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北港:愛情微小說第一章:E 2 E,e to e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前言:愛情如愛之堅強,眾水不能息滅。

Eugene一直都知道自己沒有什麼運動細胞的。然而,正如南方夫人信箱講:「如果你喜歡一個人,你會萬水千山的向她趨近。」

Eugene與Emilie是港大前後同學,在一個去柬埔寨短宣認識,交換了電郵、加進了臉書,對E女來說,諸般的義皆盡了,可以收埋個檔案。然而E佬那邊箱,卻是因為荷爾蒙的緣故,有一連串登陸諾曼第之部署;比利時沿着海,一年四季都風高浪急,就如愛情之驚濤裂岸,亂石崩雲。

第一輪探陣(scouting)是投其所好。E女自中學開始喜歡打羽毛球校隊,球衣球拍都是名牌,平均每星期打兩次,固定班底及場地,調景嶺的維港灣畔會所,Emilie舅父在那邊住,亦同時是會所的GM。近水樓台。對網前、高遠球、反手轉線技術之掌握,Emilie都稱心如意,就如她任職的MTRC公關,everything is under control。一句到尾:流麗如絲!

至於E佬,同樣是一句到尾:「卅八腰圍,量力而為。」他是有一次厚着臉皮、硬住頭皮,跟埋E女去調景嶺(昔日是叫吊頸嶺的荒山),廿分鐘單打之後,已經面無血色,沒敢再去。

皇天沒有辜負有心人,可以這樣想的,正如你有權單戀一個人,那是人權之延申。機會來了:2016國際羽毛球比賽由霸王洗頭水贊助,公司剛贏了一宗拖了三年有關誹謗的官司(潘永年vs余若海),如釋重負之後,大搞羽毛球賽作為慶功。場地是紅館。E佬一早就私訊E女,Emilie是綠燈的,球票一般都很緊張,較好位置的,開賣兩小時之內就賣光了,祗剩下山頂位,要帶備望遠鏡的那一種。上一年,E女就向朋友投訴過:「唓,又唔係去米埔睇雀。」

一日心期千劫在,告了半畫假,去了較荒僻的城市電腦售票處,葵青劇院夠了,不用跑到老遠的屯門;排了廿分鐘,票到手:綠閘,13行,$160一張,位置極佳,E用紅筆在書房月暦畫了一個大圓圏,恐妨自己忘記了,其實,又豈會忘記呢!至於繩的另一端,是怎様看整回事,天曉得。

正當E佬在「開飯囉」(open rice)check緊紅館附近那處宵夜有海景時,女方的whatsapp來了:「另外一些波友有free VIP tickets,上半場去陪他們,下半場來陪你,in order to make you happy。」E佬很喜歡最尾那句簡單的英文,好喜歡。

時間終於碰觸到月暦上的紅圈,不是紅繩,亦不是紅娘。球賽來了,紅館piazza照例擺賣最時款的yy球拍波衫,規模當然比在舊年灣仔新伊館的大而有檔,主要因為較多空間,在眾多場景下,空間決定一切,最低限度,決定了命運,71年前,登陸諾曼第是順手拈來的例子:1944年6月6日,史稱D-day。

11月11日,肇事現場由紅館藍閘開始,E佬一早就瞥見E女一大夥人,有男有女,全副戎裝,在灌藍妹啤酒,天南地北,大部分時間是鬧吳克儉正一廢柴,城大塌綠化天台是刑事疏忽,好彩塌頂那天不是考試日,不然會上CNN。

E佬君子風度上前打過招呼,也就進場了,反正是marked seat的。Emilie不可能弄錯,紅館每開show,有四十八個帶位,萬無一失,就算真有一失,也就祗不過一失而矣!輸得起的!

座位位置絕佳,雖然有一張椅子仍空著。奧原希望(日本選手,世界女單十名之內)打頭場,汗一直的滴,泛光燈下,反照如東平洲晨曦的海面,麟麟如昔,E佬想起他的前度。

十五分鐘後不經意的轉頭,出乎意料之外,E女竟然就在7行之後的VIP seatings!”甚麼撈什子的貴賓位!”E佬心裏咕嚕。相距「7」行,在聖經中「7」代表完全,a perfect number。在唐詩卻是另一回事: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

紅館大電視下的鐘已經標示2150,球賽已經打到戴志穎(台灣)進場,紅閘那邊不顯眼處有卅多個帶着同一喼帽的觀眾在熱烈鼓掌,想是從美麗島専程來的,不管一國兩制是如何被張德江委員長蹂躪,青天白日旗是進不了紅館的!

戴小妹直落兩盤輸了給印尼參賽者,E佬的iPhone此刻有一message:”我仍在等明晚的VIP tickets,未能下來!”那是E女as a matter of fact的whatsapp。

身後耳畔不斷有細碎的下樓梯聲音,原來是賣甜筒,又或是「阿仔急尿」….

趙雲雷那對情侶雙打輸了給丹麥組合!”此刻若有路人甲仍說「情比金堅!」我一定打佢一鑊!”E佬覺得自己情緒有點失控,於是索性離座走了。時鐘是晚上十一時十一分。剛上了隧巴,E女的whatsapp又來了:「你早退,走寶了,中國男雙在16:19之劣勢下扳平,在打第三局決勝局呢……」「我知道有第三局,但我都係走了,身體有點倦。you enjoy。」

事情之後仍有少許餘波,…女寫了廿七個whatsapp給男,男冇睇過!女在fb sent來一個message:”我建議你讀吓佛經,人會看開一點。”

“我家唯一訂的雜誌,就是「溫暖人間」(佛教期刊),然而人間,有時並不如想像的溫暖。”這簡潔的回覆一直在「草稿」,沒有發出去。

E佬那天在牛頭角圖書館,找到一本小說,書名是「無疾而終」,他本意是去找卡繆的「局外人」的。


北港作者簡介:尋尋覓覓,一生都在求「情場浪子」的恩賜,但耶和華上帝卻說:我認為你比較適合做維園阿伯。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