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若望保祿二世的故鄕一遊有感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復和與妥協只是一綫之差,擇善而固執與冥頑不靈的界限有時亦顯得模糊。

最近內子和筆者瀏覽了波蘭,説波蘭是一個多難多災的國家,實不為過,一九三九年納粹德國與共產蘇聯瓜分了波蘭,但一九四一年納粹德國發動巴巴路沙行動去突襲蘇聯,於是希特拉和史太林反目成仇,蘇聯加入了反法西斯的同盟國,一九四五年二戰結束,蘇聯「解放」了包括波蘭在內的東歐國家,但隨後波蘭䧟入了半個世紀的共產專政。

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1920-2005)是波蘭人,原名是和提華(Józef Wojtyła),他親身經歷了納粹主義與共產主義兩個極權暴政,一九三九年納粹侵略者關閉了和提華就讀的大學,一九四二年他聽到天主的呼召,從而受訓為神父,一九四四年納粹黨清剿波蘭起義軍,他躲藏在叔叔屋子的地庫下,因而逃過一刦。

蘇聯軍隊在二戰結束後佔領了波蘭,蘇聯支持的政府制定了一連串逐漸地控制波蘭天主教會的方法。1950年,波蘭政府成立了宗教事務局,干預天主教會的人事決策和組織職能,並且提拔那些支持共產主義的「愛國神父」。和提華在一九四六年被按立為神父,但他不是「愛國神父」,相反,他不接受共產政府對教會的控制和干預,由於其立場堅定,故此在一九五八年他被梵蒂岡任命為主教,當時他年僅三十八歲,是史上最年輕的主教,一九六七年他榮升為樞機主教。

在一九七八年他被選為教宗,一九七九年他重訪波蘭,蘇共和波共都對他的影響力感到畏懼。內子和筆者參觀了若望保祿二世的故鄕,那是一個名為華多域斯(Wadowicw)的小鎮,在若望保祿二世的博物館中,導賞員向我們播放了教宗重回波蘭的演講片段,導賞員要求我們猜猜當時有幾多人在現場,紀錄片採用近距離拍攝,表面看起來,場面十分冷清,只有小貓三四隻,最後導賞員揭開謎底,她說:「其實,當時有三百萬人歡迎教宗,但共產政府用這種愚民方法來淡化他的感召力。無論如何,若望保祿二世燃點起波蘭人希望的火花,人們相信,終有一天波蘭會成為自由的國家。」

可是,蘇聯想徹底摧毀波蘭人的希望,一九八一年若望保祿二世被一名土耳其槍手行刺,若望保祿二世中了幾槍,但都沒有被打中要害,事後教宗表示他會寬恕兇手,後來有証據顯示,那名刺客是受命於前蘇聯的特務機關KGB。」

復和與對話是若望保祿二世在任教皇期間的主旨。在三自運動期間,中國大陸迫害忠於梵蒂岡的天主教徒和教宗任命的主教。一九七九年鄧小平開始改革開放,宗教活動局歩恢復,雖然若望保祿二世多次試圖敲開中國大陸的大門,但中共冷落地對待他。一九八三年,若望保祿二世致函鄧小平,試圖展開對話,但他從未收到過任何回覆。

一九八九至一九九一年發生了「蘇東波」,蘇聯東歐在波灡壯闊的民主運動下逐個變天,在「蘇東波」之後,復和與對話仍然是梵蒂岡的使命,只是對像不同而矣。由一九九二年至二零零一年間,若望保祿二世為教會過去犯下的錯誤而連番公開道歉,例如伽利略案、異端裁判所、十字軍東征。我相信他的道歉是真誠的,因為他從來沒有說:「我不容許任何人以伽利略案、異端裁判所、十字軍東征來反對教皇的權威。」

此外,在若望保祿二世的領導下,天主教與猶太教、伊斯蘭教、東正教會、新教之間的關係得到了很大改善。若望保祿二世堅持其反墮胎立場,因此許多基要主義者和福音派人士將天主教會視為盟友。在過去,教皇被一些基督徒詆毀為「巴比倫的大淫婦」,但許多福音派牧師和神學家都稱讚若望保祿二世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基督徒之一。值得一提的是,若望保祿二世跟福音派復和與對話並不是沒有底線的,他們走在一起是由於兩者都堅守共同的理念。

若望保祿二世的繼任人本篤十六世斷言,若望保祿二世的主要成就之一,就是他對歷史發展中屬靈層面的肯定,歷史順應著真理而向前邁進,這包括了宗教和道德的真理。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和東歐解放的事實表明了,基於道德價值的非暴力革命是可以改變歷史的軌道的。

若望保祿二世主張復和與對話,但不會不顧原則地妥協,相反,他會擇善而固執。然而,令人感歎的是,當今梵蒂岡的領導人卻彷彿失去了前任教宗的道德勇氣。

2018.8.15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