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剝削型教會(Abusive Church)

bully-theology

在本地某大網上討論區看到一帖,論及本地某大教會,觀其所作所為,乃Abusive churcha是也。對於Abusive church一詞,找不到精準的中文翻譯,姑稱為剝削型教會。

剝削型教會最主要的特點,我稱之為「正教教義,邪教手法」。

不要誤以為操控型教會一定是新興教派,或是小眾教會,接觸過兩間剝削型教會,均是大宗派旗下,人數上千的傳統教會,他們的教義毫無問題,一樣會信守信經,而是他們的營運手法,如一般異端邪教無分別,甚至接近坊間的層壓式推銷。亦正正因為他們教義上無問題,不少更加是經營有道,發展迅速,一般教會以致神學院,很少會過問他們的行徑。

通常有以下的特點:

一、無上權威的教主

以香港教會發展史而言,剝削型教會的教主多是該堂會創會牧師,多屬魅力型領袖,口才便給,他們擔任堂會的主任牧師長達三四十年之久,而且在退休後亦不會全身而退,繼續留任為顧問牧師、榮譽牧師之類,在架構上明明沒有實權,但依舊會參與大小會議,「畀下意見」,實質是堂會的太上皇。

正如我剛才所講,剝削型教會是「正教教義,邪教手法」,所以教主是不會自比為神,或耶穌再世,平時相處非常客氣謙厚,信眾認為他「別有亮光」,是時代先知,是「最接近神的男人」。在與他意見不合,或有人挑戰到他的權威,才會見識到真面目。

二、階級森嚴

與一般教會比較鬆散的組織不同,剝削型教會的階級明確並森嚴,由平信徒到教主之間,有五到六個階層,呈金字塔型,層與層之間要求絕對服從,有少部份更是一對一的師徒制,師傅可以全權控制徒弟所有的生活細節,小至髮型服飾,大至擇偶就業。違抗上級的嚴重程度,近乎直接干犯上帝。信徒要努力地供獻自己的時間及金錢,才能慢慢向上爬,而升級的準則很模糊,更多時候由上級說了算。

三、優待新人

他們極為優待新人,只要有人肯首到他們的教會聚會,自會獻上無比的關心,無微不至到一個地埗,遠遠超過一般教會。因為他們背後有無比強大的追數壓力,稍後再解釋。

四、Chur (找不到廣東話正字,意思是搾壓)

剝削型教會對信徒要求極高,當你完成新人階段之後(大約為期半年至一年),正式成為一份子之後,教會生活幾乎會佔用你所有私人時間,除了一般星期六日的團契崇拜時間,平日還有祈禱會、查經班、晨更、門訓,可以說得上是晨操晚練,「晝夜思想耶和華的便為有福」。

剝奪私人時間,正是剝削型教會控制信徒的重要手段,因為不到兩三年時間,你基本上沒有教會以外的朋友,由於這種教會生活,很容易和家人起衝突,最後令到信徒孤立無援,除教會外沒有正常的人際支援系統,塑造出「教會有愛,世界對你不好」的假象,令到人更依賴教會,難以離開。失去獨處的時間,更加令到信徒缺少自我反醒的空間,長遠失去判斷的能力。

五、地上惟一真教會

雖然大部份未至於公開宣認,但內部會認為自己的教會比別人好,其他的教會問題多多,遠離真道,即使同一宗派內的其他堂會,也不及自己好。有少部份更加認為,只有在他們的教會中受浸才會得救,離開會失掉救恩。

六、強逼性的傳福音及金錢奉獻

雖然傳福音是基督徒的大使命,一般而言,大部份教會採取的態度是隨緣,有機會便向人傳,沒特別機會則繼續祈禱等侯。但在剝削型教會之中,會有明確的指標,譬如,每星期或每個月,要帶多少個新人回來,若然不達標的話,會受到上級責難,甚至公開侮辱。

奉獻亦一樣,雖云「十一奉獻是信徒的責任」,普遍教會接受隨緣樂助,對不履行十一奉獻的人只會勸喻教導。而剝削型教會,十一奉獻跡近是強逼性,不到數有實際的後果,例如會被上級召見要求解釋,即時喪失事奉機會,會被降級,等等。而十一奉獻只是基本,教會內還會一直鼓勵你超過十一奉獻,亦有很多其他巧立名目的捐輸。

另外,在剝削型教會中,相當鼓勵彼此競爭,帶新人的數目、奉獻的金額是可公開查閱,甚至在崇拜中主動公佈,鼓勵小組/團契之間互相競爭、跑數。

七、對離開的人冷酷無情

基於第五點,他們自詡為地上惟一真教會,所以離開的人,即使是轉到別間教會聚會,圍內會認為他們是背叛者,甚至認定對方離開信仰,在一定時間關心後若發覺無法勉回,會中斷所有聯繫,指示其他人不得與「叛徒」聯絡,以免受其影響,同時間起示範作用,警愓其他人。

加上第四點,信徒在這種教會生活一段時間,差不多是斷六親,貿然離開,頓失支援下,令到他們很容「悔改」,「重投教會大懷抱」。

不敢輕言「所有宗教導人向善」,但大凡正常的宗教團體,大多有接近的宗旨,例如追求內在平安,過有道德的生活,讓人活得更有尊嚴、自信及自由,但剝削型教會卻是反其道而行,利用人性的弱點,以恐懼、侮辱等方法,搾壓及操控信徒。

近年的體會,本地教會最大的挑戰並不是外部,以近年最受關注的異端東方閃電為例,對教會的影響並非十分嚴重。「物必先腐,然後蟲生」,教會的問題,始於內部的腐敗。

引一段文章作結,摘自《教會3.0》:

在我的講座中,每當有人提出這個問題,我往往會要求聽眾,如果他們個人認識某人偏離正道,實際上已開始邪教活動,請他們舉手。通常會有兩三個人舉手(我懷疑這是一些人高估的反應,他們並不瞭解邪教實際須具備什麼條件)。我接着會要求,如果他們認識道德敗壞的基督教領袖,請他們舉手。沒有一次例外,室內每人都會舉手。我的看法是:「我們為甚麼那樣害怕異端?」在我們的教會內,似乎還有其他更棘手的問題。西方教會的問題並非因為相信錯誤的事,而是因為不去服從我確信正確的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