點。桑寄生茶是想也不用想!$50、淨水,連蛋也沒有!忘記他!(等於忘掉了歡喜、鄧麗君。)

Emilie連最後一滴蝦子湯都飲盡了….看來此麵家真係佢心之所繋,令眾生最意外的是,她在吃麵的中途,挾了碗上的一隻雲吞給我,意態模糊的說:「你試吓,味道挺不錯!就當係道歉我遲到……」她用她的筷子挾給我,沒有半點見外(障礙抑或是外人?)。

那是有生以來,最好味的雲吞。

話劇肇事現場:

Emilie心裏想:「為何佢坐得那麼僵直,彷彿我是有傳染病似的,那一次羽毛球之役,事後我都覺得可以處理得好一點,Eugene是一個好的伴,不是因為他闊綽、殷勤、老實(我從來冇擔心過他想佔我便宜)。沒有見到他的時候,我沒有絲毫思念,見到時,卻又好像穿舊履一樣的舒服….我不相信拍散拖,什麼逢場作興;可是,我相信婚姻嗎?他可以令我相信婚姻嗎?」

「話劇水平很高,飾馬克白夫人之演員尤其神似、一步一步,將丈夫拉向萬劫不復的深淵。帶濃厚蘇格蘭的英語很有嚼勁…..E佬一直追著subtitles的様子很cute,不知為何,我想起一首舊歌:王菲:給自己的情書….歌詞是這樣的:……(情書)在夜䦨盡處,如門前大樹,沒有他倚靠,歸家不必撇雨。

話劇連埋中場休息,一直做到十點半。離開星期五只有90分鐘。「我call的士先送你回家吧!明天仲要返工呀!」

Emilie的回答帶點曖眛,臉上卻又帶點風情:「唔知點解,今晚我想坐吓電車。」

涼風摺摺,風月無邊。如果從俄羅斯多年前放上晴空萬里的太空站zoom下來,要zoom多久才覺察到E佬的心一直在狂跳呢?

Keep wondering。


北港作者簡介:尋尋覓覓,一生都在求「情場浪子」的恩賜,但耶和華上帝卻說:我認為你比較適合做維園阿伯。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