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動盪不安下的聖道宣講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HKCRM),2019年8月22日

引言

自6月9日「反修例運動」爆發以來,不少教牧於堂會崇拜講道感到困難,甚至無所適從。有些選擇「離地」,美其名為避免引起爭議,也不想會眾對講員有所標籤。筆者也從若干教牧知悉,她/他受溫馨提示「講道不要政治化」,擔心會眾未能承受,甚至有名牧早被邀請宣講福音,但因應時勢,這位牧師「被DQ」(取消了講道邀請)。同樣,有若干信徒感到返回堂會崇拜,彷彿生活於另一個平行時空裡面,堂會世界是何等屬靈,與世無爭;這些信徒感到講壇信息五十年不變,來來去去教導的是傳福音、讀經、祈禱與事奉等。

1. 宣講定位

傳道人宣講聖道時,有三方面定位:不迴避、不中立與不論政。

1.1 不迴避

斯托得牧師明言:「真實的基督教講道既合乎聖經,也合乎時代。它是闡釋聖經,然後與我們所處身的世界聯繫起來。」(《心意更新的教會》,107頁)一位忠心宣講的神僕,對當前場景,不能迴避,避而不談是失職的表現。會眾身處於混亂時勢中,飽受各式各樣資訊困擾,正需要教牧以聖道教導與指引。

當堂會刻意迴避當前發生之風暴,如同《基督教週報》,作出言論審查,好像沒有事情發生一樣,只會使信徒感到失望與不滿,特別是年輕世代。面對與承認問題,不是要挑起意見衝突,牧者向會眾展示是作誠實無偽的僕人,心存開放與謙卑,與不同立場的信徒就當前課題互相思考與對話。

1.2 不中立

有些教牧對「政治中立」存有誤解,聖經對邪惡與不義的指斥,從來不會中立。當發生721「元朗黑夜」、811警察濫暴、813示威者於機場粗暴對待旅客等,教牧本著真理,對這些超越良知行徑予以責備,根本與政治立場無關。牧者個人必有其政治取向、立場與看法;教牧毋需否認其立場,重要是宣講聖道時不會把個人政見絕對化、等同真理。任何堂會,會眾必來自不同政治光譜,教牧明白會眾對發生事件有不同理解與感受;他/她既要顧及會眾可能有不舒服的感受,但仍要忠心宣講。

1.3 不論政

教牧不能迴避、也不能政治中立,這不意味教牧要把「聖道宣講」淪為「政治評論」。我們不能本末倒置,身為傳道人(牧師、傳道、宣教師、教師等)要「有道可傳」,我們皆服在「文本之下」(under the text),而非站立於文本上面。聖經對若干課題如罷工、罷課、不合作運動等沒有直接的教導,聖經也非政治學課本或抗爭指南。當教牧未能掌握事實,甚至採納「假新聞」(fake news)作為例子,妄作評論,就會自招麻煩。

倘若教會是言說真理的場地,教牧被召站在講壇,忠實地向會眾宣講上主的「全部真理」(total truth)。教牧不以論政作為講道目的,會眾已有足夠的政經資訊;教牧在這領域的可信性一定低過劉細良、陶傑等。教牧陳述的不是信徒已知的舊聞,他/她乃合時地把古老聖言重新翻譯為會眾感到貼近的語言。傳道人非喋喋不休地講論表層的事件,他/她巧妙地引領信徒與聖言中重新理解事件的底蘊。教牧自知一己沒有答案,也不預知結局如何;然而他/她如同耶利米與其他先知一樣,作上主「直話實說」的信差。聖道並非用作支持「維穩」、「民主」或任何政治訴求;相反,聖言質疑、批判與否定任何意識形態聲稱的絕對性。

2. 怎樣宣講

布赫納(Frederick Buechner)於《福音作為悲劇、喜劇和童話》(Telling the Truth),可作為教牧「聖道宣講」的三部曲。

2.1 申訴悲劇

為何香港會淪陷到如此局面?傳道人職責不是作政治分析,他/她宣講文本之先,簡潔地分享:「近日發生的事件,我相信在座弟兄姊妹與我一樣,感到失望、難過、甚至忿怒。我承認與各位一樣,無助,沒有答案;我們都是罪人與被罪者。在這困難時刻,我們更加需要上主聖言給予指引與教導。」

