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kin Leung

Pakkin。《Breakazine!》前總編輯,blogger。入行做編輯時,仍是用rubber cement貼稿的年代。歷任書籍編輯、網站監製、雜誌編輯等職務。愛看書,愛攝影,愛動漫。

刺蝟的擁抱

原刊於Medium,2017年11月13日

十幾廿年前的神學課,第一次接觸「罪網」(web of sin)這個觀念,從比較符合聖經敘事方式的角度重新理解原罪。中世紀講原罪,動用到遺傳等當時十分「先進」的科學觀念,今天看來是十分不智,愈講愈亂,愈講愈偏離聖經的視野。(但神奇的是今天仍有人噉講又噉信。)

傷害,是在關係中;祝福,也是在關係中。人是在關係中存活,在關係中發現自己,也在關係中被消滅殺害。

幾年前,和同事一起探究基督教人觀,把焦點放在「人作為關係性的存有」(human person as a relational being),作為機構事工發展的神學和理論基礎,建立共事的語言和概念,在具體的做法上驗證。這事相當勞累,卻又非常值得。

我們沒有人是孤島。每個人,一出生,就在這個網中,互相牽連。罪從一人入了世界,傷害,就進入這個網絡。

我們本能地靠攏在一起,卻在緊靠中刺傷對方,再本能地彈開。但我們的本能又驅使我們重新連結,歷史於是一再重演。生命的實況就是如此諷刺,每次都痛到癲,每次都悔不當初,卻又眼睜睜地看着自己再次撞崖,拉也拉不住。

有時,人以為被磨蝕的永遠只有自己,是別人害我們,卻看不見自己也在磨蝕別人。對別人的傷害,有時不是我們的本意,而是不由自主,就像恐懼般不由自主。

這不能單單怪誰。我在這件事、這個位上沒有傷害人,或者沒有受到傷害,卻可能在另一層次上、另一做法中,早已埋藏了伏線,影響我們如何與人相連、或別人如何與我們相連。

有些人,總會輕易地按動別人的爆炸掣,踩到人哋條尾。

或許,對方的激烈反應,正是來自我們自己不知何時種下的禍根。想到這一點就明白,為什麼有時,被罵要不還口,因為我們所作的,我們未必全知。這樣做不是因為情操很高尚,而是要看見每一個行動、每一個反應所留下的痕跡。

愈不假思索地激動反應,留下的痕跡就愈深。

RubberBand – Tears
每段刻骨的說話
刺在心中的對罵
在腦內轉播 便會厭倦吧
讓我 慢慢 習慣它

我知道,我不是什麼好人,在不同關係中也曾留下各種傷害。時光即使可以回頭,記憶即使可以回到從前,我大概仍會在相似的願欲和恐懼中,犯上同樣的錯,帶來同樣的傷害。

有時候,自己也未必接納到自己。仍然感恩的是,上主知道我們的本體,思念我們不過是塵土。

Pakkin
https://medium.com/@pakkinl2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