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別讓老約翰騎劫基督教

儘管不少基督徒支持抗爭,但我仍在幾天前見到一位老牧者在臉書上表示「香港人要小心被仇恨蒙閉雙眼」,意即他認為香港人走上「報仇」之路是有問題的。香港事已至此,我只能慨嘆仍有不少老牧者嚴格遵循「和理非」原則,更甚者他們或許從沒有到過抗爭現場,卻要求示威者和前線手足堅守這原則。堅守「和理非」原則無疑符合基督教講大愛的核心價值,可是基督教的核心價值不只有愛,我們更常談的是愛和公義,並且愛和公義是要同時降臨在人間才能發揮其真正作用,我覺得老牧者可悲的是他們對愛的堅持或許比較熟能生巧,但卻一直忽略了爭取公義這一部分,因為並不是基督徒多唱《願祢公義降臨》,公義就會自動地降臨在香港;我相信在爭取公義的過程中,或許有些必要的行為是比較不「體面」的,亦即示威者所使用的暴力手段。

現在我每次在台灣對基督徒群體分享香港的情況時,我會分享自己以基督徒身份參與在抗爭裡的一些信仰反省,其中我必然會鼓勵信徒要更全面地閱讀聖經,而不能只閱讀某部分教會常說的「和理非」經文,卻刻意忽略那些有關暴力、仇恨、詛咒和死亡主題的經文就覺得滿足。我個人會覺得老牧者如此強調要「和理非」,某程度跟聖經裡年紀老邁的使徒約翰很像,聖經學者普遍認為使徒約翰是三卷約翰書信的作者,而這些書信挺有長輩叮囑晚輩的感覺,因此學者估計使徒約翰是在年紀老邁時才寫成這些書信。老人家普遍總是渴望和諧和避免衝突的,因此老年的使徒約翰跟香港教會的「老約翰」們很像,他們都很樂見教會充滿愛和和諧的畫面。

但聖經其實不只有三卷約翰書信談愛和和諧,四福音裡耶穌部分的教導確實很強調信徒要有愛,祂甚至曾教導信徒要被打也不還手,只是他同時義正辭嚴譴責法利賽人利用制度暴力欺壓平民百姓,指出他們刻意制訂過百條不合理的律法,讓人民難以遵守而受責罰,法利賽人自己卻因是律法制訂階級而享盡利益,而耶穌使用的言詞更是不留情面的,像「毒蛇的種類」和「邪惡淫亂的世代」都比「黑警死全家」或「全黨死清光」惡毒。因此,我會認為耶穌的教導不只教人要有愛,而是有平衡愛和公義的。除了使徒約翰和耶穌外,另一個不能不談的人物是基督教的建立者使徒保羅,其實使徒保羅的教導亦非有特別強調愛,因為保羅的書信是對初期不同教會的管治建議,他很明顯是從教會管理學角度去建議不同教會在面對不同情況時要怎樣做、教會裡的信徒應這樣做、不應這樣做、原因是甚麼、後果是怎樣,他是很有系統地白紙黑字寫成他那些書信,跟「老約翰」們一味只談愛有挺大的分別。

除了新約,聖經舊約的內容更是充滿民族間的仇恨,至少舊約的耶和華就被猶太人描述為一個復仇的神明,早期的耶和華會為以色列民族而對外族爭戰的,後期的耶和華會因為猶太人離棄祂而使以色列亡國,可見舊約的耶和華是挺重視聖約裡面的復仇或報復的關係,祂的行動是滿有處境性的。回到現在的香港來看,我們從叫「香港人加油」到「香港人反抗」,到周同學去世後的「香港人復仇」口號,這些口號很明顯是非常能夠回應香港人的處境,也跟聖經內容一樣滿有處境性。當前香港人的憤怒得不到發泄渠道,在公義也未得到彰顯時,「老約翰」們空談他們所認為的愛的教導,那只是去脈絡化的聖經教導,對香港人而言並沒有很大意義,而他們當中有不少更自以為是和平之子而勸人要「和理非」和修補關係,更讓非信徒感覺基督徒就是不理解香港人現在的處境,站在道德高地講一些不切實際的建議。

即便如此,我們還是可以來談和平之子和愛的概念,只是我們不一樣要用「老約翰」們的定義。有一位香港的神學生曾談到基督徒愛香港警察的另一角度想像:

正正因為愛警察,才要反抗警隊;愛不是左膠。愛每個人都好,但一定要反抗「香港警察」這個邪惡的制度 — 因為這是一個令平常人成為兇手,叫人不知悔改的邪惡系統。大家記著,如果今日他們不悔改,他日上主的審判來到,他們後果更嚴重!愛,就是不想他們繼續在「殘害忠良」這條不歸路上走更遠!

而一位神學院的教授曾精簡地解釋何謂真正的和平之子:

對於那些只習慣譴責暴力和呼籲停止暴力的言論,我很討厭。他們應問:我們要做甚麼,讓暴力不會是他們(示威者)的選擇。請提供具體行動。這才是真的和平之子。和平之子從不會由譴責而來。

事實上,香港現在的處境就是舊約以色列人所面對的處境,我們正在面臨滅亡,政權不只在殺害香港的年輕人,更在毀滅香港人引以為傲的法治精神和生活文化,因此「老約翰」們的教導或許不太適用於香港當前的處境,也請大家別再讓他們騎劫了基督教,讓香港人誤以為基督教就是只空談愛和寬恕,卻見不到耶穌在新約裡的義正辭嚴和耶和華在舊約裡的復仇心切。我在文章一開始說到,有些不體面的暴力行為或許在爭取公義的過程中必須出現的,正如在美國黑人民運的歷史中,除了有普遍基督徒所愛戴的「和理非」馬丁·路德·金牧師帶領民眾,也有主張勇武抗暴和「獅鳥」的Malcolm X,他們在民運裡是相互配合而非彼此割蓆的,而仇恨或許就是讓這些暴力行為出現的動力來源,暴力行為亦讓香港人有能耐和政府對抗下去,從而為遲來的公義預備道路。

20191117_010852_0000[1]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