布赫納這樣描述:「我們每一個人其實都無法躲避世界外面的暴風雨、自己裡面的暴風雨;如果哪一天能找到真正的遮蔽。所以我認為,凡是傳福音的人也必須從這裡開始 – 在真理所是的靜默之後,先臨到的是壞消息,然後才是好消息,先是作為悲劇的話語,然後才成為喜劇,因為它將我們剝光裸露,為了最終要給我們穿上衣服。」(52頁)

大時代考驗港人的良知,有所謂「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反修例運動」帶來種種悲劇如家人不和、朋友割蓆、信徒退組與社會撕裂。傳道人無論自選經文或採用三代經課,必發現聖經故事中不乏悲劇。《詩篇》的哀歌(或申訴詩,lament) 正表述人於困境中質問:「神啊,你在哪裡?」

2.2 言說喜劇

傳道人宣講以悲劇為始,接著他/她要言說喜劇。「無可避免的事,是悲劇。無法預見的事,是喜劇。」(81頁)

《時機宣講 – 適切境況的福音宣講》第七章講論「公眾危機中的福音宣講」,指出傳道人要讓會眾認識「神是奧祕的意思,是在危機中遇見的上帝同時是隱藏又彰顯的。(154頁)危機中,教牧以聖言引導會眾更加認識神,在神的救恩故事中重新認識人的本相與神的莫測。「罪與恩典,不臨在與臨在,悲劇與喜劇,將世界分割於兩下之間,而這兩下迎面交戰之處,就產生了福音。讓傳道人傳講這兩下匪夷所思的相遇,乃深遠諷喻、不期而至、歡樂好笑的福音。」(《福音作為悲劇、喜劇和童話》,98頁)

我們各人帶著「先見」(pre-understanding)來到聖言面前,透過一起聆聽與研讀聖言,講員與會眾一起經歷心思的變化,從而帶來新的「先見」。聖言就在我們意想不到的場景向心靈言說,如巴特所言:「驚異」(wonder)乃「神學的存在」(《福音的神學 – 導論》)。神常常作出新事,令人驚奇不已!

2.3 想像童話

「我知道,你萬事都能做;你的計劃不能攔阻。誰無知使你的旨意隱藏呢?因此我說的,我不明白;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求你聽我,我要說話;我問你,求你讓我知道。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伯四十二2-5)

聖道宣講的奧祕,有時連講員也不明白為何這樣言說,有時講章以外即場言說的竟成為多人的祝福!今日我們需要更豐富的想像力。

教會多的是「護教者」,而非「寓言家」,我們要重新學習「像特別受命差派的寓言家,從最崇高、最匪夷所思、最神聖的意義上,說出福音的真理。」(《福音作為悲劇、喜劇和童話》,123頁)傳道人有責任開拓會眾的想像力,正如約翰被流放囚禁於拔摩島上;然而一幕又一幕另一世界的景象呈現眼前,叫他不斷敬拜,不斷宣告:惟獨耶穌是主!

當前香港亂象,解構「安定繁榮」的神話,要我們重新檢視信仰與價值。傳道人的信息有時會不受歡迎,有意與無意地刺痛會眾脆弱心靈,甚至傳道人宣講時有時犯錯(引用了錯誤資訊、講錯經文章節等),這又何妨呢 ? 成熟會眾有辨識能力,不會因講員於某小點講論錯失而否定整篇講道。講道者與聽道者均在聖言面前一同學習,一同成長。

(題外話:有些堂會外請講員,有智慧的就不應限制講員的宣講,甚或需要為講員之講章,再作補充或評論。宣講引起會眾不安是好事,催促我們再思所信的內容。倘若教牧或堂會對外請講員感到不滿,下趟就不要請了;對外請講員的基本尊重,或請對方自選經文與講題,或由堂會提供編排經文與主題,其餘的就不該過問了。)

總結

「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提後四2)教牧於危難時勢的聖道宣講,更要用心,方能使慣於安逸的不安,而不安的卻得到安慰!

(筆者講於7月24日「牧養沙龍:紛亂對立年代中,怎樣宣講聖道?」,詳盡版刊登於《使命與領導》,2019年9/10月。)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